鑽石之心 第一卷 第十七章 採蜜 A.H. 阿爾瑪斯

 

第十七章

採蜜

 

 

在阿富汗曾有一所存在至今的千年秘密學校叫做“薩爾蒙秘典”。

 

薩爾蒙這個名字也有蜂巢或採蜜者的意思。它的成立目的在紛亂無序的時代裡,寶藏人類珍貴的傳承知識,為未來守護保守知識財產,留下一片希望之窗,讓其重新飛翔與再見光明。

 

過去的歷史經驗中,最常見的狀況就是難以執行這樣的傳承,在經歷多次的爭戰與傷口撕裂,採集花蜜這樣的傳承對多數的人們來說,很難直接體會與想像其深刻和別具意義的內涵。

 

當我們說薩爾蒙秘典保存了人類的知識時,我們指的不是只有教條式刻板的資訊而已。資料訊息的傳遞可以收錄在書本中,所以它不一定需要特定的神秘機構來做這件事。相較於收藏資訊,關於古老知識傳承就像是實際的物質,跟沁人心脾的蜂蜜一樣。珍貴知識的傳承,就像蜜蜂兢兢業業地在各花叢中採集甜口的花蜜,接著在經過發酵轉化成純釀的蜂蜜。這就是為何這座學校稱之為蜂房的原因,正因她的功能在於收集所有的花蜜,和知識本體架構的各個面向。學校的成員們都能將所有花蜜的芬芳與香氣,精釀濃縮後,再轉變成濃稠金黃與甘甜如醴的蜂蜜,接著再裝注在美麗特殊的燒瓶中完善的儲存,等待時機成熟時,封瓶就能被開啟,珍貴的知識就能根據時勢的需求釋出。

 

花蜜甘露是不同於香氛精華的知識,而蜂蜜是經過提鍊後的純粹知識,關於蜜蜂、花蜜與蜂蜜是這所學校最佳詮釋的描述。這是最接近現實的敘述,因為知識的精華本質是能夠被收集、也能夠被層層的淬鍊。知識的精華是真實存在的,她就像蜂蜜、花蜜一樣在你我周遭。真正的知識是精萃的純粹,精萃也是知識本質的骨幹。

 

這所薩爾蒙秘典學校,為人類保存了歷史中最艱難時期的知識,它們被小心翼翼地保存在特別的容器裡,等待重新再見光明的時刻,如此一來,珍貴的知識寶藏可以繼續傳承,直到世界重新準備好和再次需要她時。接著這些特別的容器,這些人類導師,知識傳承的載體,會到世界不同的區域,給予出不同的教化,為世界帶來深切、可貴和淵博深奧的材料。

 

如果你曾留意到那些不管在任何的專業工作領域裡的工作團體、或是在專業教育中那些最深層專注、最直接與幹練、和能看透出事物本質的現象學主義菁英,你會發現他們的共通點不外乎就是致力地在收藏;在提煉過程下功夫和精煉人性的純粹。如此才能更加的完美地突顯個體的光芒,這些都需要知識的技術與練習才能完成。

 

在這過程中,他們掌握和專注他們所學到的技巧,就像蜜蜂們將採集的花粉轉變成蜂蜜一樣,成員們將收集的花蜜,為所有人們和自己轉化成最純粹的知識精華。每個屬性不同的行動將由不同的學校導師指引,導師們根據成員不同的特質和能力程度給予適合的方針執行。通常多數的成員並不會意識到他們在做什麼,但他們是行動任務裡能夠完成的關鍵環節。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們可以端看出顯著的成果,人們也會慢慢地開始理解到他們無私致力的貢獻。

 

人們在一開始會投射出自我的情緒去看待真相,他們直接地感受、讀取和聆聽,還有觀察自我的反應,理解到行為模式。在經過一些時間後,人們會看見這些情緒,與原始本質裡各面向的迷失,和相互交錯的連結。隨著那失落的感受,真相的精萃本質就更能在個體上越加浮現。

 

現在我們所做的一切,每個人都盡力地在自己的領域或本分上做到最好,不管是個人的療癒或是團體的目標行動,每個人都像在收集花蜜,兢兢業業地專注其中,然而這正是對每個人聚集和集中力量在特定的行動任務上最不可或缺的要素,將花蜜集中於一處是最重要的關鍵,如此的特定過程,花蜜才能盡可能好好地發酵和釀製成蜜。這是週末的成品結果,這不是一週的結束,這是個繼上週我們會議後,大家努力後的收穫時刻, 在週末後大家努力後的結晶更顯芳甜。

