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得·毕特博士的真相录音带– 摘录18 : 伊朗和何梅尼的伊斯兰革命

彼得·毕特博士的真相录音带-摘录18

伊朗和何梅尼的伊斯兰革命

 

 

录制时间:1979年11月30日

 

上个月月底发生在美国的一件事情引发了伊朗的大使馆人质危机。10月22日,被迫退位得伊朗国王抵达纽约。官方说法是他要来看医生。这件事情点燃了伊朗民众的怒火。美国驻德黑兰大使馆在不到两个星期就遭到攻击和包围。如果大家想要了解伊朗现在的局势,就得先知道伊朗国王被迫退位的原因以及伊朗民众是如何赶他下台。新闻媒体隐瞒了一些关于何梅尼政府的重要资讯,而听众朋友们有必要知道这些真相。大家也必须了解伊斯兰教当中一部份的教义,才有办法正确解读这次的伊朗危机。

 

美国在两个月以前还在顾虑另一场危机。我们当时关心的对象并不是被关押在美国大使馆的人质,而是俄罗斯人派驻在古巴的旅级作战单位。古巴在去年11月还传出有米格23战斗机入驻的消息,后来证实只是虚惊一场。伊朗国王在位的时候是出了名的亲美反俄。伊朗的国土面积是古巴的15倍大,国内人口则是古巴的3倍。巴勒维王朝把伊朗打造成一个完全听命于美国的魁儡国家。伊朗军队被打造成一只拥有现代作战能力的大型部队。伊朗空军甚至获得了美国最新的F-14超音速战机外加先进的凤凰空对空飞弹,。美国制造的战舰也陆续进入伊朗海军服役。这些外销军舰上面的设备甚至比美国海军的自用舰艇更先进。

 

我们在这几年都有听说生活在古巴的俄罗斯人大约有6万-7万人。我们的仿生机器人总统在前天晚上的记者会上表示:”我想我得说清楚一件事情。那就是去年有7万名美国人生活在伊朗。听众朋友们,他说的是7万人!

 

伊朗的石油资源让伊朗军队变成了一台强悍的战争机器。伊朗国王表面掌握着军权,可是国王也不过是洛克菲勒财团的魁儡。巴勒维国王的权势同样也是他的弱点。国王的秘密警察部队-萨瓦克让伊朗全国人民感到又恨又怕。遭到萨瓦克迫害而死的伊朗民众可能多达6万人。许多人在死前被萨瓦克用酷刑虐待。巴勒维国王在洛克菲勒家族的催促之下急着在国内进行西化改革。有些伊朗人乐观看待这些变革,但是也有人痛恨这些改革政策。从反对派人士的观点来看,西方国家的影响,特别是美国对伊朗的援助等同于助纣为虐,让巴勒维国王进行恐怖统治。

 

国王的负面形象导致所有来自西方的人事物都变成了仇恨和恐惧的象征。数百万伊朗民众尤其不能谅解的是他们认为国王正在带领国家脱离伊斯兰的传统文化。

 

先知穆罕默德在1400年前创立伊斯兰教。穆斯林相信神透过大天使-加百列向穆罕默德传授真理,穆罕默德接着写下了神的教导。可兰经就是这些教导的总结,同时也是伊斯兰教的教义和穆斯林的精神依归。伊斯兰教在这个世界上是一个有着强大影响力的主流宗教。它的信众主要集中在中东、非洲和南亚。穆斯林在全世界的人数跟罗马天主教徒一样多。双方都大约是7亿人。绝大多数生活在西方国家的人们对伊斯兰教几乎一无所知。我们习惯用西方的视角观察伊斯兰世界,结果往往是雾里看花,越看越模糊。我们对伊斯兰世界的无知程度严重到西方的基督徒不久以前还把穆斯林叫做穆罕默德教徒(Mohammedans)。由于基督徒膜拜基督,基督徒之前还误以为穆罕默德教徒会膜拜穆罕默德。这种想法对于穆斯林来说是很严重的冒犯。伊斯兰的根本教义认为阿拉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真神。穆罕默德只是阿拉的先知。穆斯林只承认阿拉是他们的神。他们敬爱穆罕默德,但是不会膜拜他。可兰经不是律法书,穆罕默德也不像摩西那样向世人颁布戒律。可兰经比较像是是一本劝世书,特别是呼吁阿拉伯人尊崇阿拉的律法。可兰经反覆强调神已经向犹太人和基督徒诏示祂的律法。可兰经的一段经文写着对虔诚穆斯林的训示:如果穆斯林心中存疑,就去请教那些已经看过圣典的犹太人和基督徒。就算经文有这段记载,我们也丝毫不能期望穆斯林在某些方面跟我们有共通点。生活在西方国家的我们习惯把宗教跟日常生活当中的其他面向分区隔开来,好比说经商、法律和外交。虔诚的穆斯林无法想像宗教只是生活当中的其中一环。对他们来说,宗教等同他们的人生。

