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咨商师:「真实做自己不会破坏关系,幼稚才会。」

有个朋友,进入职场后人缘一直很差,他自认是因为自己“做人太诚实”、“说话太直”所以才不得人心。“那你可不可以说话别那幺直?”我问。“那就要我说谎啰?我这种人做不到耶。”听到他这非黑即白的回答,我在心理大大翻了个白眼。

 

很多人常常把“做自己”与“我行我素”搞混,要幺一个成人了还用孩子式的任性闯荡社会,要幺完全把内心真实想法藏起来,对人只敢谄媚讨好或唯唯诺诺,久而久之,便产生一种与全世界为敌,又或是憋屈到快爆炸的感受。心理咨商师周梵在近期一本新书《承认自己不那幺好的你,会爱得更好》中,便精辟地讨论到这种微妙的内心状态。

 

以下文章摘录自《承认自己不那幺好的你,会爱得更好》
内文图片与部分小标来自A Day Magazine

 

 

 

非黑即白的沟通方式更像是诡辩

有位学员问我:“老师,我这人说话很直,这样很破坏关系。为了和谐关系,我压抑自己去接纳,又觉得很难。到底要不要做真实的自己?”

 

 

人心智成熟的重要标志之一是超越二元对立的状态。二元对立的思考方式是一个无处不在的陷阱,这种思考方式会让人变得善于诡辩,让身边的人陷入深深的无力感中。更重要的是会自我蒙蔽,完全看不到自己的盲点。

 

这让我想起,小时候被妈妈狠狠地责备时,我很委屈而不服气地说:“你就不能态度好一点跟我说吗?”

 

我妈会回一句:“难道还要我跪下来求你吗?”十几岁的我就会被堵得说不出话来。诡辩会让身边的人感觉很不对,却抓不到一个显而易见的破绽可以辩驳。

 

身为导师,我常常会面对有这样思考模式的学员。比如,当我提醒很多做父母的人“学会接纳孩子,信任孩子”时,他们会说:“哦,周梵老师,你的意思是不要管他们,对吧?”

 

苍天在上,我从来都没有这幺说过。

 

 

一个人的成熟,和他的年龄与技能高低无关

这种用非黑即白来回应世界的方式是小孩子的方式,小孩子是真实的,同时也很容易让人感觉残酷。《奇迹男孩》里一出生脸部就有缺陷的奥吉说:“相对于面对成年人,我更害怕面对小孩子,因为他们见到我都会害怕,但小孩子不太会掩饰。”

 

 

只有小孩子才会直接对一个人说“你好老啊”、“你好丑”、“我讨厌你”,只有他们才会很喜欢问大人电视里出现的那个人是好人还是坏人。把事情分成两种是非常简单的,对心智要求不高,但要同时看到并接纳一个人身上的复杂性和多元性就要难得多了。遗憾的是,很多成年人虽然在生理上已经成熟,但在心智上并没有比他们五岁时有本质上的进步。

 

成熟跟年龄没有关係,和技能也没有关係。他们可能懂得高等微积分,或者拥有会计师执照,又或者精通五门外语,但在心智的另一个层面的发展可能是完全停滞的。即使我们的父母可能是高级工程师,或者大学老师,他们已经五六十岁了,你也依然可以看到他们身上幼稚的部分,而且通常这个部分也只有最亲密的人才能看得到。所以,他们没办法教会孩子成熟地回应世界的方式也不奇怪了。

 

 

二元对立,使我们进入不健康的极端状态

二元对立的思考方式所带来的问题就是人们的生命就像钟摆一样,只能在两个极端跳来跳去:

 

要么压抑什么都不说,要么爆发,口不择言;

要么控制,要么放弃;

要么捆绑共生,要么隔离、疏远。

 

 

所以,在这些人的关係中,要么讨好别人,要么得罪别人,再也没有别的可能性了。如果实在还要加第三个选择,那么就是割裂自我,不再认同自己真实的需要,而不断去否认或淡化它。这更像是“伪佛系”状态,透过製造距离来消弭在亲近的关係里求而不得所带来的挫败感。

 

 

成熟意味着看到另一个人的多元与复杂

我想说的是学会掌握第四种选择。

 

真实地做自己当然是说出内心真实的想法。思考和情绪是量子般的存在形式,是物质世界无法感知到的,但语言则是思考和情绪在物质世界的表现形式。如果你一旦发现做真实的自己会得罪别人,那幺就意味着在说话之前,你的思考和情绪本身就有攻击性的能量。在这种前提之下,你要幺必须说假话,违心地表达才能维护好和谐的关系;要幺说真话,但会得罪别人,破坏你与他的关系。陷入尴尬的两难境地自然在所难免。

 

 

比如,你有位体型比较胖的女同事。有一天,她穿着一套贴身的连衣裙走到你面前,带着些许兴奋和期待问你:“这是我刚买的,怎幺样?”

