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被训练去误导人们”—前大型制药公司的销售代表直言不讳

2020年7月3日,作者:德瑞克·克诺斯

文章来自“集体进化”网站作者杰弗里·罗伯茨

 

 

事实:格温·奥尔森在医药行业工作了15年,并分享了她的经验。几年前,她出版了《一个处方药推销员的自白》。在下面的影片中,她分享了自己的经歷。

 

反思:如今的药物到底是为了健康,还是为了利润和控制?健康真的是医药行业的优先选择吗?

 

“没有任何药物是安全的”—这句话出自前医药销售代表,《一个处方药推销员的自白》的作者格温·奥尔森。

 

15年来,格温一直生活在一个无意识的谎言中。她在强生、百时美施贵宝和雅培公司等世界上最大的医药公司担任医药销售代表。但是,一系列悲剧事件的发生使她开始觉醒,并最终看清了药物背后不道德和残暴的真相。

 

“这是一个灵性和意识觉醒的过程。我开始观察发生了什么,药物到底在做什么,以及各种虚假信息。公司鼓励我与医生沟通时儘量淡化药物的副作用。我开始意识到很多病人实际上正在被药物折磨。”

 

在书中,格温叙述了她作为医药销售代表的经歷,揭露了这个行业不为人知的肮脏秘密。

 

正如她所说,当一种药物拿到批文开始对外销售时,我们甚至连该药物一半的副作用都不清楚。她说:“我们被训练去误导人们。”

 

2004年是一个转捩点,一场和医药行业腐败有关的家庭悲剧改变了格温的一切。

 

她说:“我的侄女当年20岁,是印第安那大学的一名医学院预科生。她聪明漂亮,内外兼修。当时她出了车祸,医生给她开了止痛药,从此她就上了瘾。”

 

格温说,这种药物的镇静作用使她的侄女无法集中注意力,所以她最终选择服用兴奋剂麻黄碱来帮助学习。

 

“药物的相互作用导致她最后住进医院。医生将她诊断为躁郁症,而不是药物中毒或对药物有不良反应。他们让她服用更多的抗精神病药和情绪安定药,这让她走上了成为精神病患者的道路。”

 

不幸的是,格温的侄女最终辍学了。在那之后她试图戒掉这些药物,但严重的抑郁症又随之到来。

 

“当时她的妈妈正在回家的路上,准备带她去看精神病医生,让她重新服药,我的侄女走进她妹妹的房间,将一盏天使灯里的油倒在自己身上点燃,活活烧死了自己。”

 

格温说,她侄女的自杀点燃了她心中的火花,让她决定要公开真相,让公众知道很多人正遭受着药物副作用的折磨。

 

“我答应过她,不让她的名声被玷污,要让大家知道她的遭遇。她不会作为一个精神或基因上有缺陷的人被人们记住,我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我意识到有成千上万的人需要有人来替他们发声,所以我选择站出来。”

 

如今,格温最大的担忧之一是数百万服用抗精神病药物的儿童。这一数字在过去10年内呈指数级增长。这些药物主要用于被收养的儿童,相当于是化学束缚。

 

 

“很多精神病医生都是不诚实的,因为我看到他们在明知这些药物会损害大脑,且不会有积极、长期效果,什么都治不了的情况下还给人开药。这些医生仅仅是列出一些症状,就称它们为精神疾病或精神紊乱。”

 

精神病诊断的主观性在精神病医生、医药代表和医药行业之间创造了一个有利可图的联盟。诊断精神疾病不需要科学依据。不需要验血,不需要验尿,不需要PET扫描,不需要提供医学证据。因此,这大大扩大了潜在的病人群体。

 

“当我发现这其中有多少欺骗和虚假信息并且自己也被利用时,我感到非常失望和愤怒。我工作在第一线并无意识的伤害了人们。但我有责任,我现在背负着这个重担。”

 

记得去看看格温的书《一个处方药推销员的自白》,瞭解更多故事。

 

 

博客来 一个处方药推销员的自白: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F011761645

 

原文:

https://prepareforchange.net/2020/07/03/we-are-trained-to-misinform-ex-big-pharma-sales-rep-speaks-out/

 

翻译:Claire

 

团队目前有推展许多的活动,如:建设全球光网格、真相揭露/外星/灵性讲座、实体聚会、管理多种媒体及讯息传递平台及人员培训—等。各类工作及活动仍需金钱来协助推动。

如果您支持事件也希望地球重获自由,请和我们一起努力,或是支持我们:

捐款连结:http://golden-ages-donate.org

 

本文出处网址: https://www.igag.ga/2020/07/10/20200709-01-2/ ‎

转载内容请保持内容完整并附上本文出处网址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