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惯性质量减少装置的飞行器

US20170313446A1

发明人:萨瓦托· 派斯

现任专利所有权人:美国海军部长

 

 

摘要

一台利用惯性质量减少装置的飞行器包括下列的零部件:一个内共振腔壁、一个外共振腔和微波发射器。带电荷的外共振腔和绝缘的内共振腔共同形成一个共振腔。微波发射器朝共振腔发射好几道高频电磁波,导致共振腔加速振动并且在外共振腔之外形成局部真空极化。 

 

 

描述

 

政府利益声明

本文所述的发明可由美利坚合众国政府基于公务用途製造和使用,而且从过去到未来都无需支付任何使用授权费。

 

 

专利背景

世界上有四种控制物质,也就是控制能量的基本力。这四种已知的基本力是强核力、弱核力、电磁力和重力。在这四种基本力当中,电磁力可以影响其他三者。静电荷可以变成电(静电)场。移动的电荷可以产生电场和磁场(电磁场)。加速电荷可以产生横波的电磁辐射,也就是光。在数学和物理领域,电磁场强度可以表示为电场强度和磁场强度的乘积。 电磁场可以是能量和动量的载体,因此可以在最根本的层面和其他物理现象互动。

 

人工製造的高能电磁场,例如利用高能电磁场产生器生成的电磁场跟真空能量态有很强的互动作用。真空能量态是一种量子波动场域疊加形成的聚集/集合状态。量子波动场域贯穿所有时空,无处不在。物体与真空能量态的高能互动可以形成出人意料的物理现象,例如力和物质场统合。根据量子场理论,场之间的强作用是基于场之间的振动能量传递机制。振动能量的传输进一步在邻近的量子场引发波动 (这些场的性质不见得是电磁场)。物质、能量和时空都是从真空能量态的基本框架浮现的产物。

 

我们身边一切的人事物,包括我们自己都是一种量子力场波动、振动、震盪的宏观集合体。物质是被力场束缚并且在时间定量中冻结的稠密能量。因此在某些条件下(例如让带电系统进行超高速绕轴旋转和超高频振动),量子场域的某些特殊效应也可以适用在宏观物理领域(宏观量子现象)

 

更重要的是,结合超高速迴旋(绕轴旋转)和超高频振动古典电磁学有助于我们达成物理学的突破:利用人工生成的宏观量子波动真空电浆场(量子真空电浆)当作能量来源或能量通道。

 

量子真空电浆是电浆宇宙的电子黏胶。卡西米尔效应、兰姆位移和自发辐射都可以证明量子真空电浆存在。 

 

电磁场最强的的区域当中,物质跟量子真空电浆的互动越多,量子真空电浆粒子就越容易进入现实世界(从电子和正电子的狄拉克之海)并且形成更高的能量密度。量子真空电浆可以增强高能电磁场产生器的能量等级并且进行能量通量增强。

 

一旦我们突然打乱局部时空(局部真空能量态),就可能减少物体的惯性质量,进而减轻物体的重量。这种作法等于是快速大幅偏离热力学平衡(透过突然改变状态/相位转换打破对称系统)。减少惯性质量的物理学原理是基于局部真空极化状态产生的负压力(排斥性重力)。局部真空极化状态则需要结合超高频振动和一个带电系统/物体的超高速绕轴旋转。这种状态会在系统/物体周围发生作用。换句话说,我们可以透过操控最靠近物体/系统的局部真空态的量子场波动,进而减少惯性质量,一旦我们把移动中的飞行器周围的真空态极化,就可以减少飞行器的惯性。

 

局部真空的极化类似操控/改变局部空间拓扑点阵的能量密度。我们可以利用这种原理让飞行器用极快的速度飞行。

 

如果我们可以控制局部量子真空态的结构,我们就可以从最根本的层面操控我们生活的现实。(从而影响惯性和重力的物理法则) 。航太推进和能源产业可以藉此获得重大的进展。 

 

用来描述高能电磁场产生器最大强度的物理公式是坡印廷向量的规模。三种运动模式在非相对情况下可以用下列公式表达:

