蜱螨亚纲–蜘蛛存有3

 

 

本文是关于蜘蛛实体的介绍。

 

我一直对蜘蛛有一种强烈的恐惧,所以你可以想像当我遇到乙太蜘蛛时的恐惧。有天晚上我一个人在房间里,突然一个很冷的实体进入房间。起初我看不见它,只能感觉到它,我胳膊上的汗毛竖了起来,整个人非常紧张。于是我扫视了一下房间想去寻找那只可怕的蜘蛛。我把床拉出来在床底下搜索,希望没有蜘蛛潜伏在那里,因为要是那样我只会尖叫着跑出房间。我找了很久什么也没找到,但那种感觉依然存在。那天晚上我刚要入睡时感觉有一种奇怪的存在。我睁开眼睛,看到了三个巨大的黑蜘蛛,当它们发现我能看到它们的时候,它们就穿墙而出直接消失了,我感到非常害怕。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这些蜘蛛每天晚上都来找我,大多是在我睡前打瞌睡时,我能感觉到它们的存在。我想要跑出房间但是被冻住了,我不能移动我的身体,身体处于瘫痪状态。它们从来没有做过任何事情,甚至没有尝试过交流。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意识到自己正在面对一个挑战—克服对蜘蛛的恐惧。我开始做蜘蛛的梦,巨大的蜘蛛在金属的、蜘蛛形状的飞船里,它们非常危险。我开始出现有关星球被入侵,行星甚至整个太阳系被这些金属蜘蛛炸毁的记忆碎片。

 

我在自己的第一本书《一颗星的使命》中提到过它们—“很多种族的存有以蜘蛛的形态存在。它们的意识和你在地球上遇到的蜘蛛没什么不同,但它们的比例是巨大的。它们居住在许多行星系统中,智力水准比地球上的蜘蛛要高得多。它们的意识非常冷酷,没有爱。它们拥有情绪体,但不同于人类情绪,它们只能感觉并意识到痛苦。它们完全没有同情心,是非常好战的生物。儘管如此,它们彼此之间可以和平相处,因为它们是一个集体意识。它们以心灵感应/心灵遥感的方式连接在一起并可以感受到彼此,不是情感上而是身体上的。它们可以透过心灵感应波感受到同伴的意识状态。你可以想像一个巨大的、由金属线构成的网状结构。想像一下电流从一个点通过这些金属线,静电、电流最终会沿着整个结构流动。那些蜘蛛就是这样,它们的意识就是那张网。每隻蜘蛛最终都会感受到静电,接收到集体意识传递的信息。它们的意识水准是自动化的,就像机器一样。

 

它们不像你能够感受情感,它们只能感受到痛苦并有智力保护自己不受伤害。它们有心智体,但它们的心智非常冷酷而且也是自动化的。这些蜘蛛存有滥用黑洞技术摧毁了自己的家园,接着开始入侵其他星球。它们来到地球并把它占为己有。它们建造的飞船又黑又冷。许多人的灵魂记忆里都有这些蜘蛛的故事。你们中的许多人在其他行星上遇到过这些残忍,没有爱的存有。它们控制了一些区域,但在其他区域它们被星际联盟击退。这些蜘蛛存有数千年来四处侵略,在所到之处大规模製造破坏。”

 

我梦见过蜘蛛存有使用黑洞技术摧毁了他们的家园。在这之前他们并不是那么冷漠和算计,他们具有爱的振动频率。然而他们的家园发生了一些可怕的事,几乎导致了整个种族的毁灭。成千上万的蜘蛛存有死于这种黑洞技术,他们的身体细胞在瞬间的强光中爆裂。只有那些有机会上飞船的存有才能离开,我看到许多像黑蜘蛛一样的金属飞船离开了那个星球,没有留下任何倖存者。

 

因为这些存有是一个集体,所以其他蜘蛛也能感受到这种痛苦,并且在数千年的时间里不断感受和这种痛苦的连结,他们因此发生改变。为了生存,他们不得不切断所有的感受和知觉,完全转向科技。他们用一种频率技术疯狂摧毁了许多星球。我看到他们使用巨型电脑改变想要征服的行星的频率,他们投射有害且折磨的频率,我看到许多种族因痛苦而尖叫。我还看到了战争,许多星球被炸毁了。

 