 

接著我們聚在一塊兒,一起從事做特定的活動,如此會讓我們的聯繫和收集的一切更具緊密,這時精粹的本質就能更加的清晰在你我面前呈現。每個週末都帶來不同的特質,每個本質的面相就變得越佳清澈,更能觸手可及和純粹清晰,透過這樣的方式,每個人都能夠品嘗到香甜的滋味,那會是最珍貴的黃金之作。

 

我們在週日下午一同進行的特定活動,目的在於熟習自我的完全臨在,你我都需要盡可能地全心投注和參與,當我們實際地參與活動,例如像是投入在花草園藝或是拿起彩筆繪畫等等,你都需要開啟你的感官能力,去看、去聆聽和去觀察。

 

這項活動能夠輔助我剛所描述的功能,更能賦予和鼓勵你在一處良好的氛圍空間來練習當下的臨在。

 

大家當下一起進行相同的任務時就會增強能量,能量的加成不僅僅是數學的加法而已。當所有人投注在本質的臨在時,每個人都在強烈地專注在放大感知;用肉眼去看、和去聆聽與觀察的狀態。這便是一股流動、具備蔓延感染力的能量。而這是有可能相較於其他時間,更能生產出更多,和一定程度數量的細緻蜂蜜。所以,你的感知,你的視覺與聽覺,會給予彼此加乘與增加的能力,幫助每個人品嘗到蜂蜜的風味。

 

每個人都可以品嘗到本質的精髓,你更能將其帶回到你的生活中。不久後,你會變得更加地純熟,增強了感受當下臨在的力量,你可以在你的生命裡隨時地運用,讓自己與生命本質產生更緊密的連結。

 

科學可以證明這方法有效,當你按部就班地去做,你就能達到確切的結果,相反的,若你馬馬虎虎應對,當然會有不同的結果等著你。各盡其職的團結蜂群採蜜,效率遠大於單槍匹馬的執拗蠻幹。只有單隻蜜蜂是無法釀蜜的,單打獨鬥的結局更是短命,你不會看到只有單飛的蜜蜂擁有碩大的蜂巢來釀蜜。這個薩爾蒙秘典學校的古老寓意,為你揭示了我們的高貴使命。

 

節錄出自鑽石之心 第一卷 人類的真實本質  作者:A.H. 阿爾瑪斯

 

Reprinted by arrangement with Shambhala Publications, Inc. www.shambhala.com

 

================================================================

 

建立一個名為薩爾曼或薩爾蒙的兄弟會團體,根據葛吉夫的說法,早在公元前2500年左右薩爾蒙的兄弟會就已在巴比倫舉行過會議,他們的責任是在宗教衰落時期,保存雅利安傳統文明的內在教義與啟蒙。薩爾蒙在古波斯語中是蜜蜂的意思,象徵兄弟會成員致力於保存“傳統智慧之蜜(秘)” 與深化智慧精髓後,領悟超自然事物的神秘力量或悠悠歲月的天地玄黄(巴拉卡),並在這世界最迫切需要的時候,將這雙重智慧之蜜的瓊漿玉液送往到各地。薩爾蒙這個名字也代表開悟的意思,我們相信在中亞偏遠的地區仍存在薩爾蒙兄弟會秘密訓練的秘境。

 

譯註:George Gurdjieff 喬治·葛吉夫是19-20世紀的哲學與神秘主義者,他也是當代的靈性導師、亞美尼亞和希臘裔的作曲家,出生於俄羅斯帝國。

 

在喬治·葛吉夫的著作;“打造一個新世界” 書中,班內特推測大約西元500年前,薩爾蒙的兄弟會從古老的迦勒底王國(即新巴比倫王朝)搬遷到美索不達米亞的摩蘇爾,繼續往北進入到底格里斯河上游河谷,進到了庫爾德斯坦和高加索山域。

 

接著,就在岡比西斯一世王權統治眼皮下,那裡成為施行古祆教波斯古經阿維斯陀最活躍的區域。據葛吉夫的說法,薩爾蒙的兄弟會不久後又再度前往東方,遷移至距離喀布爾二十天路程,和博卡拉十二天路程之遠的中亞。

 

