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文化简史 克里特文明-第二部份

 

独一无二的文明

 

克诺索斯王宫有几个着名的特点 :大型石阶、廊柱并列的走廊以及华丽的会客室。米诺斯文化的美学特色就是不会刻意强调王宫的正殿或贵族的居住空间。文化歷史学家- 亚克奎塔·霍克斯认为这是克里特建筑当中的”女性精神”。

 

克诺索斯遗址的人口可能达到了10万人。人们利用一条铺设整齐的快速道连通南方海岸的港口。这是欧洲歷史上第一条快速道路。 这里的街道跟玛利拉、斐斯托斯一样铺设整齐而且附带排水系统。街道两旁是2、3层楼高的建筑物 。克里特岛的房子多半是不加盖的平顶建筑。有些房子还加盖了顶楼阳台,供人们在炎热的夏夜里乘凉。

 

霍克斯描述道:围绕王宫兴建的中央建筑群经过良好的规划,非常适合文明生活。普拉顿表示:当时民众的家居生活已经相当精緻而且舒适。普拉顿写道: “克里特岛的民房可以满足所有日常生活当中的实际需求,而切周遭的生活环境十分迷人。米诺斯人非常喜欢亲近大自然。他们的建筑设计理念是能让人们可以尽情享受大自然的美好。

 

克里特人的服装设计兼顾美感和实用,而且穿上去可以自由活动。男性和女性都把运动当作一种休閒娱乐。克里特岛上种植许多种类的谷物,而且畜牧业、渔业、养蜂业和酿酒业都十分发达。因而岛上的饮食相当健康,而且种类丰富

 

娱乐和宗教经常是密不可分的。普拉顿写道:克里特人喜欢寓教于乐。音乐、歌唱和舞蹈都是为了增添生活的乐趣。岛上的人民经常公开举办仪式,而且多半跟宗教有关。”人们会绕街遊行、举办宴会。杂技艺人会在专用的剧院或木製竞技场表演,其中包括知名的克里特跳牛。

 

雷诺德·希金斯总结了克里特岛的生活:宗教对于克里特人来说是一件快乐的事情。人们会在宫廷内的神庙举办庆典,或者在山顶上/洞穴里的露天圣所举办庆典。 他们的宗教和休閒活动密不可分。最重要的活动当属跟牛有关的体育活动。克里特人会在王宫的中庭举办这些体育项目。年轻男女们会组队并且跑向朝自己衝过来的公牛。他们会抓住公牛的牛角,然后前空翻跨过牛背。

 

 

在米诺斯社会当中,神圣的斗牛运动似乎最能够凸显男女平等的伙伴关係。年轻男女们信任彼此,并且把生命讬付给对方。这些体育仪式结合惊险刺激的竞技、选手们的精彩表现和宗教的热诚。米诺斯人在这些体育仪式当中展现了一个重要的观念:这些活动不光是为了追求个人的享乐或救赎,更是要祈请神圣的力量造福全社会。

 

另外,我们要强调克里特不是完美理想的乌托邦,而是一个仍然有各种问题和缺陷的人类社会。这是一个在几千年前成型,而且没有现代科学的社会。 当时的人们多半只能透过泛灵信仰解释大自然的各种现象,并且透过祭祀仪式安抚神灵。更何况,当时克里特文明以外的地方是一个逐渐由男性主导而且国家越来越好战的世界。

 

我们知道克里特人也会生产武器。例如精雕细琢,做工优良的匕首。由于地中海的战事增加,海盗猖獗,克里特人也发展了海战技术,用来保护他们庞大的海上商业活动和海岸的安全。与其他同时代的高等文明不同的是,克里特人不崇尚战争。就连女神的双面斧用来象征丰饶的大地。她的双面斧向是两把耕田整地用的锄头。双面斧采用蝴蝶造型,象征女神的羽化和重生。

 

从遗址出土的文物显示克里特人不像现代人那样投入大量的物力研发会造成破坏的科技。相反的,证据显示克里特人把他们大部分的财富用来过和乐而且有美感的生活。

 

普拉顿写道: 克里特人的生活当中充满了对女神的坚定信仰。女神是一切造物和祥和的根源。 这使得他们热爱和平,厌恶暴政且尊重法律。就连统治阶级内部似乎也不知道权谋野心为何物。我们在任何艺术品上都找不到作者的姓名,也完全找不到任何一位统治者的言行纪录。

 

对于现代人来说,热爱和平,厌恶暴政且尊重法律可能是为了让自己活下去。克里特岛的价值观和邻国的差异已经超出了学术圈才会感兴趣的范围。克里特的城镇里面没有任何军事设施。人们(在同时代的其他区域,高耸的城墙和绵延不断的战争已经变成了常态。 克里特文明足以证明人与人和平共存的希望并非乌托邦式的白日梦。克里特神话把女神描绘成宇宙之母。人类、动物、植物、水和天空都是她在地球上的显化。克里特人认为人类和自然是一体的。这个观念在现代变成了人类在地球环境中生活的先决条件。

 

或许最值得注意的亮点是克里特社会的意识形态,尤其是米诺斯文明早期。克利特人透过艺术告诉世人: 权力不一定等于支配、毁灭和压迫。 霍克斯是少数研究克里特文明的女作家。她在着作中提到: “国王出征凯旋之后羞辱并且屠杀敌人-这种事情在克里特岛上是不存在的。”在克里特岛,英明神圣的统治者掌握财富和权力,而且住在华丽的宫殿里。他们没有任何骄矜自大,暴虐无道的迹象。