这个黑洞技术出现严重的错误导致许多存有死去,但这还不是最糟糕的。当这些生命死亡时,他们的乙太身体仍然迷失在已被摧毁的星球碎片之间。我看到他们星球的残骸漂浮在太空之中,那些脱离肉体并漂浮着的蜘蛛存有不知怎么被困在了由于行星爆炸而产生的电磁力之间。这些乙太蜘蛛存有似乎一直处于痛苦中,它们一次又一次被电击。我看到剧烈扭曲的痛苦。这些化身的乙太蜘蛛被永远困住并迷失在这痛苦之中。这些乙太蜘蛛存有似乎一直处于痛苦中,它们一次又一次被电击。我看到剧烈扭曲的痛苦。这些化身的乙太蜘蛛被永远困住并迷失在这痛苦之中。

 

儘管蜘蛛存有征服了许多星球,但他们发现没有一个可以当作家园,所以他们开始完全生活在太空中并打造了巨大的黑色金属舰队。他们将自己的意识与人工智慧技术融合来进行升级,这样就可以永久地生活在太空中。这切断了他们与神圣源头的连结,他们的灵魂现在被包裹在一个闪亮的黑色金属里。当我在看电影《骇客帝国》时,我震惊地看到了像蜘蛛一样的机器,因为他们很像我见过的蜘蛛存有。 

 

也就是在这段时间里,我对食物高度过敏。一天早晨我醒来后发现自己的脸肿得厉害,几乎睁不开眼睛,脸上到处都是酸性灼伤的痕迹,是泪水灼伤的。每次这些蜘蛛来过之后的第二天早上又是同样的症状。虽然过几天肿胀会减轻,但皮肤修復需要时间,这期间蜘蛛再来一次,一切就又是从头开始,所以我说痛苦都是轻的。我对所有的食物都过敏,最后住进了医院。康復后我仍然对许多食物高度过敏。我不知道蜘蛛和我的过敏有什么关联,但我有一个推论。我想自己的身体能感觉到蜘蛛的能量入侵,并试图让我的安全系统、免疫系统进入红色警戒状态来引起我的注意。我能感觉到身上的每一根毛都竖起来直到有疼痛感,而衣服贴在我的皮肤上。似乎当处于危险之中时我身体动物性的部分就处于红色警戒状态。我能感觉到地球上的电流,就好像我困在其中被静静地煎炸,那是一种能量上的折磨。唯一能让我摆脱这种感觉的地方是在大自然中,那里头顶上方没有电缆。我开始在电脑中感受到蜘蛛的意识,就好像它在用二进位编码组成1和0,编织着它的网络。

 

 

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的太空蜘蛛在外太空存活了100天但在华盛顿的国家博物馆死亡

http://www.ibtimes.com.au/nasa-space-spider-survived-100-days-outer-space-dies-national-museum-dc-1265033

鲁道夫·斯坦纳—1921年5月13日在多纳赫的演讲

– See more at: http://wn.rsarchive.org/Lectures/19210513p01.html#sthash.E3jaL80A.dpuf

http://wn.rsarchive.org/Lectures/19050119p01.html

 

 

斯坦纳: “地球上将出现一个可怕的种族,其特征介于矿物和植物之间,是具有极端、强烈和逻辑智力的机器人生物。他们将蔓延并控制地球,就像一张由蜘蛛组成的网—这些蜘蛛非常智能,然而他们的组织甚至达不到植物的水准。这些可怕的蜘蛛会相互交织,相互交融,在他们的行动中模仿人类用其朦胧的智慧所构想的一切,而不允许他受到新的想像啟发以及所有通过灵性科学得来的东西。所有这些不真实的人类思想将会构成我们存在的现实。地球将被可怕的、矿植物类型的蜘蛛所覆盖,他们将以非常合理的方式相互连接,但带有恶意的意图。人类将不得不和这些可怕的矿植物蜘蛛生物结合在一起。”

 

这些蜘蛛生物的性格将明显是邪恶的[…]在一个全世界的电脑和网络连接的时代,你可能会沮丧的意识到这个预言是多么迅速的成为地球上的现实。

因此斯坦纳在此警告,这些介于矿物和植物之间的机器蜘蛛生物正迅速地在地球上繁衍。“幽灵”一词也被用来形容蜘蛛。作者将他们与网络技术革命联系起来,这非常贴切。

 

