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得·畢特博士的真相錄音帶 – 摘錄21:1980年美國總統選舉內幕

彼得·畢特博士的真相錄音帶摘錄 21

1980年美國總統選舉內幕

 

 

錄製時間:1980年11月30日

 

華盛頓特區在最近這個禮拜都一直在熱烈討論今年峰迴路轉,充滿驚奇的總統大選,所有的公開民調結果都顯示雙方差距太小,難分軒輊。可是各大電視台在開票之夜的報導內容跟民調相差甚遠。美國東岸結束開票之後的15分鐘,全國廣播公司宣布雷根陣營會勝選。那時候美國西岸還在開票,但是選票已經開始拉開差距。更令人震驚的是,卡特總統在不到兩個小時之後承認敗選。那時候美國西岸還需要1個小時才開出全部的票數,但是卡特的支持者們已經放棄希望。全國各地的投開票所陸續傳出雷根獲得壓倒性勝利。這種事情在美國歷史上前所未聞。共和黨在今年的總統大選中大獲全勝,但是新聞媒體都表示這完全是出人意料的結果。所有的政治分析師都還不敢相信這次的選舉結果。他們還在找各種理由解釋為什麼民調結果是錯的。有些人認為國內的景氣問題導致卡特連任失敗。有些人認為選前表示自己是中間派的選民其實私底下都是保守派。更有人認为這次的選舉單純是民眾看卡特不爽,所以把選票通通灌給雷根。或許卡特的親弟弟-比利要為這次敗選負責?

 

聽眾朋友們,我在上個月提到有一件事情可以加速擊潰目前在美國政府執政的布爾什維克份子。這件事情就是被關押在伊朗大使館的美國人質在總統大選前獲釋。這件事會影響選民們對政府執政表現的看法。不過顯然雷根的操盤團隊是靠其他方式才贏得這次壓倒性的勝利。

 

這次民意調查的結果並沒有出錯。真正有問題的是大選當天的計票程序。我想趁這個機會分享我自己的人生經歷。這是我在12年前在自己的故鄉競選西維吉尼亞州州長的故事

 

一位西維吉尼亞州的政壇領袖啟發我競選州長的念頭。當時我在美國進出口銀行當了6年的法律顧問。甘迺迪總統在1961年指派我擔任這個職務。這個位子顯然是有酬庸性質的,因為我在1960年總統大選期間幫助甘迺迪總統在西維吉尼亞州勝出。無論如何,我當時決定接下這份工作。我在1967年5月1日從進出口銀行辭職然後回到老家。我在隔年全州跑透透,舉辦草根造勢活動。內人-莉莉和我四處演講,起碼我們做了類似的造勢活動。我們跑遍西維吉尼亞州全部的縣市鄉鎮。我到了任何一個地方都會跟當地民眾握手。各種指標都顯示我的選情一片大好。就在投票前的一、兩個禮拜的晚上,我家的電話響了。我接起電話,對方跟我說:“你想要當天開出來的票都算數,對吧?”我半夢半醒地回答:“那當然了。你想說什麼?” 對方回答:“你知道從政就是一門生意。你不想當天投給你的票變廢票,對吧?”這時候我基本上已經醒過來了。我回答道:“許多地方官員和選務人員會確保開票過程公平順利。”我接著問他到底要做什麼。對方回答道:“你知道很多選區是用機器計票,對吧?事情就是這麼一回事。如果你想讓每一張投給你的票照數開出來,就拿25萬美元出來。”

 

我大吃一驚並且表示我一毛錢都不會給他。我不想花錢買本來就屬於我的票。過了一會兒,對方表示:“看來我們做不成這筆生意了。”他說完就把電話掛斷了。我放下話筒,一臉錯愕地坐在椅子上,莉莉問我:“剛才是誰打電話來啊?”我告訴她:”我剛才把州長的位子搞丟了。”

 

我在使用老式紙張選票的縣市和選區都有拿到票。但是我在使用機器計票的縣市和選區全軍覆沒。一張票都沒拿到!