葛吉夫指的是畢洋傑河和錫爾河的山谷,塔什爾甘東南部山區的一個區域。

 

儘管喬治·葛吉夫沒有表明他與薩爾蒙的兄弟會和他之間的關係,還有在他旅程中接受訓練的確切位置,但葛吉夫在自傳性的著作“相逢奇人”一書中,透露許多玄機,書裡暗示了薩蒙兄弟會的修道院就位於喜馬拉雅山的北坡,尊貴的導師是最古老智慧的守護者,更是他非凡神秘知識和力量的主要來源。

 

喬治·葛吉夫帶著任務來到西方,他遊歷了廣闊的高加索地區,人們認為他第一次在進到了亞薩維的鐵克斯,庫德斯坦山的謝赫阿迪,不久後,在阿富汗境內的薩爾蒙人,在他們二十二歲之前就接受了啟蒙。

 

與喬治·葛吉夫親近的友人都堅信,他的一生都與神秘的蘇菲教派成員保有聯繫和擁有他們的支持與協助。葛吉夫很清楚自己在西方設立學校的使命,他本持著在他周遊中亞的經歷,而他所吸收到與深化蘇非教義的正統威信,無私地傳遞宇宙起源論和心理學的知識精華。

 

然而,喬治·葛吉夫說著他為了尋找智慧真諦在中亞的冒險歷程,他也與世界和德爾維希修士間親密連結的細節故事裡,披掛了一層讓人看不透和永恆的神秘面紗。當然,這絕對符合蘇菲行者的維護靜默的修持。

 

=======================================================

 

 

薩爾蒙人曾出現在電影“相逢奇人”的電影描述裡。真實的知識是絕對存在的,它也是正面積極的糧食,就像蜜蜂所釀出的蜂蜜一樣,它是能夠被累積的,綜觀人類的歷史,它曾被遺忘在世界的盡頭和流失它原來的面目。但就在這樣情況下,薩爾蒙兄弟會一點一滴的收集和將珍貴的知識,保存在安全特殊的棲息地,靜待時機成熟之時,受持過嚴謹訓練的他們,會再次為世界帶回與重新呈現。

 

譯註: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參考此電影連結: 相逢奇人

 

在過去事實上有許多這樣的學校,但薩爾蒙秘典學校設立的宗旨是為了保存關於人類靈魂的特定知識,尤其是在近代,許多真實的知識都已遺失或遭竄改,這樣的任務活動和其本身的重要意義,對所有人類的進化有著非常深層的影響,沒有了真實的知識,我們就會停止進化。

 

神秘學修士和智慧大師收集和保存了神聖的智慧知識,深奧的原則與蜜蜂採集花蜜的方式接近。雖然他們有能力將花蜜釀製成蜂蜜,和奉獻於保存珍貴的知識,但珍貴知識之寶,只對於那靈魂深處,富含真正渴望與一探真相究竟的求知者才具價值。

 

然而為古老文獻帶來全新視野,或是重新審視與進到深層冥想的技巧,偉大的導師會為原始的架構添入新生的活水,神秘學的深奧秘密,理解重新創造的生命流,使其傳統與現代融而為一,寫下永恆傳世的傳說和鍛造出深埋於內在智慧的金塊,隨著時間繼續推進,過去所有的真相曾被丟棄在黑暗的角落,但他們重現光明和迎接新生的時候已經更接近。

 

神話與神聖儀式飛馳在悠然傳頌的絕美音符中

在莊嚴宏偉的建築與動人的藝術裡

流淌著來自多元豐富文化經文裡的深邃玄奧訊息

他們代代相傳 涓流不熄地永世傳襲

 

出自-神聖的比例: 藝術 自然與科學

作者-普雅·赫明威

 

 

=======================================================

 

薩爾蒙兄弟會

迪西蒙 R. 馬丁 © 1965

 

在不久之前,如果我沒有往上看著那皺起錯綜層次的興都庫什峭壁,或留意到薩蒙社區裡修士的長袍的話,我不會發現自己可能穿過一座英式花園的桑樹叢。

 

在幾世紀前在阿富汗北方,就已建立起薩爾蒙兄弟會和相關的姊妹團體社群,他們扎根在這處和諧僻靜的鄉間。這裡同時更是胸懷真理、抱負不凡的追求者接受古老教儀自律訓練的所在。年長的修侶和俗家成員也許來自更遙遠的圖尼薩或是亞美尼亞等地,他們歷經千里,走向穆薩神殿,在這裡完成他們最後的朝聖之願。