我们称因特网为万维网或互联网,或搜索引擎依赖蜘蛛来创建搜索,这不是巧合。看看那些术语—蜘蛛、蠕虫和爬虫都是用来描述网络或WEB中的进程的。据报导,人们在电脑、电视和电话线上见过这些奇怪的爬行生物,它们看起来像螃蟹和蜘蛛的杂交体,而且几乎是机械的。我在家附近的变电站看到了一只黑蟹。我也见过它们在移动电话的桅杆附近,就好像它们是靠电力为生似的。我看到这些生物在这些装置中来来去去。

 

网上有说法称有一个外星人的电脑,它不属于地球而是被传播给了人类,所以我们有了现在谷歌的网络。谷歌(Goo-gle)和黑色黏液(Black Goo)有关(请参阅前几章)。有人说我们的电视和通讯系统现在完全受控于人工智慧(AI)。这是一种基于蜘蛛的人工智慧,机器蜘蛛是以触手状的黑影形式命名的,这种黑影出现在笔记本电脑、有线电视和液晶电视等电子产品中。

 

“到迈尔斯家里拜访并让他说出他想说的话,这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我尝试过打断他但插不上嘴。他从阀门开始说起,然后进入电子旋转,要怎么观察,模拟信号如何产生双极信号,我们为什么不能在没有生物成因设备的前提下进入太空。”

 

 


http://www.express.co.uk/life-style/science-technology/568718/NASA-Robot-Spiders-Build-Space-Ships-Crafts-in-Orbit-Tethers-Unlimited-Earth

 

NASA资助的专案将使用机器蜘蛛在太空为人类建造家园。在NASA资助的新专案中,轨道机器蜘蛛可以用来组装太空飞船。这个超前的新系统名为 “蜘蛛代工厂”,由Tethers Unlimited公司开发(注:Tethers意为栓牲畜的绳子)。该系统使用蛛形纲的机器生物在环绕地球的轨道上或更远的太阳系中建造大型物体。科学家们用DNA分子製造出了微型机器人,这些机器人可以行走、转弯,甚至可以在纳米级的流水线上製造出自己的微小产品。《自然》杂誌概述了这些突破性的设备,这也许会催生出大批外科机器人,它们能够清洁人体动脉或製造电脑组件。

 

 

在其中一个专案中,纽约哥伦比亚大学的一个团队製造出了一个直径只有4纳米的机器蜘蛛,比人类头发的直径还要小10万倍。未来的机器人可以在纳米级操作,比如清理人体动脉或製造电脑组件。纳米蜘蛛沿着一条轨道移动,这条轨道由缝合在一起的DNA链组成,基本上都是预先编程的。这条轨道利用了DNA的双螺旋分子—一种由四种化学物质所组成的结构,它们成梯级排列。透过“解压”DNA,你会得到一条轨迹,就像钟錶装置中的齿一样,齿轮可以绕着它移动,只要它与之啮合。透过使用与轨道序列相对应的链,机器人可以行走、左转或右转,因为生物化学作用会吸引机器人去到下一个相匹配的片段。

 

蜘蛛的“身体”是一种叫链黴亲和素的普通蛋白质。与之相连的是三条单链酶DNA“腿”,它们附着并切割特定的DNA序列。第四根腿是一条线,把蜘蛛固定在起点上。这项研究的负责人米兰·斯托亚诺维奇说:“当机器人从起始位置被释放后,它就会沿着这个轨迹与DNA链结合然后切割它。一旦DNA链被切断,‘腿’就开始寻找轨道上下一个匹配的DNA片段。蜘蛛就是这样沿着研究人员设置的路线走下去。最终,机器人会遇到一块它可以与之结合但无法切割的DNA,它就会固定在这一点。”

 

为了观察蜘蛛的运动,研究人员使用原子力显微镜来观察分子机器人遵循四种不同的路径。分子机器人之所以引起人们的极大兴趣,是因为可以编程它们去感知环境并做出反应。例如它们可以注意到细胞表面的疾病信号,确定细胞已经癌变需要消灭然后释放一种化合物来杀死它。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的教授严浩(音译)说,过去也有一些DNA步行者被开发出来,但它们没走几步就不行了。严教授说:“这种机器人可以走100纳米左右,大概是50步。”“下一步是如何让蜘蛛走得更快,如何让它更具可编程性,这样它就能在轨道上运行许多指令并做出更多决定。”在《自然》杂誌报导的另一项研究中,纽约大学的纳德利安·西曼及其同事表示,他们已经建立了一个分子工厂的原型。他们的DNA机器人会根据化学指令以各种方式组装黄金粒子。DNA步行者会途经三种DNA机器,这些机器给它们递上由三只“手”抓着的黄金纳米颗粒。