 

我们在分析伊朗人质危机的时候要考量穆斯林律法和外交政策当中的几个重要概念。穆斯林得司法和外交手段跟生活在西方国家的我们并不一样。几百年以来,他们在这两个领域的活动都是遵循可兰经的教义、先知本人立下的典范以及前人留下的惯例。听众朋友们只要了解这些因素,就可以从不一样的观点看待这次的伊朗危机。

 

“伊斯兰有一个跟基督教不一样的地方。伊斯兰世界的国家元首不光掌握着国家的政治大权,他们同时也是国家的宗教领袖。

 

伊斯兰教出现在阿拉伯世界以前,区域性冲突屡见不鲜。部落之间经常互相开战。人们经常到处打家劫舍。家族之间互相斗争。伊斯兰教成立之后,阿拉伯世界就只剩下一种战争,也就是圣战。

 

圣战的目的必须是为了传递对于阿拉的信仰并且让祂的话语成为人世间至高无上的真理。

 

伊斯兰世界当中只有圣战是可以合法进行的。而且圣战必须遵循一套特定的规则。一旦违反这些规则,圣战就会失去它在宗教上的合理性。违反规则的人会在现世受到伊玛目的处罚,或者死后受到阿拉的惩戒。

 

  • 圣战的第一条规则:圣战是整个伊斯兰世界都需要共同努力的使命。穆斯林在圣战当中就是一个群体,而不存在个体。
  • 圣战的第二条规则:圣战(jihad)是永恒战争的作战指导思想。
  • 圣战的第三条规则:虽然圣战是永恒战争的作战指导思想,这并不代表穆斯林要一直打仗。

 

圣战的目的不是为了战争,而是让不信者改宗伊斯兰。如果可以透过政治宣传或其他方式说服异教徒改信伊斯兰,那么穆斯林同样也算是达成了圣战的目的。圣战的核心作战思想是穆斯林在要不断努力让不信者改宗,而且在这个过程当中不可以懈怠。

 

“圣战的合理性在于遵守既有的规则。伊玛目可以发动圣战。他也可以在开战之前邀请不信者改宗伊斯兰教。如果敌军要求在开战前要求谈判,伊玛目也会同意。

 

除了这几条基本规则,这次的伊朗人质危机还牵涉到一个伊斯兰律法。这条律法是关于穆斯林对待人质的方式:

 

关押人质是穆斯林用来确保条约效力的方式。如果其中一方违反条约,穆斯林不会杀害人质。如果穆斯林真的要开战,他们就会释放人质。如果对方率先开战,穆斯林就会继续关押人质。

 

按照穆斯林的律法,人质最坏的情况就是无限期地遭到关押。穆斯林不能因为对方是人质就动手杀人。

 

目前发生在伊朗首都-德黑兰的人质危机跟何梅尼领导的圣战有关。他在公开场合宣布伊朗正在进行一场反美除魔的圣战。他呼吁世界各地的穆斯林一起加入这场抗争。只不过何梅尼已经掉进了好几个他可能不理解的势力所设下的圈套。

 

巴勒维国王在位的时候进行军事改革。他打造现代化军队的目的不是要进行圣战。他在伊朗推行西化的同时也进行恐怖统治。这种做法招致许多人的不满,同时也树立了许多政敌。何梅尼是反对派当中最具势力的领导人之一。虽然美国民众直到最近才知道这个人,不过何梅尼在好几年以前就跟国王势不两立。这位宗教领袖亲身领教过巴勒维政权的可恨之处。国王手下的特务在好几年前凌虐然后杀害了何梅尼的大儿子。国王的父亲-李查汗在位的时候下令处决何梅尼得父亲。何梅尼本人也被迫流亡海外。即便如此,他依然没停止对抗巴勒维王朝。他在流亡海外的时候持续号召伊朗国内的支持者。他勉励支持者们疏远国王并且回归伊斯兰教。他按照什叶派信仰号召愿意为神牺牲奉献的烈士。他鼓吹信众们勇敢反抗巴勒维国王并且将牺牲奉献当作是神赐与的奖励。何梅尼在海外流亡14年。他在这些年基本上没有对巴勒维政权造成多大的威胁。今年年初,这位宗教领袖以胜利姿态返国,而且在一年之内成功发动伊斯兰革命。