 

薩爾蒙兄弟會知名也是蜜蜂、蜂群的意思,但他過去常遭受污衊的指控,不明就理的人稱他們為偽基督徒、欺險的佛教徒、偽裝的穆斯林或是更古老的巴比倫邪門教派,也有人聲稱說他們的教義在洪水後倖存下來,但沒有人說得出來是哪一場洪災。但就像他們的名字一樣,薩爾蒙兄弟會裡的成員們不曾為此爭論,他們只關心和專注履行那恆摯的座右銘-“勤勉盛產精萃”。

 

兄弟會的工作任務,只有一次被跨越阿姆河的成吉思汗打斷,當時他率領大軍摧毀阿富汗北方、有母親之城之稱的巴爾赫。薩爾蒙兄弟會似乎已經存在這裡相當久遠的時間,甚至沒有其他關於來自哪裡的紀錄被發現。

 

如同我所見,他們的生活是和諧與美好的,他們的生活嚴謹地遵循虔誠的鍛鍊,例如像公開的聚集讚頌齊克爾,都是非常隱蔽的私下進行。薩爾蒙兄弟會成員不超過900人,多數居住在四周圍繞藤蔓與珍貴草藥、處處是唯美藝術的“導師之丘”。

 

譯註:齊克爾指的是蘇非教派讚頌真主的宗教禱詞和修持的儀式

 

每一位修士都身懷絕技,他們精通園藝、當地醫學與草藥療癒,他們也是數學和書法藝術的專家,甚至是馴鷹大師。有一種叫做香佳里,又稱之為啟蒙草的植物是他們最精心種植的物種,但我沒緣能親見目睹它的樣貌,也無從獲得樣本,而根據阿富汗久遠的傳說,啟蒙草具有神秘啟示的神奇力量。

 

在修道院圍牆內有多種多樣的手工紡織產業進行著,他們生產氊製品、皮毛、羊毛。忙碌運轉的織布機編織出許多美麗和耐用的物品。近代一些稱為博哈拉的手工真絲掛毯,事實上都是起源于這裡。修道院的長老住持,巴巴埃蒙允許我住在一個木製小房間,他用印度斯坦語跟我交談,這是住持在過去三年服侍印度王子所學到的語言,也是他的訓練任務的一部分。

 

他們給了我一個碗、一件羊皮襖、號角、一個腰帶和一頂帽子,這些都是修士僧的標準配備,即管我對它們的意義和用途不甚了解。

 

一天傍晚,我被允許去審勘一些從未曝光在非成員者面前的修道院寶物,這些物件聲稱已經被還俗去聖,原因是因為在西方某處的新的教義已經取代了它原來的意義,從今以後他們只是博物館裡展示的物件而已。

 

最令我驚豔的是一顆非常美麗、由黃金和其他金屬雕製而成的樹,這件作品非常類似我在巴格達博物館看過的物件。這件作品代表著修士僧們在特殊的音樂所進行瑜伽練習的姿勢,瑜伽的練習關乎於呼吸和實現自我的修煉。

 

還有一個高約九呎、直徑兩呎寬的青金石柱,他們用來練習修持達烏爾,意思也是勇氣的證明,信徒們單手觸碰石柱繞圈,象徵轉變的循環時刻,進而達到特定的意識心智狀態。

 

在一面用阿富汗大理石打造的石牆上,優美的紅寶石刻勾勒熠熠生輝的社區標誌,這是神秘的諾庫佳、奈芙拿、或是神聖印象的意思,後來這個符號圖形以各樣的形式刺繡在衣服上,他們告訴我,這個圖形符號能夠觸及到人類內心最深處的秘密。

 

譯註:薩爾蒙兄弟會神聖圖形符號:

 

a) https://www.facebook.com/Sarmoung-Brotherhood-School-107511742656197/photos/

 

b) http://taggedwiki.zubiaga.org/new_content/1405cf0a6fb647b699ddbe14c949b528

 

只有在最好的時間點和特別條件下,時間之主、兄弟會的領袖才會解碼這個符號。

 

可惜的是,他從未進駐在這修道院,但他在另一處非常神秘,名叫奧布紹爾的中心安住著,他是一位轉世為人,超凡卓越與令人景仰的圓滿智慧導師。他是蘇庫爾,智慧的工作領袖。

 