 

S max =f G(σ2/ε0) [R r ω+R v v+v R]  (公式 1)

 

fG是高能电磁场产生器的几何形状係数 (碟形结构的係数等于1)。σ代表表面电荷密度  (总电荷除以高能电磁场产生器的表面积)。ε0代表自由空间的电容率。Rr代表旋转半径 (碟状半径)。ω代表旋转的角频率,单位是弧度每秒。Rv代表振动(谐振) 振幅。v代表振动的角频率,单位是赫兹。vR代表曲线转化速度(透过连结高能电磁场产生器的推进单元获得。推进单元可以是化学火箭、核动力、磁-电浆-动态单元(可变比冲磁电浆体火箭)

 

如果我们只让碟形结构旋转。 σ=50,000 库仑/平方公尺。一个半径2公尺的碟状结构用每分钟30,000转的角速度旋转(绕轴转动),电磁场强度 (Smax代表每单位面积的能量流通率,也就是能量通率)的数值是 1024瓦/平方公尺(这种数值不会造成任何的量子真空电浆互动).

 

如果我们结合高速旋转和高频振动(谐振)并且把振动频率设在109 到1018赫兹(以上),Smax的强度数值可以达到1024 到1028 瓦/平方公尺(以上)。这种极高强度的电磁场特别适合用来设计发电机,因为利用这种原理设计的发电机拥有市面上的发电机都达不到的超高功率输出。

 

假设振动的角频率加速为(amax=Rvv2)并且忽略旋转和曲线转换,公式1就会变成下列的形式(注意加速度固有的重要性): 

 

S max =f G(σ2/ε0) [(R v v 2) top]  (公式 2)

 top 代表带电系统加快振动的运作时间。

 

一旦我们仔细观察公式2,就能实现一个重要的成就:在实验室环境中与量子真空场的波动疊加(宏观真空能量态)进行强局部互动。一旦最小带电的物体(表面电荷量一致)进行超高速迴旋(绕轴旋转)和/或高频振动,就可以达成高强度的局部真空能量极化。

 

为了说明这个事实,我们假设高端微波是1011赫兹,表面电荷密度1库仑/每平方公尺,运作时间和振幅相反。根据公式2,我们可以获得1033 瓦/平方公尺的能量通量。这种异常高的功率强度可以引发电子-正电子如雪崩般大量成对生成,进而达成完整的局部真空态极化。

 

一旦搭载高能电磁场产生器的飞行器在机身周围发生局部真空极化,高能和随机量子场的波动就会发生黏合效应,进而阻挡飞行器的加速飞行路径。黏合效应导致真空极化产生负压,进而让飞行器更容易飞行。(这是H. David Froning的发现)

 

从真空同时成对生成的电子-正电子代表真空极化正在形成。 根据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朱利安·施温格的计算:如果要发生局部真空极化,电场的强度需要1018 伏特/公尺。电子-正电子对的质量产生率(dm/dt)pp 可以用Smax(能量通量)表达。我们可以得到下列公式:

 

2γ(dm/dt)pp c 2 =S max A S   (公式 3)

 

AS代表能量通量产生的表面积。c是自由空间的光速。γ代表相对拉伸係数 [1(v2/c2)]−1/2。飞行器产生的电磁场越强,电子-正电子的生成速率就越快。真空极化的程度和人工形成的电磁能量通量有密切的关连。真空极化越明显,飞行器的运动就越容易。

 

如果我们要考虑飞行器周围的边界条件,也就是人工电磁场密度等于真空极化的局部能量密度(假设局部零点真空波动密度和与局部真空能量态互动的人工电磁场的能量密度皆为10-15  焦耳/立方公分),我们可以得到下列的约等式:

 

(S max /c)=[(h*v v 4)/8π2 c 3]  (公式 4)

 

c 代表自由空间的光速。(h*)代表普朗克常数除以(2π)。(vv)代表量子波动在真空(作为谐振子)的频率。假设公式4的左边写成 (ε0E2) ,E代表人工电磁场的强度。考量(E)的电子-正电子同乘成对产生的施温格值,我们可以得出(vv)的数值是1022 赫兹。这个数值符合我们的预期。由于狄拉克电子-正电子虚对生成之后会完全湮灭然后产生伽马射线。这种伽马射线是电磁频率是1019   .赫兹。