 

伊斯兰革命之后,何梅尼在伊朗政坛的地位直接封顶。他在一夕之间登上高位的幕后有几个他从来没想过的原因。这一切都要从1977年的11月开始说起。巴勒维国王在两年前的11月中旬赶着前往华盛顿特区。由于新闻媒体都忙着报导埃及总统-萨达特在那个礼拜突然访问以色列,几乎没有人注意到国王的行踪。我在第28卷绿音带当中提到这两人的行程有着密切的关联。

 

俄罗斯从1977年9月开始加快部署3种秘密太空武器。卡特政府刚从震惊当中勉强回过神来。但是萨达特总统和巴勒维国王在同年11月的意外出访开始让美国决定在核战当中采取先发制人策略。巴勒维国王发现伊朗成为兵家必争之地以后决定向洛克菲勒财团索讨更好的援助方案。

 

伊朗有一个由14家石油公司组成的联营企业。当年联营企业和伊朗签订的开采合约已经到期。巴勒维国王表示他愿意更新合约,但是洛克菲勒财团要提供更好的条件。大卫·洛克菲勒听完巴勒维国王的各种要求之后认为后者已经变成了一个可以舍弃的累赘。洛克菲勒财团或许可以趁这个机会一脚踢开英国石油公司。伊朗的油田原本是由英国人控制。1953年,洛家在透过中情局发动政变并且帮助巴勒维国王夺回政权,进而获得了大部份的开采特许权。到了1977年,英国石油公司只拥有4成的伊朗油田。洛克菲勒财团则控制着49%的伊朗油田。大卫·洛克菲勒按照惯例想要独吞整个市场,于是英国石油公司就成了必须找机会击垮的头号竞争对手。洛家接着向中情局下达工作指示:中情局特工要想办法在除掉巴勒维国王的同时让英国石油公司退出伊朗,而且在必要的时候可以采取军事手段。中情局的谋士们认为要让英国石油公司退出伊朗的唯一方法是解散伊朗的石油联营企业。换句话说,中情局要把巴勒维国王赶下台,同时扶植一位愿意将伊朗石油产业收归国有的领导人。洛克菲勒家族在过去几十年已经研究出一套可以在企业被收归国有之后维持有效控制权的方法。至于在军事行动方面,中情局地优先考量是发动奇袭。由于俄罗斯已经部署了3种太空武器,.绝大多数伊朗购买的昂贵美制武器都派不上用场。伊朗可以在区域冲突当中使用这些军备,不过终究无济于事。伊朗的军事价值在于它可以对俄罗斯发动突袭,但是突袭行动必须使用秘密武器才能成功。伊朗购买的传统武器目前的大环境下毫无用武之地。中情局研判推翻巴勒维国王不会有军事层面的顾虑。

 

实际上,推翻国王还可能对俄罗斯造成更大的军事冲击。如果新政权停止国王的扩军计划,伊朗对俄罗斯造成的军事威胁就一夕之间消失。不过新上台的领导人掌握朝野的能力必须比国王弱,这样美国才能继续在伊朗进行各种秘密行动。

 

中情局接下来开始筛选可以取代巴勒维国王的个人或团体。中情局的特工们这次不打算建立另一个魁儡政权。他们想要的人选需要具备某些他们可以暗中操弄的人格特质,同时又能在不知情的前提下完成他们的目标。他们经过调查之后认定何梅尼是一个合适的人选,因为他具备好几个中情局想要的人格特质。何梅尼对巴勒维国王深恶痛绝。他身为宗教领袖的地位让他在政坛可以有理想的上升空间,但是他号召的反对派只是一盘散沙而且缺乏执政经验。

 

就连他大力鼓吹的烈士精神也变成了中情局主战派的理想工具,因为何梅尼政府终究会变成军事对峙当中的牺牲品。我在第40卷录音带当中提到:琼斯镇事件其实是美军入侵圭亚那的借口。当年中情局在琼斯镇造成大量的民众伤亡,进而让美军可以偷袭并且摧毁俄罗斯在当地的秘密导弹基地。伊朗就是琼斯镇的翻版,只不过牺牲人数会从一个城镇扩大到一个国家。