 

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的劳埃德·史密斯在《自然》杂誌发表的一篇评论文章中说,这是首次使用纳米机器系统而不是单个设备来运行操作,这是DNA技术发展史上的一大进步。据新兴纳米技术专案称,全球有近60亿英镑的资金投入到纳米产品的研发上,该专案追踪新技术引发的环境和健康问题。

 

人们表示他们在刚睡着或醒来的时候看到了这些星光体蜘蛛。当我抽了DMT(二甲基色胺,死藤水的活性成分)之后,我近距离看到了他们。多年来我一直想尝试DMT但一直没有实现。所以当一个朋友说他有一些可以给我尝试时,我非常兴奋。我听过许多关于DMT的事情,并期待着进入其他维度来一场丰富多彩的旅程。我没有恐惧,只有兴奋并渴望尝试。我把烟斗放在桌子上,然后靠在椅背上,闭上眼睛等待开啟旅程。我以惊人的速度起飞,我能听到耳鸣,之后突然被弹射到一个陌生的世界。它既不鲜艳也不美丽,没有分形几何,没有虫洞旅行,没有灵体,也没有其他人经歷过的任何东西。

 

我在一个灰暗的地方,周围有许多黑色的大蜘蛛,他们似乎没有注意到我。他们继续在他们的网上四处走动,边走边修补。那里还有其他的生物—影子生物,魅魔,淫妖,恶魔的脸,没有一张是明亮的,就好像我是在透过一扇肮脏的窗户向外看。这地方在能量上令人感到寒冷和不安。在远处我可以看到一个门户,在它的另一边有着地球上美丽的景观,但当我试图去到那里时,蜘蛛在我周围织了更多的网。我能感觉到这些生物在我的大脑里,在我的大脑里我能感觉到压力,这种感觉在我的大脑和脸上流淌,让我感到痛苦。我也听到令人不悦的频率,就像粉笔在黑板上写字,它让我的整个身体都感到紧张。之后这段经歷就结束了,我回到房间,感到非常困惑还有一点害怕。我的朋友试图让我相信我看到的东西来自我的潜意识,蜘蛛只是我恐惧的表现,我应该多抽一些DMT。所以我照做了,这次我很紧张,因为我不想再回到那个阴暗的世界。我想我不可能两次都去同一个地方,于是我再一次躺下并闭上眼睛。

 

 

我又回到了那个地方,但这次我可以好好看看周围。那里也有其他昆虫类型的生物,有些正在和蜘蛛一起製造这个矩阵网。我想知道我在哪里,然后我意识到自己是在人造矩阵的幕后。这些蜘蛛生物编织了这个人造的矩阵。我想离开那里向门户走去,就在那时我被发现了。突然我周围出现了四个人影,其中一人戴着一顶奇怪的宽边帽。看起来是没什么可怕的,但这些生物散发的能量太可怕了,我想我可能会心臟病发作。我的心在胸口砰砰直跳,我挣扎着试图睁开眼睛让它停下来但是做不到。我感觉周围所有的生物都想要吃我,还有一个女妖想要强奸我。我呼唤盖娅母亲,她带着许多蛇形存有来了,这时所有的负面存有都散开了。突然间我来到一个美丽的,五彩缤纷,镶满宝石的地方。这里有一棵生命之树,树的中心有许多美丽的蛇。我从门户回到地球之后就再也没有抽过DMT,因为我不会傻到再回到那个阴暗的地方。人们看到的这些蜘蛛是在编织一个虚假的人造矩阵吗?