 

你看着她穿出来的样子,无论是身型的曲线还是赘肉的曲线,都层层叠叠,尽显出来。遇到这种情况,大多数人会觉得很为难,要幺真实地做自己,实话直说“你穿这样更显胖,不好看”,要幺违心地说“还不错,蛮好看的”。

 

然而,你还可以说:“这件没有你上个星期穿的那件宝蓝色套装好看,那件比较凸显你俐落的气质,而且很修饰你的线条。相比的话,我觉得你比较适合那种风​​格。”

 

你看,这样讲既说了实话,对方的感受又不会太差,而且你也真实地给出了你的建议。

 

 

“会说话”不是一种技巧,而是一种生命状态

这不是一个技巧问题,而是生命状态的问题。一旦把它看作是社交技巧,这种表达就会流于肤浅而僵硬。能真诚地说出这样话的人的内在一定是中正而多元化的,他不会轻易批判一个事物绝对的美丑、好坏、善恶……他能超越单一的价值观,而且对他人充满善意和发自内心的尊重。这种状态一定是贯穿于这个人的生命背景的,而不是为了说出得体的话而生硬地编凑出来的。如果平时内心就是刻薄而单一化地感受世界,遇事便想临时抱佛脚地表达善意或欣赏,那种好像在偷穿别人衣服的尴尬感就会出现。

 

 

所以,重点不在于语言,而是能量。如果“能量”这个词大家觉得太玄,那幺我换一种表达方式好了,我们可以叫它“起心动念”。这就是为什幺“慎独”如此重要。“慎独”最早出现在《中庸》:“莫见乎隐,莫显乎微,故君子慎其独也。”在没有人看见的情况下依然留意自己的行为,而这个行为不仅是可见的外显的层面,连内心的思想起心动念这个更精微层面的行为都有所警觉。

 

 

如果做自己会得罪别人,代表你和自己的关系是不好的

在我的公司里,团队的伙伴都知道,周梵要求大家不仅不能说别人的坏话,而且连想都不能想。这无关乎道德,而是为了守护好自己的能量状态,因为所有起过的心念都是一股能量,都会留存在潜意识里。正向的念头会助人助己,负向的念头自然也会伤人伤己。

 

 

世界就是自己的投射,如果真实地做自己、表达自己,就会得罪别人,这就透露出一个重要的资讯:在某个层面,你和自己的关系是不好的。人格背景里那股尖锐的攻击性的能量一直都在,所以一旦放开社会人格的伪装而真实起来,这股能量就会喷涌出来,让别人感到不适。更重要的是,这股攻击性的能量在用语言表达出来伤害别人之前,它已经留存在你的意识中多年了。它如同缓释胶囊一样,不断地释放出否认、怀疑、责备、羞辱……这样的能量一直在伤害你自己。不然,你以为那些突如其来的愤怒或者突然袭来的无力感、无意义感是从哪里来的?

 

 

成熟的标志就是尊重不同的文化、不同的价值观,放下那些个人化的标准,平和地看这个世界的多样性、看一个人的复杂性。同时,不会因为看到一些负面的事情而惊慌失措,甚至大失所望,或者愤愤不平、心灰意冷,觉得世界辜负了自己的美好期望,而是藉由这些线索看到自己的盲点,看到自己成长的方向。

 

当你进入一个更高的思考次元—这个次元可以覆盖不同的价值观。在高次元世界,你获取的资讯、能看到的美、体验到的丰富性将完全不同。

 

原文: https://www.adaymag.com/2021/07/17/being-yourself-wont-wreck-relationship-childish-will.html

 

 


 

 

 

国际黄金时代团队(公开LINE群)!请点选以下连结加入社群!
https://line.me/ti/g2/1bW-837FsElWxTijtiPCVA?utm_source=invitation&utm_medium=link_copy&utm_campaign=default

 

公开群会有简单的问题:“请问你为什幺想加入社群?请说明对于事件和团队的了解?”

请大家可以好好的想想并且认真回答,不然申请是有可能会被驳回的唷

 

 

团队目前有推展许多的活动,如:建设全球光网格、真相揭露/外星/灵性讲座、实体聚会、管理多种媒体及讯息传递平台及人员培训—等。各类工作及活动仍需金钱来协助推动。

如果您支持事件也希望地球重获自由,请和我们一起努力,或是支持我们:

捐款连结: http://golden-ages-donate.org

 

本文出处网址:   https://www.igag.ga/2021/07/20/20210720-01/

转载内容请保持内容完整并附上本文出处网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