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解冠状病毒变成生物武器的秘密历史

 

沙乌地阿拉伯的病毒样本

 

2012年6月13日,一名60岁的男子被送进位于吉达的私立医院。该名男子在入院前已经发烧7天并且有咳嗽、咳痰、呼吸急促等症状。该男子没有心肺疾病或肾臟病史,没有长期服用药物,也不吸菸。

 

 

 

加拿大的实验室

 

荷兰伊拉姆斯医学中心的病毒学家-荣费奇从第一位沙国感染患者体内获取沙乌地SARS(新型冠状病毒)样本并且进行基因定序。2013年5月4日,新型冠状病毒样本从鹿特丹抵达位于温尼伯的加拿大国家微生物实验室

 

 

 

中国的生物实验室间谍

 

 2019年3月,新型冠状病毒的样本离奇地被运往中国。这起事件引起轩然大波。生物战专家质问为何加拿大会把致命的病毒送往中国

2019年7月,一群中国的病毒学家被赶出加拿大国家微生物实验室。这间实验室是加拿大唯一的P4安全等级的生物实验室而且有能力世界上最危险的病毒。加拿大的科学家在这间实验室里研究来自沙乌地阿拉伯的冠状病毒样本。

 

 

 

邱香果

 

据可靠消息表示:加拿大国家微生物实验室驱逐的中国科学家就是中国的生物战专家-邱香果和她的研究团队。

邱香果博士的丈夫-成克定博士也是中国籍的科学家。这对科学家夫妇连同许多来自中国科研机构的学生特务渗透到加拿大国家微生物实验室。这些科研机构都是负责中国生物战计划的直属单位。

邱香果博士在冠状病毒疫情爆发之前起码去过五趟武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这个市场和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之间的距离只有32公里。

加拿大方面仍在调查中国的科学家们是否从2006年-2018年就已经在进行必要的准备工作并且把

其他种类的病毒样本送往中国。

 

 

 

法兰克·柏麦博士暗杀事件

 

冠状病毒疫情爆发之后,着名科学家-法兰克·柏麦于肯亚离奇身亡。法兰克·柏麦生前在加拿大国家微生物实验室研究沙乌地阿拉伯SARS冠状病毒的样本并且负责研发冠状病毒(爱滋病)的疫苗。

 

 

 

学者或间谍

 

中国中央政府在2008年开始实施千人计划/海外高层次人才引进计划。这个计划的目的是寻找并且招募在科学、创新和实业领域的顶尖国际专家。换句话说,中国政府想要窃取西方的科研成果。

 

 

 

当生物科技变成武器科技

 

生物产业是中国军民融合产业战略当中的重点领域。人民解放军按照政策可以优先拓展和利用生物科技。由于中国的军事参谋们企图用”基因武器”打一场不用流血的胜仗,生物战便在中国军方当中成为一门显学。

 

 

 

https://www.zerohedge.com/geopolitical/visualizing-secret-history-coronavirus-bioweapon?fbclid=IwAR2xVJGlDIN6GTZ9RjWCQcw9bbYjASBqSOBQVb9qzryIJrY-30SFkVV_L64

 

翻译: Patrick Shih

 

本文出处网址:  https://www.igag.ga/2020/04/02/202004-06/

保持内容完整并附上本文出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