 

来自印第安人医药卡片的蜘蛛含义:蜘蛛编织的网给人类带来了字母表的第一张画,这些字母是她网的一部分。小鹿问蜘蛛她在织什么,为什么所有的线条看起来都像符号。蜘蛛回答说:“为什么是鹿呢? 是时候让地球上的孩子们学习记录他们在地球行走的成果了。”鹿回答道:“但是他们已经有了一些画还有符号,可以显示他们经歷的故事。”蜘蛛说:“是的,但是地球上的孩子们变得越来越复杂,他们的后代需要知道更多,后人将不记得如何阅读那些岩画了。”因此蜘蛛编织了第一个原始字母表,就像她编织了这个世界的梦想一样,而这个梦想已经显化成为现实。蜘蛛对现实世界的梦想早在数百万年前就完成了。蜘蛛的身体就像数字8,由在腰部相连的两个叶状部分组成,再加八条腿。蜘蛛象征着创造的无限可能性。她的八条腿代表了四种变化之风和药轮上的四个方向。蜘蛛为那些被她的网缠住并成为她晚餐的人编织命运的网。人类就像是这样,他们被困在物质世界的幻觉之网中,永远看不到地平线之外的其它维度。

 

 

论坛评论区其他人遭遇星光体蜘蛛的经歷:

出自 http://www.linda-goodman.com/ubb/Forum15/HTML/002441.html

 

“你好我是新来的,我想说下自己的经歷并且想知道这里是否有人接触过这种类型的生物。我的经歷是令人惊恐的,通常是可怕的…不幸的是,我大部分的出体经验以及清醒梦通常都是可怕的。但这是一件完全陌生的事,它是这样的…我有好几次从清醒梦中醒来(因为我变得不安,基本上是拔掉了做梦的插头,把自己弄醒了),或者是在沉睡中被外部因素比如电话铃声吵醒,然后睁开眼睛就看到这些生物。大约有三次,他们以大蜘蛛的形态出现过,颜色很深,呈深灰色和黑色,大小和一隻猫差不多。他们通常贴在离我很近的墙上,甚至会移动到角落里…我惊恐地盯着他们,然后大约5-10秒后它们就凭空消失了。

 

毫无疑问这是我经歷过的最奇怪的事情之一,但最近几次有点不同。我醒来时看到我的头上有一张半透明的网,网的中间有一隻半透明的蜘蛛,大小和我的拳头差不多。当我盯着他看时,他也很快消失了。我做过一些研究但没有找到任何有说服力的东西。事实上对这些东西的恐惧只是驱使我提出问题的一部分原因,我担心他们可能是某种星光体生物,来压制我的频率并阻挠我的灵性进程。当然我还有更糟糕的想法,哈哈。如果我听起来有点偏执妄想那真是抱歉,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最近梦里的事情变得有点黑暗和令人毛骨悚然,把我吓坏了!希望可以听到各位对此的见解,非常感谢!”

 

“这可能已经有一年没有发生在我身上了,但我曾经在白天休息时醒来看到天花板上有半透明的蜘蛛。我没有服用药物,但当我睁开眼睛看到他们时我会儘量保持冷静,并且儘量长时间保持这种状态,因为这太酷了。有时蜘蛛悬吊在离天花板一英尺左右的地方旋转着他们的腿,有时他们只是蹲在天花板上。有些蜘蛛的颜色很淡,看上去毛茸茸的,但有些是细长的长腿蜘蛛。他最多只会待大概20秒,然后就消失在天花板上。我想他通常是在我不自觉的眨眼中消失的,所以如果可以的话我会儘量不眨眼直接盯着他,但当你刚醒来时这很难做到。”

 

在我20岁出头的时候,我记得从梦中醒来看到一隻近似蜘蛛的巨大的透明影子挂在我的床边。我没有立刻感到恐惧因为我知道那不是“真实的”。我只是盯着它看了一会儿,它平静地移动着它的腿,就像在织布一样,然后就慢慢地消失了。我断断续续见过它们好几年了,我总是无视它继续睡觉。2007年觉醒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它们,直到大约两年前我才又见到。在这次大觉醒之后我只见过它一次,它有狼蛛那么大。当我从睡梦中醒来时它就挂在我床边的墙上。好奇心驱使我上网查了一下,发现了一种叫做“星光体蜘蛛”或“乙太蜘蛛”的现象。关于这个现象有很多负面的说法,人们说它们是负面的,是寄生虫,会吸走你的能量,据说会在你睡觉时攻击你。根据我的经验是这样吗? 不,我不觉得它们对我有负面影响,而且我相当敏感。我看着它们,承认它们的存在,它们不会匆匆离去或表现出任何恐惧,也没有散发出任何负面能量或恐惧…它们只是平静地继续织网。

 

这就引出了捕梦网的话题。有一个印第安人的传说,据说挂在你床上的捕梦网可以在网的中心捕捉任何负面性或负面的梦。因为我经常醒来看到这些蜘蛛,它们总是在我的周围织网,也许它们在我睡觉时编织一种“捕梦网”? 还有关于蜘蛛祖母的传说,代表着女神能量。各种其他文化也认为蜘蛛是宇宙的创造者,可以带来好运和财富甚至保护。我想这些解释比那些基于恐惧的解释更能引起我的共鸣!

