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中央银行:黄金是国际货币体系稳定的基石

 

长期以来,人们一直相信在黄金领域,西方世界的中央银行反对黄金,但情况已经改变了很多年。

西方的中央银行并没有不鼓励人们购买黄金,或说服人们说黄金是无关紧要的资产,取而代之是对于这种金属货币的真实属性越来越开诚佈公。

陈述指出黄金有具有最极致的保值性,随着时间的流逝,仍保有其购买力,也是一种全球通用的付款品项。这样的声明,结合下面将会讨论的行动,显示了越来越多的中央银行正在为计划B做准备。

 

德国联邦银行(德国中央银行)去年出版了一本书,名为《德国的黄金》。由德国央行行长詹斯·魏德曼(Jens Weidmann)撰写的引言中,该银行的观点没有解释的余地。

 

魏德曼写道(着重部分由作者标明):

 

询问德国的任何人,说到黄金他们联想到什么,他们多半会说黄金和永久价值和经济繁荣是同义的。

问在德国联邦银行中的我们,我们的黄金持有量对我们来说意味着什么,我们会告诉你,首先也最重要的是,它们佔德国的储备资产很大部分……[黄金]是德国央行资产负债表内在价值信心的主要支柱。

德意志银行发行此书,首次详细介绍黄金如何在歷史过程中变得越来越重要,首先是作为支付媒介,其次是国际货币体系稳定的基础。

 

对于凯恩斯主义者来说,这些评论读起来可能像德国央行(BuBa)是“金虫”。然而,其言论只是常识。黄金具有永久的价值。整个世界都与经济繁荣息息相关。当今世界上每种储备货币都有庞大的储备黄金做后盾。否则,除了持有自己的黄金储备之外,货币当局不会信任其持有的相应货币。黄金确实是国际货币体系稳定的基石。

 

中央银行和埃克斯特的金字塔

 

阅读魏德曼的陈述时,会想到的是埃克斯特的倒金字塔结构。约翰·埃克斯特(John Exter)是一位美国经济学家,在1960年代构思了一个颠覆性的金融资产金字塔。在倒金字塔下方是构成最可靠价值基础的黄金,而所有资产分类,都随着逐渐升高的金字塔层别,而涉及更多风险。埃克斯特有时将此结构称为债务金字塔。因此,他将黄金置于结构之外,因为黄金是唯一对此不承担任何责任的资产。

 

具有说服力的是,1966年11月16日,埃克斯特(Exter)在约翰内斯堡向南非经济协会发表讲话时(信息来源):

 

黄金是我们国际货币体系的核心。

“基石”(魏德曼)和“核心”(埃克斯特)相似,都指向黄金的强度及其所承载的能力。资本主义的基本要素是直接或间接地投资债券或股权 – 这涉及风险。风险越高,回报越高。风险越低,也回报越低。投资领域外具有零风险和无回报,但提供了承载债务体系的基础。这个避风港是黄金,是唯一没有交易对手(交易不履约)风险的资产避难所。

 

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起草的《国际收支与国际投资部位手册》(BPM6)中,我们读到:

 

金融资产是金融工具的经济资产。金融资产包括金融债权和以金条形式持有的货币黄金。金融债权是对应负债的金融工具。而金条非索赔,没有相应的责任。但是,由于它在为货币当局进行国际支付中的金融交易手段,及在货币当局所持有的储备资产方面具有特殊作用,因此被视为金融资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认为除黄金外,所有金融资产均具有交易对手风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国际收支与国际投资部位手册》第六版第112页上按降序列出所有国际储备资产。冠军宝座是实物黄金,其次是现金,债务证券,股票,最后是衍生品。几乎就是埃克斯特金字塔的精确翻版。

 

另一种金字塔外观模型可以在荷兰中央银行De Nederlandsche银行(DNB)的网站上找到。自2019年4月起,DNB的黄金讯息页面显示为:

一个金条无论是否有经济危机,始终保有其价值,如此产生了一种安全感。股票、债券和其他证券并非没有风险,其价格可能会下跌。但金条即使在经济危机时也能保值。这就是为什么包括DNB在内的中央银行歷来持有大量黄金的原因。黄金是完美的小猪扑满,它是信任金融系统的支柱。

如果金融系统崩溃,储备的黄金可以作为再次建立金融系统的基础。黄金加强了人们对央行资产负债表稳定性的信心,并营造了一种安全感。遍及整个Exter的金字塔。请注意DNB和BuBa之间有关黄金评论间的相似性,这为其资产负债表提供了不可或缺的信心。这表明两个中央银行间有着悠久的合作歷史。去年4月,我在推特上发布了DNB坦率的做法(几个月后,它开始爆红)。