 

本发明人最近在国际太空科学和工程期刊发表的论文(Pais, S. C., Vol. 3, No. 1, 2015)探讨在特殊相对论的框架之下实现超光速推进技术的可能性和条件。经研究之后发现在某些物理条件之下,就算载具达成光速(c),相对拉伸係数(gamma)表达的奇点也不会出现。这种条件包括在载具的速度达成一半光速的时候同时消除系统(载具)的能量-质量。作者在论文中探讨使用奇异物质的(负质量/负能量密度)消除能量-质量的可能性。这可能不是唯一的作法。如果我们在载具周围设置人工形成的重力波,同样也可以达到能量-质量消除的效果(重力波是在重力场中传递的波动。重力波的振幅和频率是质量运动的函数) 。

 

除此之外,真空极化也可以用来消除系统的能量-质量。哈罗德·帕特霍夫在论文中表示: 我们可以透过操控真空的量子波动场可以减少惯性质量(以及重量)。换句话说,一旦我们对移动中的载具的周围环境进行真空极化,就可以减少载具的惯性,也就是载具啟动和加速的阻力。一旦载具没有惯性的限制,就可以达到极快的速度。

 

真空能量态是一个随机、集体量子场的高能波动组成的浑沌系统。根据伊利亚·普里高津对非热力学平衡的研究 (普里高津效应):一个浑沌系统在三个条件下会自我组织。

1.系统必须是非线性。

2.它必须突然偏离热力学平衡。

3.它必须有能量通量(从浑沌生成的秩序) 。

 

人工产生的高能/高频电磁场(例如利用高能电磁场产生器生成的电磁场)可以同时满足上述的三个条件(特别是在加速振动/旋转状态),因为高能/高频电磁场跟局部真空能量态有强互动关係。 一旦让带电系统(高能电磁场产生器)进行超高速绕轴迴旋(旋转)和超高频振动(谐振/突然的振动),机身外部的特定位置就会发生真空极化。 

 

透过超高速旋转和超高速振动,机身表面附近(真空边界之外)的真空波动就会达成一致,形成局部真空极化。飞行器因此可以轻易”划过”虚空(真空内的空白空间)负压(排斥性引力)。换句话说,虚空在飞行器内形成一股吸力。

 

这种飞行器的核心关键技术是有能力控制带电表面的加速振动和旋转;尤其是要有能立快速加快/减少变带电表面的振动以及或迴旋(绕轴旋转)速度。在这种条件下,我们可以延缓热力学平衡介入系统的时间并且引发异常的物理效应(例如减少惯性或重力质量)。更重要的是,它要有能力使用葛森斯坦效应(Gertsenshtein Effect),也就是透过高频电磁辐射产生高频重力波。

这种高频重力波可以改变机身周围的重力场,进而推动飞行器。 

 

关于惯性(重力)质量减少的数学公式,我们可以参考早坂秀雄教授和竹内荣教授在1989年12月于物理评论快报期刊发表的论文。他们在研究中发现:如果陀螺仪垂直摆放并且向右旋转,陀螺仪的重量会些微减少,但是向左旋转却不会减少。当时这两位论文作者没办法说明这种奇特现象背后的物理学原理。后来其他人做了几次没有结果的实验(最近一次的实验也同样没结果。)这些实验宣告早坂教授等人的实验是无效或至少是有问题的。然而,其他人的实验都没有完全仿照早坂教授等人的实验流程和实验设计(尤其是在测试阶段安装在内部的高负压真空腔)。

 

我们仔细观察早坂教授等人用来表达陀螺仪重量减少的非零截距表达式。表达式上的因子有陀螺仪的质量、角转动频率和有效半径。这些因子合起来就有可能产生局部量子真空效应,也就是负压力(排斥性引力)。这是因为非零截距和福克-普朗克方程式的电子-质子热平衡率(fep)相等。假设氢原子数量密度是40个原子/立方公尺与局部量子真空态相称。