 

经典的捕梦网有一个让我非常熟悉的图案,它让我想起了一个环面的俯视图:

我甚至从睡梦中醒来在上方看到一个发着白光的环面,上面闪烁着金色的光泽。我觉得在星光体蜘蛛、网、捕梦网的几何形状以及环面之间有一种联系,但我还不能完全弄明白。我在想也许蜘蛛事实上是被负能量吸引的,并把这些负能量从你的能量场吸走,因为它们是一种转化者。这就解释了它与蜘蛛网的联系,捕梦网的影响和创造,当然也解释了它与环面之间的联系…环面本身就是在进行转化。它迴圈并更新所有的能量,净化它们。有没有可能这些星光体蜘蛛不是偷取我们能量的可怕寄生虫,事实上它们只是移除负能量? 想一想…https://makkada.wordpress.com/2012/11/02/astral-and-etheric-spiders/

 

 

莫吉隆斯症与蜘蛛

莫吉隆斯症是一种有争议且人们知之甚少的疾病,即皮肤下出现不寻常的线状纤维。患者可能会感觉有东西在爬、叮咬或全身有刺痛感。一些医学专家认为莫吉隆斯症是一种身体疾病。其他人认为这是一种叫“寄生虫妄想症”的精神病,患者认为寄生虫已经感染了他们的皮肤。你的医生可能会称之为“不明原因的皮肤病”意思是一种没有已知原因的皮肤状况。其他医学专家称这种情况为“纤维病”。莫吉隆斯症最常见的症状是皮肤不适。患有莫吉隆斯症的患者会感觉虫子在全身爬行;皮肤下有灼烧感或刺痛感;强烈的瘙痒;突然出现的皮肤溃疡,癒合缓慢;留下非常红(色素沉着)的疤痕。一些患者报告说皮肤中有丝状纤维。患有莫吉隆斯症的人有时还会抱怨其它症状,包括注意力不集中,极度疲劳,脱髮,关节和肌肉疼痛,神经系统问题,牙齿脱落,睡眠问题和短期记忆丧失。

 

这些纤维的标本已被送去进行分析,回復是“无法识别”或“一段非生物成分的纤维”。一部分人报告说苍蝇、蠕虫和各种类型的寄生虫以某种方式孵化和/或生活在皮肤下,网络上有很多这些案例的样本。

 

莫吉隆斯症是一种多系统疾病,其特征是出现新的皮肤状况、潜在的神经系统和其它系统症状。莫吉隆斯症的显着特点是存在微小的皮下纤维。在光学显微镜(放大60倍)下可以看到这些不寻常的纤维,它们通常是红色、蓝色、白色或透明的,嵌在破损的皮肤里,也存在于没有破损的皮肤下面。这些纤维的确切成分仍然是个谜。—2006年2月14日提交给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的病例定义

 

 

这些纤维来自哪里? 是不是喷洒了化学凝结尾,克里夫·卡尼科姆认为是这样。他提出了令人不安的发现,即“失去活性的红细胞”和生物工程纤维是这些所谓的“地球工程气溶胶”所产生的沉降物。越南战争的歷史档证实了有毒物质(孟山都公司的橙剂)和人工天气製剂都是从军用飞机上喷洒出来的。鉴于政府在人类身上进行秘密化学和生物实验的悠久歷史,不难猜想莫吉隆斯症也是一种自我复製的生物工程纤维产品。这种纤维从飞机上喷射出来,同时也会释放出地球工程气溶胶—又名“化学凝结尾”。

 