 

让我们继续引用芬兰银行(BOF)的另一句话:黄金–货币体系的基础

 

黄金被称为永恒的支付工具,数千年来一直被用作交换的媒介。黄金是一种真正的全球通用货币,在整个歷史中一直保有其价值。

 

来自法国银行(BDF)的另一则:

重要事实

黄金是一种极受欢迎的贵金属,被认为是最终极的保值物品。

 

所有中央银行引言,皆同意黄金随着时间的流逝,仍保留其购买力。

 

 

准备替代方案

中央银行除了发表有力的声明外,它们也在采取相应的行动。

在全球金融危机(GFC)之后不久,中央银行作为一个部门成为了净买家。德国,荷兰,奥地利,匈牙利和土耳其等国则归还了黄金。主要来自伦敦的英格兰银行和纽约的联邦储备银行。根据BuBa的说法,它们的返还计划有三个目标:成本效率性,安全性和流动性。成本效率性与每个地点的存储成本有关。安全性涉及金库的安全及这些金库的位置。由于地缘政治环境,目前的趋势是本土拥有大量黄金。流动性是指像是在伦敦流动市场中,且符合现有行规标准的金条,例如:在金融体系变化时作为支付工具。以上流动性方面值得特别注意。

 

如我们所见,西方货币当局称黄金是“金融体系信任的支柱”,“国际货币体系稳定的基石”和“全球通用货币”。他们还说,“如果金融系统崩溃,储备的黄金可作为再次建立金融系统的基础”。有人怀疑这些实体是否正在为新型的国际黄金标准做准备。他们认为这是一个可能的结果,因为近年来一些中央银行已将其黄金储备升级至目前的黄金产业标准,也被称为伦敦合格交割。纵观歷史,纯度不同的金条在批发市场上交易。自1954年,伦敦金银市场(自18世纪以来的黄金交易中心)的每一种金条都必须至少是995纯金,并350至430细金衡盎司间。虽然不是每一金条都能立即升级。在伦敦和其他地方的金库中,有些金条仍是原来的样子。这些金条现在以折扣做交易,折扣通常同等于升级的成本,且在必要时被运送到伦敦。

在全球金融危机之后,许多中央银行都持有1954年之前铸造的金条,目前这些金条在批发市场上不具流动性。据我所知,法国、瑞典和德国中央银行已经提高了黄金储备以解决此流动性的问题。

 

从法国银行:

自2009年以来,法国银行一直在进行一项雄心勃勃的计划,来提高其储备黄金的品质。目标是确保其所有金条均符合LBMA(伦敦金银市场协会)标准,以便在国际市场上进行交易。

 

来自瑞典中央银行:

为了确保瑞典央行拥有尽可能多的流动性黄金储备,瑞典央行在2017升级了其不符合LGD(伦敦合格交割)标准的金条,替换为符合LGD标准的黄金做储备。

 

我没有对于BuBa本身升级黄金运作的任何引言。然而,连结几个观点后,揭示它们何时以及如何运作。

BuBa在2015年发布了金条清单,其中披露他们的所有黄金均达到995纯度或者更高。在《德国黄金》一书中,第110页上描述:在2013年和2014年,储备金条的搬迁[返还]过程中,这些金条是…从美联储将旧的储备金条融化并造成新的。重铸有助于获取不同时期、不同冶炼者铸造的金条纯度的细节图片。

它们是德国央行最新的金条之一。

 

儘管BuBa指出熔化此金条是为了分析之用,但实际上一部分是为了让它们整个堆疊的金条符合995纯度。

 

 

第一原因是,因为不需要熔化整个金条即可进行分析测试。第二原因是,2017年11月11日,英国《金融时报》发表了一篇有关BuBa如何归还黄金的文章。该文章指出:从纽约被转移的4,400多个金条被带到瑞士,两个冶炼厂将这些金条重新模製成符合伦敦合格交割标准的金条,以便于后续处理。这就好像“获取纯度分析细节图”,不去熔化其中一个金条;而为了“利于后续处理”,也不溶化其它4399条金条。精炼金条的原因之一就是:为了符合伦敦合格交割标准,并使德国的黄金储备具有完全的流动性。

 