 

我那時候覺得這種事情太不可思議,但是我手中沒有證據。我只能說我在選前接到一通電話。我在選舉過後的兩個禮拜接到一通浸信宗教會事工打來的電話。他說他希望跟我見面,因為他注意到一些重要的事情。我隔天到靠近貝克利的一座小鎮跟那位事工見面。他的身邊還有名另一男子。好心的教會事工告訴我:“這名男子懇求我原諒他,因他之前對你做了一些事情。”

 

事工表示這件事情他不能做主,於是他要把這名男子交給我來發落。我問那位仁兄對我做過什麼事情。他說:“畢特先生,我對計票機器動手腳,害你拿不到選票。”他接下來把整個事情全盤托出。

 

他說別人只知道他是計票機器的修理工人。不過他說他會到其他州的機械學校上課。他在學校裡學到如何調整計票機器。舉例來說,支持我的選民拉下手柄之後會覺得他們是把選票投給我。但是機器會把票轉給另一位預定好的候選人。

 

我當時簡直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事情。我們花了一整年跑遍西維吉尼亞州造勢拉票,結果所有的努力因為一通電話就全部泡湯了!賭場的拉霸吃的是賭客的錢,我以前從來沒想過計票機會吃選票。我問他為什麼他要做這種事情。他回答說:”為了賺錢。畢特先生,我真的很需要錢。”

 

他還補充說犯人不只有他一個人。全國各地都有人在幹這種事情。他接下來情緒崩潰,哭了起來。他想讓我知道真相並且由我決定要不要原諒他。老實說我不想報仇。我覺得他也只是個為了錢鋌而走險的可憐人。我們三人這時候已經哭成一團。我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並且表示我願意原諒他。

 

我後來到美國司法部刑事司的反詐欺處舉報選舉舞弊。承辦人員告訴我州長選舉算是地方事務,所以聯邦政府無權調查。我也試著用其他的方式為自己討回公道,而且也跑過好幾趟法院。全美各地都有人在打選舉舞弊官司,但是這些官司最後往往都石沉大海。我的州長競選之路就這樣畫上了句點。

 

“從政就是一門生意”。 我親身體驗過這句話的背後有多麼殘酷。自從美國總統大選採用機器計票之後,每次選舉之後都會有好幾個州舉報開票過程有問題。有時候投開票所統計出來的票數比登記在案的選民人數還多。西維吉尼亞州有一群綽號叫做“拉桿兄弟”(The Lever Brothers)的作票團體。他們會在實際開票之前對計票機器動手腳。 有些人會在自己的倉庫修改計票機器然後再把那些機器送去投開票所。選務人員當中都有人知道這種事情。但是他們因為受到威脅或收了封口費而裝作不知情。

 

原文:https://www.peterdavidbeter.com/docs/all/dbal60.html

 

翻譯:Patrick  Shih

 

 

 

國際黃金時代團隊(公開LINE群)!請點選以下連結加入社群!

https://line.me/ti/g2/1bW-837FsElWxTijtiPCVA?utm_source=invitation&utm_medium=link_copy&utm_campaign=default

 

公開群會有簡單的問題:「請問你為什麼想加入社群?請說明對於事件和團隊的瞭解?」

請大家可以好好的想想並且認真回答,不然申請是有可能會被駁回的唷

 

團隊目前有推展許多的活動,如:建設全球光網格、真相揭露/外星/靈性講座、實體聚會、管理多種媒體及訊息傳遞平台及人員培訓—等。各類工作及活動仍需金錢來協助推動。

如果您支持事件也希望地球重獲自由,請和我們一起努力,或是支持我們:

捐款連結:http://golden-ages-donate.org

 

微信隨喜打賞

 

 

本文出處網址: https://www.igag.ga/2021/08/18/20210818/

轉載內容請保持內容完整並附上本文出處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