2009年9月12日,PDX 9/11真相大会。“化学凝结尾”领域的主要研究专家,演讲嘉宾克利福德·卡尼科姆分享了自己过去11年里研究所取得的最新发现和结果。他承认相比之下自己的研究不为众人所知但研究结果令人震惊,这也留下了一些严肃的问题需要解决。www.carnicom.com

 

 

优秀的德国科学家兼记者哈拉尔德·考茨·维拉与Bases创始人迈尔斯·约翰斯顿(他的频道请参见下方)谈到了被称为“黑色黏液”的行星生命血液,以及这种黑色黏液是如何被带到这里来帮助外星势力在地球上生存的,而布希家族和德国总理默克尔的别墅就建在一个巨大的地下异形黑色黏液罐上。他谈到了一个星体投射者是如何看到他体内的外星人样子,并画了一个有着人类面孔的蜘蛛!在另一次对哈罗德的采访中,迈尔斯·约翰斯顿谈到了他和哈罗德是如何被恶魔或其他维度蜘蛛攻击的,哈罗德则深入探讨了他们用化学凝结尾到底在做什么,这也是让人费解的另一个带有不同意图的邪恶组合。

 

 

当我在显微镜下观察世界各地的标本时,我可以看到各种各样的身体结构。比如单一的黑色、透明或彩色的小管/纤维或各种纤维的结合物。它们甚至可以聚集在一起形成一个均匀的结构或束丝,从而形成各种子实体。也存在着液体或半液体原生质,气泡,孢子状以及单个的囊泡,孢子囊和类似昆虫的结构。

http://www.morgellons-research.org/morgellons/morgellons-morphology.htm

 

安德鲁·克罗斯是电学新领域的一位热心业余实验者。他决定透过让化学物质长时间暴露在弱电流下并以此发展人造晶体。安德鲁将一些矽酸钾和盐酸混合起来,并在其中放入一个拳头大小的氧化铁块。他希望让小电池的电流通过溶液进入氧化铁从而产生人造矽晶。将化学物质和电流结合好之后,安德鲁就把它放在一边。他是否无意间发现了一种从无机物中创造生命的方式? 1837年,安德鲁为伦敦电气学会写了一篇论文,其中描述了他的经歷。

 

他写道:“在实验开始后的第十四天,我用一个小放大镜观察到带电的石头中央聚集了几个白色的小斑点。四天后这些斑点的大小增加了一倍,每个斑点的周围出现了六到八根细丝…在实验的第26天,这些物体变成了完美的昆虫,直立在生长的短毛上。儘管我认为这很不寻常但并没有非常重视,直到两天后,也就是实验的第28天,放大镜才显示出这些东西的腿在动,我非常惊讶。又过了几天,它们离开了石头,在腐蚀性的酸溶液中四处移动。几周之内氧化铁上出现了一百多个这样的东西。我在显微镜下观察它们,发现小的有六条腿,大的有八条腿。其他研究过它们的人说它们属于蜱螨属,但也有人说它们是一个全新的物种。我从来没有解释过它们是怎么产生的,我也没有一个结论。我原以为它们可能是空气中的生物漂浮到液体里繁衍生长,但后来我在密闭的容器中做实验,把原料在炉中烤得纯净,也产生了完全相同的生物。因此我认为它们一定是从带电的液体中,透过某种我不知道的过程产生的。”

 

我很有兴趣从任何人那里听到关于这些蜘蛛的信息。

爱你们的阿洛亚

 

原文:http://www.alloya.com/the-acari-spider-beings/

翻译:Claire

 

 

国际黄金时代团队(公开LINE群)!请点选以下连结加入社群!
https://line.me/ti/g2/1bW-837FsElWxTijtiPCVA?utm_source=invitation&utm_medium=link_copy&utm_campaign=default

 

公开群会有简单的问题:“请问你为什么想加入社群?请说明对于事件和团队的瞭解?”

请大家可以好好的想想并且认真回答,不然申请是有可能会被驳回的唷

 

团队目前有推展许多的活动,如:建设全球光网格、真相揭露/外星/灵性讲座、实体聚会、管理多种媒体及讯息传递平台及人员培训—等。各类工作及活动仍需金钱来协助推动。

如果您支持事件也希望地球重获自由,请和我们一起努力,或是支持我们:

捐款连结:http://golden-ages-donate.org

 

本文出处网址: https://www.igag.ga/2020/11/02/20201102-01/

转载内容请保持内容完整并附上本文出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