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在德国举行针对比尔盖兹和大型制药厂的揭露

主流媒体的全面封锁:一场在德国举行的大规模集会与小罗柏·弗朗西斯·甘迺迪针对比尔盖兹和大型製药厂的揭露。

 

 

重点头条:

事实:小罗柏·弗朗西斯·甘迺迪近期在德国柏林发表演说,根据他的说法,当时共有一百多万的民众走上街头,在各不同地点参加这场大规模集会。他谈到了数位与医疗体系和极权政府主义。

 

反思:当全世界有这么多人,关心着我们的地球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合法地走上街头,最后却被主流媒体的审查机制给完全地忽略和抹去。试问,我们真的是活在一个民主体制的国家吗?

 

 

发生了什么: 捍卫儿童建康联盟的运行长也是着名的美国环境律师小罗柏·弗朗西斯·甘迺迪,近期在德国柏林百万人的集会上发表演说。上百万人带着决心意识涌上街头,一同与小罗柏·甘迺迪抗议比尔盖兹的生物安全议程。这个崛起的专制监察组织和大型製药商的赞助者正危害着民主自由的精神。

根据小罗柏·甘迺迪指出,这场全球性冠状病毒的疫情,正好方便让精英权贵制定出多项政策…50年前我的叔叔约翰甘迺迪也踏进这片土地,来到这座城市,因为柏林是对抗全球极权统治的前线城市,而时至今日,柏林再一次成为反抗全球极权的象征。

 

这里您可以参考,我们先前所发表小罗柏·甘迺迪在几年前所写下关于 比尔盖兹与世界大药厂之间关係的文章。

 

译注:小罗柏·弗朗西斯·甘迺迪(Robert Francis Kennedy Jr.)是美国环境律师作家,截至2020年,他是最着名的是反疫苗接种专家。他也是前总统约翰·肯尼迪的侄子。

 

其实很难真的知道到底有多少人参加,但根据照片上的判断,的确是可以知道这场大规模的集会人数不容小觑,而主流媒体完全忽视这场集会。小罗柏·甘迺迪说,“这是散佈在柏林市里40个集会点的其中之一,我们有150万人分别在不同的地点上,躲避警察的干扰,我们同一的目标就是和平的抗议全球化医疗与数位极权主义的兴起。”

 

 

如果主流媒体决定要报导一场大规模集会,他们可能会製造出大型壮观的场面呈现给观众,让这新闻看起来是“多数人的想法”的宣传手法。而当他们不想报导可能危及他们利益或股东权益的新闻时,像是关于大型製药的争议时,主流媒体的典型手法就是当作这件事没发生,不管这件事到底有多重要,不管这场集会有多少人参加,他们可以编故事地让它看起来多数就是少数,或是少数代表多数。

比尔盖兹最近被称为新闻界的守门人,他不仅几乎拥有世界卫生组织和大型製药场的权利,佔有主流媒体也是他的其中目标。

相关延伸阅读:CBS前记者解释主流媒体如何洗脑大众人口

 

小罗柏·甘迺迪近期在IG上分享发布他对这次这集会的感受,和他面临的诸多压力。

 

在柏林的胜利纪念柱下我说:这是散佈在柏林市中40个集会点其中之一,我们有150万人分别在不同的地点上,躲避警察的干扰,我们同一的目标就是和平的抗议全球化医疗与数位极权主义的兴起。如同我说的,政府的策略就是把抗议者描述成极端的右翼份子或是病毒否认者。(一种叙述大屠杀否认者的委婉说法。) 而这些皆非事实。政府发布了三项公告,对外宣称这是场非法抗议行动。

 

 

我们快速回应的律师团队,成功地在法庭上为其上诉。

被大型药商所控制的主流媒体,完全封锁拒绝报导这个抗议活动。

这可能是德国歷史上,最庞大规模的抗议集会行动。没有任何一家主流媒体报导这则新闻。唯一可以找到的新闻却宣称只有38,000人上街抗议,和秀出一则在国会大厦附近,100名武警及50名身着纳粹服装的暴力煽动者的伪旗事件片段。谄媚的“药媒”努力地将假法西斯主义的粗劣笨锉表演,和我们诉诸和平民主的事件混为一谈,他们宣称我们跟极端暴力的右翼份子没什么两样。

 

 

 

*1990年的世界足球冠军得奖者汤玛斯巴尔托迪和他的妻子布里塔现身在抗议活动。

*德国国家队篮球明星乔希科-赛布和奥运跳远冠军亚歷山德拉-韦斯托雷。

*主办方律师马库斯-海因茨和来自加纳的节目主持人娜娜KP。

 

 

为什么这如此重要:来自各地成千上万的医生、科学家和众多的专业人士,长期以来他们对世界各国政府提出质疑,这群勇敢挺身而出的组织数目不断攀升。以德国为例,现在已有超过500名医生和科学家签署一份 “冠状病毒调查委员会” 来调查新冠状病毒COVID-19和这个世界的真相,他们更相信世界各国政府,带着极权主义议程目的,披上假面具和虚伪的善意继续欺骗所有人。

依据他们的见解,这绝对是没有必要的行为,非但不科学以外,甚至对所有人更是有害。

 