结论

根据约翰·埃克斯特(John Exter)的说法,当债务金字塔过度增长并变得不稳定时,泡沫就会破裂。寻求安全感的投资者,将会沿着梯子而下,直到找到坚实的地板(基石)为止。该基础是黄金,不能拖欠或任意贬值。全球金融危机是由于债务过多(信贷暴涨)引起的。当雷曼兄弟倒倒闭时、纸牌屋崩溃时,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当局能想到的最快的解决方案就是增加债务。我们从“延长和假装”过渡到“延迟和祈祷”。中央银行的干预在一段时间内可能是有效的,直到底层本的问题报復性的浮出檯面。目前,世界上的债务比全球金融危机前还要多。国际金融研究估计现在全球债务和GDP的比例为320%。在读主流媒体文章时,它们说服某些读者认为就所有中央银行而言,它们愿意无极限“印製”货币并降低利息的利率 – 或推出各种遊戏 – 将我们推入深渊。不过,其中一些人并不是那么无知,他们正在积极为上述提到的货币债务权重问题,迫使纸币贬值时而做准备。我想分享西方中央银行还有另一项发展。自从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法国银行(其金库在古典黄金标准期间,曾是全球黄金市场活跃的一部分)不仅升级了其金属,还增强了其整个金库的基础设施。从法国银行: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储备管理机构对黄金重新产生了兴趣。法国银行(Banque de France)在提高黄金库存的同时,还采取了其他各种措施,以确保其符合LBMA标准(这些标准适用于全球交易)…容纳储备黄金的歷史金库的翻修工作即将完成:地板将能够支撑起重机具卡车,且在现有货架间置入了中间货架,以确保只堆放五根金条的高度,使搬运更加容易。其他存储设施将很快能使用:在坚固房间里的架子上储存裸金条,或在大型金库储存密封的栈板,以方便搬运处理和稽核。在今年年底,将建立一个新的IT系统,以提高我们响应市场运营需求和其他讬管服务的能力。

 

因此,在全球金融危机之后,西方中央银行不仅改变了他们谈论黄金的方式,也就是说,他们对于黄金为避风港的作用,也变得更加诚实 – 但作为一个当局,中央银行也成为净买家。

许多中央银行已重新分配黄金,仔细考虑了所有未来可能的风险和发展。

一些中央银行已将其黄金升级到符合当前的行规标准,以便能够在国际市场上无阻碍地的交易。一家中央银行BDF甚至增强了其整个金库的基础结构。而这仅是公开可获得的消息。

 

 

我们对东方的中央银行都太熟悉了,他们会公开购买黄金,刺激民众购买黄金,建立新的黄金交易,并抵制美金。在西方由于政治原因,这些话题更加敏感。结果,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西方中央银行逐渐开始转向黄金,以免对市场造成任何衝击。在2015年,我将此称为“朝向黄金的缓慢发展”,而且这种趋势仍然继续中。

 

讨论每一个国际货币发展可能性,并赋予每种货币百分比的机率,这超出了本文的范围。不过,我认为很明显的,许多中央银行正在准备在未来全球金融中,让黄金发挥解决和关键性的作用。那为什么还要购买,重新分配和升级黄金,接下来增强交易设施,增加透明度,然后宣传黄金的金融特性?记住伯里克利在公元前500年左右所说的话,“关键不是预测未来,而是为未来做准备。”目前,埃克斯特的金字塔成长过大且不稳定。金字塔倒下的那一刻,“黄金将发挥作用”。歷史告诉我们,黄金在各种天气条件下都能保护其持有者,中央银行也知道这一点。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几乎每个中央银行都拥有黄金?因为黄金是实物的。一成不变,无法分割。独立且无交易对手风险。它是终极保值,因为它随时间流逝,仍保留其购买力,并且可作为全球通用货币。

 

原文:

https://www.voimagold.com/insight/german-central-bank-gold-is-the-bedrock-of-stability-for-the-international-monetary-system?fbclid=IwAR0Ts6DIHUNQPhHw2zXHHbg3C8S3ys1YL7F7NrQL2Mu3zOHusi44kzaJzX8

 

翻译:Mia Tu

 

团队目前有推展许多的活动,如:建设全球光网格、真相揭露/外星/灵性讲座、实体聚会、管理多种媒体及讯息传递平台及人员培训—等。各类工作及活动仍需金钱来协助推动。

如果您支持事件也希望地球重获自由,请和我们一起努力,或是支持我们:

捐款连结:http://golden-ages-donate.org

 

本文出处网址: https://www.igag.ga/2020/01/22/big-brother-merges-with-big-pharma/

转载内容请保持内容完整并附上本文出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