 

克里特文化的一大特色就是克诺索斯王宫或其他宫殿都没有歷代君主的雕像或浮雕。王宫里面常见的画作是描绘女神/女王/女祭司端坐在献礼队伍正中央的场景。只有非常晚期的皇室成员才有製作专属的肖像画。唯一可能的例外是描绘一位年轻王子的彩色浮雕。他长髮飘逸,打着赤膊,头戴孔雀羽冠,在花丛和满天蝴蝶当中漫步。

 

同样引人注意的是,米诺斯文明的艺术品没有任何一件是在描绘宏大的战争或狩猎场面。霍克斯表示:”现代学者们推测米诺斯文明歷代的统治者可能都是女王。其中一个原因是因为从米诺斯文明出土的艺术品没有任何一件是用来讚扬男性君主,然而当时几乎所有发展到相同阶段的文化都会用艺术品描绘英明神武的男性统治者。”文化人类学家- 露比·罗里奇也读出相同的结论。她从女性主义的观点描写克里特文明并且指出: 虽然现代考古学家认为艺术品当中出现的年轻男子是年轻的王子或”兼任祭司的国王,事实上克里特文明从来没有出土过象征国王或是重要男神的文物。她也表示克利特人的艺术不会崇尚男性的男性的暴力和破坏行为。 在一个烽火连天的年代,只有一个可以在海内外维持和平长达1500年的社会才做得到这一点。

 

普拉顿也认为米诺斯人是一个特别爱好和平的民族,不过在他作品中提到米诺斯曾经出现过男性君主。 他也提到: “米诺斯的国王在统治自己的国家的时候会跟其他国家和平相处。” 米诺斯的政府和宗教之间有着紧密的关连。政教合一算是古代政治生活的写照。不过米诺斯跟其他同时代的城邦在政治方面有一个鲜明的反差-米诺斯国王的权力有可能受到议会的制衡,而议会的成员除了高阶官员之外还可能包括其他社会阶级的成员。”

 

古代克里特文明是一个父权尚未成为主流的文明。许多介绍这个文明的资料多半遭到冷落。我们可以从这些资料当中发现许多现代西方文明重视的价值观念。特别令人惊艳的是,现代人认为政府应该代表人民的利益。这个观念似乎早在克里特文明就已经存在了,而且它出现的时间还比古典希腊时期的民主制度还早许多。另外,现代社会认为权力是一种责任,而非支配他人的工具。 这种在现代刚刚形成的观念似乎是在重复古人的观点。

 

从出土的证据显示: 克里特人认为权力等于母亲照顾家庭的责任,而非男性权贵集团透过暴力或恐惧强迫其他人臣服。克里特人透过这种观念界定伴侣关係当中的权力结构,而且女性和女性相关的特质没有被刻意贬低。当社会分工变得更复杂,科技进步开始深刻影响文化的演变方向,克里特人对于权力依然保持同样的价值观。

 

即使克里特文明已经进入青铜时代很长一段时间,人们依然认为女神是一切自然生命的创造者和供应者,同时把女神奉为一切神秘现象的至高化身。女性依然在社会当中保有显赫的地位。 露比·罗里奇写道: 克里特的艺术品和工艺品经常把女性放在中间位置,而且经常描绘女性在公开场合抛头露面。”

 

有些人认为实施城邦国家或中央集权在社会结构上需要几个要素:战争、阶级统治和女性的屈从。克里特岛上的城邦拥有雄厚的财富、杰出的艺术和工艺技术和发达的贸易。即使科技推陈出新,社会结构变得更复杂,分工变得更细緻,女性的社会地位却从来没有恶化。

 

科技革新造成社会角色的重新分配不但没有削弱女性的社经地位,反而让女性在克里特社会当中的地位更上一层楼, 因为科技革新并没有从根本上颠覆社会和人们的意识形态。儘管科技进步促使社会需要新的角色,新科技并没有导致克里特文明向其他文明一样灭亡。相较之下,科技进步在美索不达米亚南部的诸多城邦出现森严的社会阶级,而且在西元前3500年左右战事不断。女性的社会地位也随之低落。 虽然克里特文明也有出现都市化和社会阶级,但是没有发生战争,女性的社会地位也没有下滑。

 

 

原文出自文化歷史学家-理安‧艾斯勒(Eisler,R)的着作《圣爵与刀刃》

免费电子书下载网址:  https://www.pdfdrive.com/the-chalice-and-the-blade-by-riane-eisler-e29599855.html

 

翻译:Patrick Shih

 

 

国际黄金时代团队(公开LINE群)!请点选以下连结加入社群! https://line.me/ti/g2/1bW-837FsElWxTijtiPCVA?utm_source=invitation&utm_medium=link_copy&utm_campaign=default

 

公开群会有简单的问题:“请问你为什么想加入社群?请说明对于事件和团队的瞭解?”

请大家可以好好的想想并且认真回答,不然申请是有可能会被驳回的唷

 

团队目前有推展许多的活动,如:建设全球光网格、真相揭露/外星/灵性讲座、实体聚会、管理多种媒体及讯息传递平台及人员培训—等。各类工作及活动仍需金钱来协助推动。

如果您支持事件也希望地球重获自由,请和我们一起努力,或是支持我们:

捐款连结:http://golden-ages-donate.org

 

本文出处网址: https://www.igag.ga/2021/04/01/0401-01/

转载内容请保持内容完整并附上本文出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