 

下列是用国际单位制写下早坂教授等人发现的旋转-重量减少表达式:

 

ΔW R(ω)=−2×10-10 M r eq ω kg m s-2  (公式 5)

 

ΔWR重量的减少量。M代表转子的质量(单位是公斤) 。ω 代表旋转的角频率(单位是弧度每秒)。req代表相等的旋转半径(单位是公尺)。 

 

我们可以从这条关係式当中看出,非零截距(2×10-10) 的单位是(1/s)。这个非零截距是迴旋-旋转加速特有的物理现象,特别是系统突然大幅偏离热力学平衡的时候会出现的物理机制。

 

我们可以进一步假设如果螺旋-转子一致地振动(不是转动)而且振动(谐振)频率加速(因而让转子突然大幅偏离热力学平衡),它可能产生类似旋转加速的物理现象。我们可以写成下列的公式(利用简单维度分析):

 

ΔW R(v)=−f ep M Av v kg m s−2   (公式 6)

 fep 代表福克-普朗克方程式的电子-质子热平衡率 。Av代表振幅。 v 代表振动频率(in 1/s)。

 

 

总结

本发明是一个利用惯性质量减少装置的飞行器。飞行器包括一个内共振腔壁、外共振腔和微波发射器。外共振腔壁和内共振腔形成共振腔。微波发射器朝共振腔发射好几道高频电磁波, 导致外共振腔壁加速振动导致共振腔加速振动并且在外共振腔之外形成局部真空极化。

 

本发明的特点是提供一种利用惯性质量减少装置而且飞行速度极快的飞行器。

 

 

本发明的特点、原理和优点将会透过下列的描述、附加的专利申请范围和图纸进行更详细的解说:

 

图1是利用惯性质量减少装置的飞行器的实施例。

图2是利用惯性质量减少装置的飞行器的另一个实施例。 

 

 

描述

本发明的较佳实施例会藉由图1和图2进行说明。如图1所示,利用惯性质量减少装置的飞行器有下列零组件:外共振腔壁、内共振腔和微波发射器。外共振腔壁和内共振腔壁形成一个共振腔 。 微波发射器朝共振腔发射好几道高频电磁波,导致外共振腔壁加速振动并且在外共振腔壁之外形成一个局部极化真空。 

 

本发明可以在宇宙空间、海中和地球的天空中使用。不过,本发明可以在任何需要惯性质量减少装置或使用飞行器的环境中使用。

 

在较佳实施例中, 共振腔要注入惰性气体。 虽然建议使用氙气,不过任何种类的惰性气体或性质相同的气体都可以使用。惰性气体是用来打破电浆的相变对称并且放大系统的普里高津效应。另外,共振腔可以是一个环形导管。如图1所示,共振腔的周围有机组驾驶室、发电机系统、货舱或任何其他的配置。机组驾驶室、发电机系统、货舱都被一个法拉第笼包覆,用以阻隔所有的电磁辐射效应。 

 

飞行器特别是外共振腔壁需要带电。 另外,内共振腔壁需要绝缘以免发生振动 飞行器包括一个主机身。机身有一个主骨架和一个副骨架。另外,飞行器主机身的主骨架上面还可能有一个锥台或圆锥。在一个实施例当中,锥台可以绕自身的轴心旋转或有能力转动。

 

微波发射器是一种电磁场产生器。建议使用的电磁产生器可参考美国专利字号 No. 14/807,943的“电磁场产生器和产生电磁场的方法”。专利提交申请时间是2015年7月24日

此专利是来自同一位发明人。然而,微波发射器可以是任何一种可行的微波发射器或电波发射器。

 

如图1和图2所示,飞行器有好几个微波发射器。微波发射器安装在共振腔内部。发射器天线(高频电波发射源)的电磁波频谱范围落在3亿到3兆赫兹之间。多个微波发射器在共振腔内部的安装方式要让整个共振腔都带电,进而让外共振腔壁可以加速振动。

 

 