阿诺德·西摩·勒曼。哈佛大学医学教授。新英格兰医学杂誌前主编指出:

“医疗产业早已被大型製药商所收买,不仅是在医药方面,在教程和研究方面更是。这个国家的学术机构允许他们自己成为付费的大型药厂工业代理人,我认为这是非常可耻的行为。”

 

 

小罗柏·甘迺迪几年前就提到了大型製药商在美国本土的强大影响力,更不用说已蔓延到全世界的状况了。这些在过去你曾挺身对抗来保护我们的孩童,远离有毒化学疫苗的威胁,和污染于我们的食物和水中的大家,都见识过这些机构的力量是怎样强大,怎样削弱那些应该保护我们下一代的民主机构,贪婪的腐败的他们甚至收买国会。他们大步迈进华盛顿的行政特区的大门,成了最大宗的政治掮客,他们人数甚至比国会议员还多。他们献出比起掮客还高出两倍多的国会资金,也就是石油和天然气的利益。想想看他们手上的重大权力远远大过民主和共和两党,他们抓着我们的监管机构,让他们成为手上的魁儡,他们更摧毁真正科学的出版权。

 

 

我想问的问题是,为什么有这么多人的赞同观点还要被审查?而且还是成千上万的人们的统一诉求,甚至是研究冠状病毒、为数不少的着名科学家和医生名单人数。

随着专制主义的蔓延和紧急动员法的颁布,就在我们牺牲自身的权利时,我们也同时失去陷进压制自由世界的能力,你真的相信,当第一波、第二波、甚至是第十六波病毒蔓延,而这将成为人们习常过往的模糊记忆时,我们还有能力可以保有我们的生存权利吗?

-爱德华.斯诺登。

 

我已经写下许多表达我感受的文章、意见、研究和数据资料来说明为何病毒的封锁政策和其他措施实行的荒谬。这裏有进入病毒感染致死率的参考文章,这篇文章讨论关于超过500名德国医生和科学家的见解。了解更多疫情涵盖范围的相关你可以查看这里

 

重点回顾:为什麽现在网络上,有一个数位专制的欧威尔式的 “事实核查” 机制,针对那些明显不是虚假新闻的消息而进行审查?为什么他们不去审查世界卫生组织的信息?为什么维基百科,所流出关于大型製药厂在WHO里的影响力的文件资料却完全被忽视?为什么主流媒体要一直不断用嘲笑讽刺、人物暗杀和阴谋论这样的字眼来看待医生与科学家的论点,而不真正地面对或解决那些反驳的声音?为什么我们不能公开透明的讨论这些议题?这世界到底怎么了?

 

 

译注:欧威尔式在现代是用来形容反对自由开放社会的行为,包括政府洗脑人民或时时刻刻监视和控制民众和形容极权主义和政治谎言的代名词。

 

我们的世界正经歷大规模的意识觉醒,这场新冠状病毒的疫情成了意识觉知的催化剂,全世界已有更多更多的人们开始质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人们不再只单纯地听信电视媒体的一派说词,这样的质疑和严谨的探究导致意识的大转变,世界上的人民已经知道,有些事已经彻头彻尾地变质了。

不是所有的每件事我们都会被告知,为了做出改变和让一切更好,我们必须能够客观地辨识出问题,这是我们绝对应该去做的。我们越是’醒过来’ ,就会有更多面临我们’觉醒’威胁的人设法要我们闭嘴和继续控制我们。

 

我们活在一个非凡和激励人心的世代!很开心可以看到因为疫情的关係,衍伸出大规模人民聚集的觉醒火花,人们渴望出现一个更好、更透明的自由世界,这跟911事件后所发生的觉醒潮很相似。

 

 

原文出处:https://www.collective-evolution.com/2020/08/31/media-blackout-massive-gathering-in-germany-as-rfk-jr-exposes-bill-gates-big-pharma/?fbclid=IwAR3Rpzeg8VzVs15uumlhOrcC1CqxWzRG3HOWRJYBPfv2FHqlVi5ZrxKTAh4

 

 

译注:以上言论不代表译者与发佈处立场,请读者自行判断其观点。

翻译:Ira Antoinette

 

 

 

 

国际黄金时代团队(公开LINE群)!请点选以下连结加入社群!
https://line.me/ti/g2/1bW-837FsElWxTijtiPCVA?utm_source=invitation&utm_medium=link_copy&utm_campaign=default

 

公开群会有简单的问题:“请问你为什么想加入社群?请说明对于事件和团队的瞭解?”

请大家可以好好的想想并且认真回答,不然申请是有可能会被驳回的唷

 

团队目前有推展许多的活动,如:建设全球光网格、真相揭露/外星/灵性讲座、实体聚会、管理多种媒体及讯息传递平台及人员培训—等。各类工作及活动仍需金钱来协助推动。

如果您支持事件也希望地球重获自由,请和我们一起努力,或是支持我们:

捐款连结:http://golden-ages-donate.org

 

本文出处网址:  https://www.igag.ga/2020/10/06/20201006-01/ ‎

转载内容请保持内容完整并附上本文出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