由於大理石、紅寶石和青金石全都來自阿富汗的礦場所開採,許多的探礦與採礦者也都是薩爾蒙兄弟會的擁護者,所以這樣非凡豐沃的大地母親的饋禮,在我眼裡也不再覺得哪裏不尋常了。

 

有許多關於蜜蜂之庭的傳說,其中一個是這個;真實的知識是絕對存在的,它也是正面積極的糧食,就像蜜蜂所釀出的蜂蜜一樣,它是能夠被累積的,綜觀人類的歷史,它曾被遺忘在世界的盡頭和流失它原來的面目。但就在這樣情況下,薩爾蒙兄弟會一點一滴的收集和將珍貴的知識,保存在安全特殊的棲息地,靜待時機成熟之時,受持過嚴謹訓練的他們,會再次為世界帶回與重新呈現。

 

但我想著,應該不僅只有傳至在西方而已。

 

留著灰白大鬍子的說書人對我說,所有關於神秘知識的傳說一直都是真實存在的,但當我想進一步從他的故事錦囊裡試探出更多線索時,他興致索然地不願再繼續回答。

 

在歐洲的某處還有任何的特使嗎?答案是有的。一位他不能透露身份的人。

 

我想如果他的身份公諸於世,肯定是會為許多人帶來福祉的,但他告訴我,一但公開他的身份,相反地反而會帶來災難。這位使者必須像蜜蜂一樣克勤職守的低調工作。請告訴我,像我這樣的拜訪者,能有機會獲的一些蜂蜜(知識精萃)嗎?不,奇怪的是,我也這麼認為,因為我已經看到和聽到和學習到真的非常多了。

 

“雖然其他外國人可以拍照,但難道你沒有注意到,你是不被允許拍照嗎?”

 

“我曾親眼見過那些寶物,那絕不是任何人可以做到的。”

 

另一個美好的夜晚,我全神貫注欣賞著一場美妙的重要儀式,就在太陽西下之時,我們十幾個人聚在一起,在“演示大師”的指引之下,他身上繡工精緻的拼布長袍顯得格外耀眼,在夕陽餘暉的映照中,一位雙手交叉的修士僧在長老住持前行跪禮,代表他工作領袖的身份。

 

在他手裡接收一把大鑰匙之後,他往一扇木門走去,這是一扇大型方形、精心雕刻著旗幟與權杖,與其他權威象徵圖形符號的木門,他拿起鑰匙轉動了華麗裝飾的鎖孔,突然間,一套精心的巧妙設計工法,讓整個結構流暢地滑動開來,在場所有人手裡握著點燃的蠟燭,吟誦著莊重的樂曲,誠然地向智慧老師們致敬。

 

接著我們看到一個盒子的碎片在樞軸上轉動著,然後重新排列成不同的形狀,變化成截然不同的樣貌,木雕裡原本的花園、鳥兒飛翔和多彩的景色變換為長方形結構的型態。有人為我解釋了這令人驚艷的轉變含義,這是個寓言。基於這樣的概念; 所有的知識的教導,都讓人類變成了非自然、制度階級化、生硬的像一只木盒的刻板型態。但只有“靈魂之鑰”才能開啟生命的真正喜悅與意義。

 

原文出處:https://beezone.com/adi-da/gathering_honey.html

 

翻譯:Ira Antoinette

 

國際黃金時代團隊(公開LINE群)!請點選以下連結加入社群!

https://line.me/ti/g2/1bW-837FsElWxTijtiPCVA?utm_source=invitation&utm_medium=link_copy&utm_campaign=default

 

公開群會有簡單的問題:「請問你為什麼想加入社群?請說明對於事件和團隊的瞭解?」

請大家可以好好的想想並且認真回答,不然申請是有可能會被駁回的唷

 

團隊目前有推展許多的活動,如:建設全球光網格、真相揭露/外星/靈性講座、實體聚會、管理多種媒體及訊息傳遞平台及人員培訓—等。各類工作及活動仍需金錢來協助推動。

如果您支持事件也希望地球重獲自由,請和我們一起努力,或是支持我們:

捐款連結:http://golden-ages-donate.org

 

微信隨喜打賞

 

 

 

本文出處網址:https://www.igag.ga/2021/10/13/20211013-02/

轉載內容請保持內容完整並附上本文出處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