在其中实施例当中,飞行器利用微波在共振环状腔共振腔 内引发的振动。微波能量和外共振腔壁振动的方法和效率叫做腔Q因子。内共振腔壁绝缘而且不会振动。参数可以写成(能量储存/能量损失) 比率,范围落在104 到109 以上。参数变化取决于外共振腔壁以及机身外侧蒙皮的製造材料是一般金属(常温的铝或铜) 或低温超导材料(钇钡铜氧化物或铌)。高能/高频电磁场产生器可以减少机体的惯性质量并且在地球大气内产生一个排斥性的电磁场。这个电磁场可以弹开上升/飞行路径当中的空气分子。当飞行器进入地球轨道之后,局部真空极化(量子场波动的调控/统合) ,排斥性重力效应(真空极化产生的负压) 可以让f飞行器迅速移动。 (机身造型可以是但不限于圆锥、透镜状三角形/三角翼)

 

利用惯性惯性质量减少的飞行器有可能发展成空天水三栖通用载具。它除了可以在天空和宇宙空间飞行,也可以变成速度超快的水下载具。(机身几乎不受水的表面摩擦力影响)而且具备良好的隐形能力 (机身周围电磁泡泡会让雷达波或声纳信号非线性散射).这种机身周围有真空电浆泡泡/甲壳包覆的三栖通用载具可以轻易通过空气/宇宙空间/水等介质。载具产生的电磁场可以把机身周围的空气/水粒子弹开。真空能量极化可以产生负压,让载具轻易移动。

 

如图2所示,在本发明的另一个实施例当中,飞行器边缘部份是尖端部份的镜面边缘。如图2所示,主骨架包括上主端骨架和下主端骨架。副骨架包括上副端骨架和下副端骨架副骨架和主骨架都有一个外共振腔壁和一个内共振腔壁。内外的共振腔壁形成一个共振腔 。 共振腔遮罩用来遮蔽、包裹和封装飞行器、外共振腔 壁、内共振腔壁。 微波发射器对整个共振腔遮罩发射高频电磁波,导致外共振腔壁或一部分的外共振腔壁开始振动并且在外共振腔壁的外部形成局部真空极化

 

在较佳实施例中,飞行器可以让共振腔遮罩的不同部份振动来移动到不同的方向。假如飞行器要往上移动,顶部遮罩顶部尖端部份和机身顶部的边缘部份会振动并且产生真空极化场,让飞行器往上移动。

 

 

在本发明的较佳实施例当中, “a ”“an ”“the ” and “said ”代表发明有一种以上的组件。组成、包括、有,代表可能有额外的组件。

 

虽然本发明透过某些较佳实施例的大量细节进行说明,其他的实施例也是可能的。因此,附加的专利申请范围应该不限于申请书当中描述的较佳实施例。

 

专利申请范围(4)

 

1.一台使用惯性质量减少装置的飞行器有下列组件: 一个内共振腔壁、一个外共振腔壁。内共振腔壁和外共振腔壁形成一个共振腔 。微波发射器朝共振腔发射好几道高频电磁波发射器朝共振腔发射好几道高频电磁波,导致共振腔加速振动并且在外共振腔壁形成局部真空极化。

2.在范围1的飞行器当中,共振腔内部要注入惰性气体。

3.在范围1的飞行器当中, 外共振腔壁有带电。 

4.在范围1的飞行器当中,共振腔绕着轴心加速旋转。 

 

原文:

https://patents.google.com/patent/US20170313446A1/en?inventor=Salvatore+Pais

 

翻译:Patrick Shih

 

 

团队目前有推展许多的活动,如:建设全球光网格、真相揭露/外星/灵性讲座、实体聚会、管理多种媒体及讯息传递平台及人员培训—等。各类工作及活动仍需金钱来协助推动。

如果您支持事件也希望地球重获自由,请和我们一起努力,或是支持我们:

捐款连结:http://golden-ages-donate.org

 

微信随喜打赏

 

 

本文出处网址:  https://www.igag.ga/2020/06/04/20200602-01/

转载内容请保持内容完整并附上本文出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