 

如果中情局真的打算要消灭俄罗斯,那么它就会把伊朗民众送到战场上当炮灰。何梅尼在海外摸爬滚打10多年之后,他的革命事业在一夕之间变得蒸蒸日上。中情局无所不用其极地提升他在伊朗的影响力。何梅尼的演讲录音带开始大量流入伊朗。伊朗的大街小巷到处都能看到何梅尼的照片。何梅尼逐渐成为反对派当中的核心人物。中情局的秘密特工开始组织支持何梅尼 美国境内的布尔什维克

 

我在去年8月提醒听众朋友们伊朗发生的暴政严重威胁到国王的政权。我在第41卷录音带中揭露先前支持巴勒维国王的洛克菲勒财团就是暴动的幕后主谋。时间到了今年1月,巴勒维王朝已经摇摇欲坠。亚历山大·海格(北约指挥官)的副手-惠泽将军(GeneralHuyser)奉华府命令前往伊朗。罗伯特·惠泽将军收到的命令是游说伊朗军队发动政变。美国政府暗中的盘算是替何梅尼清除登上政坛巅峰的障碍。

 

中情局策画政变的时候采用了黑格尔的”正反合”三部论证法。政变计划的第一步:推翻巴勒维国王。计划的第二步:扶植不受伊朗民众欢迎的巴赫蒂亚尔当上伊朗总理并且组成过渡政权。计划的第三步:让何梅尼击垮这个无力控制局面的嬴弱政府。不过洛克菲勒财团担心伊朗军队在第三阶段出手。军方想要建立一个稳定的亲西方政权。中情局的鹰派谋士们则不想看到伊朗和平稳定。于是惠泽将军奉命游说伊朗的军事将领们发动政变。这些将领后来被何梅尼政府当成是叛国份子并且遭到处决。

 

巴勒维国王在今年1月16日逃离伊朗。1月31日,何梅尼凯旋归国。中情局的暗中支持让何梅尼达成他的伊斯兰革命。2月4日,中情局局长-斯坦斯菲尔德·特纳在美国广播公司的电视社论节目”IsuesandAnswers”上表示:我想就连何梅尼本人也不理解他的革命势力怎么会发展得这么顺利。”

 

何梅尼归国一周之后发生了一件差点导致革命中断的事情。今年2月,”老人家”和他的助手们走出活动总部的时候遭到埋伏的刺客偷袭。刺客用涂砷强力子弹射击老人家的胸口。各种抢救手段都宣告无效。老人家在当天晚上过世。英国的路透社在几个小时后报导何梅尼遇刺身亡的消息,但是美国的新闻媒体完全媒体报导这方面的新闻。因为洛克菲勒财团知道何梅尼其实没死。当晚中枪身亡的老人家是何梅尼的替身。这名替身是一位虔诚的什叶派穆斯林,同时也是何梅尼的死忠支持者。他和其他亲信都知道总有一天会有人来暗杀何梅尼。身为一名虔诚的什叶派穆斯林,这位替身相信成为烈士是一项神圣的特权。于是他心甘情愿为何梅尼的伊斯兰革命献出生命。我们都知道这场革命的确成功了,但是这场革命终究只是邪恶势力养套杀的计谋。坏人们的最终目标是让何梅尼政府引发热核战争,然后甘愿壮烈牺牲。

 

原文:

 

翻译: Patrick Shih

 

国际黄金时代团队(公开LINE群)!请点选以下连结加入社群!
https://line.me/ti/g2/1bW-837FsElWxTijtiPCVA?utm_source=invitation&utm_medium=link_copy&utm_campaign=default

 

公开群会有简单的问题:“请问你为什幺想加入社群?请说明对于事件和团队的了解?”

请大家可以好好的想想并且认真回答,不然申请是有可能会被驳回的唷

 

 

团队目前有推展许多的活动,如:建设全球光网格、真相揭露/外星/灵性讲座、实体聚会、管理多种媒体及讯息传递平台及人员培训—等。各类工作及活动仍需金钱来协助推动。

如果您支持事件也希望地球重获自由,请和我们一起努力,或是支持我们:

捐款连结: http://golden-ages-donate.org

 

本文出处网址:  https://www.igag.ga/2021/07/23/20210723-01/

转载内容请保持内容完整并附上本文出处网址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