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洛森·拉法叶·亨特的石油王朝和亨特家族的白银传奇

 

时间回到1980年代,有些美国民众可能还依稀记得德州曾经出过一门尝试购买一些白银的石油望族。哈洛森·拉法叶·亨特(他可能曾经一度是美国首富)的发迹故事和亨特家族的事蹟堪称是美国南方的地方传奇。在我们深入了解亨特兄弟们在美国白银市场留下的传奇事蹟之前,不妨先来认识一下哈洛森·拉法叶·亨特的生平背景吧。

 

哈洛森·拉法叶·亨特出生于伊利诺州。南北内战后(对南方人来说,这场战争叫做北方入侵战争),他的父亲为了躲避战后重建期的动盪便搬迁到伊利诺州定居。一家人在伊利诺州过着如鱼得水的生活,不过哈洛森在16岁的时候就决定离家前往西部。他当过洗碗工、骡伕、伐木工、农场工人。他试过当半职业的棒球选手,也当过浇注水泥地建筑工。不过他最习惯的行业是扑克牌赌博。老父亲在哈洛森22岁的时候过世。他回到老家继承遗产,随即到东南方的阿肯色州种棉花,碰碰运气。他在莱克村的日子从一开始下田耕种、到后来涉入土地投机生意和更多的赌局。他当时遇见他的第一任妻子-琳达班克。

 

哈洛森成家之后,埃尔多拉多附近的斯马科弗油田出产石油的新闻传到了莱克村。哈洛森立马把握这一波的石油钻探热潮。他一下火车便四处张望。他跟他的同伙说:我只需要一副扑克牌和几枚筹码。哈洛森靠着赌牌挣钱,接着开始钻探石油。他的第一口油井取得了成功。他后来举家搬迁到埃尔多拉多并且开始经营他的”穷小子”钻探公司。他的赌徒性格让他从不畏惧一口气押上所有的赌注。1925年,埃尔多拉多的钻探热潮开始消退。哈洛森变卖公司的全部资产并且到佛罗里达州蹭一波房地产热潮。他在佛州跟自己的第二任妻子-法兰妮雅·泰结婚(他这时候还没跟第一任妻子离婚)。

 

法兰妮雅结婚的时候,她以为自己嫁的人名叫”福兰克林·亨特”。夫妻俩前往纽澳良度蜜月顺便在当地体验狂欢节。两人随即在路易斯安那州的什里夫波特定居。哈洛森开始过着来回两地,同时抚养两个家庭的生活。他在埃尔多拉多开了一间石油公司办公室,然后在什里夫波特地华盛顿-尤利旅馆办公。当时每天都有超过100名石油业界人士在华盛顿-尤利旅馆交换油田开采契约、订定钻探合约和閒聊八卦。后来哈洛森、Jick Justiss、 Charlie Hardin和Old Man Bailey利用南阿肯色州和北路易斯安那州的油田闯出一番事业。1930年,哈洛森把二房举家搬迁到达拉斯,然后大房留在埃尔多拉多。(当时大房和二房的人数都在增加)。后来,一名来自埃尔多拉多的朋友捎来的内幕消息将哈洛森的财运推上了巅峰:德州东部有一口小型的试探井。德州东部油田-这个美国本土有史以来最大的油田让哈洛森成为当时首屈一指的独立石油生产商。

 

儘管美国在1930年代陷入经济大萧条,德州却完全没有受到不景气的影响。德州石油热是美国歷史上最鼎盛的石油热潮。当时油价每桶是1美元以上。德州油田开始出产石油之后,供过于求导致油价跌到0.15美元。哈洛森进军德州东部油田的时候,他手头上没有足够的现金。他透过一位开男性服饰店的单身男性友人出售自己名下20%的股权并且筹到3万美元。哈洛森接着准备不花自己一毛钱拿下美国歷史上数一数二的油田买卖合约。他用自己购买的油田支付购买油田的款项。他试图跟什里夫波特的各家银行贷款然后拿下德州东部油田的租赁权,但是这些银行不愿意让他用仍储存在地底下的原油当作抵押品。他后来到达拉斯的第一国家银行并且取得钻探以及生产石油所需的贷款。这一笔贷款也为国家第一银行取得了一位往来长达半世纪的石油业客户。亨特往后在德州东部的生意遭到Dad Joiner 和其他人的顽强反抗。他也和这些人打了好几年的官司。虽然原告们宣称哈洛森骗取他们的油田开采权,但是一切尘埃落定之后,哈洛森已经晋身为德州东部的石油大王。他的大房搬到德州的泰勒市,几年后又搬到达拉斯。

 

过了一阵子之后,哈洛森的恶名传到了法兰妮雅的耳里。她到那时候才发现原来”弗兰克林”其实就是哈洛森。两人的婚姻宣告结束。哈洛森为二房的子女们设立资产信讬而且也同意给赡养费给法兰妮雅。除了家庭生活,哈洛森也继续打造他的石油帝国。他曾经转投资过食品和化妆品业,但是结果都是惨澹收场。笔者记得自己曾经在1960年代的路易斯安那州博览会上见过哈洛森本人。他当时在展会上扯开嗓门叫卖自家的食品。1955年,大房-琳达过世。哈洛森过没多久又娶了第三房-茹丝·雷。他跟三房的茹丝在大房生前就已经有了四名子女。(他跟这3名女士一共有15名子女)。虽然茹丝努力想要营造一家亲的氛围,但是三个不同家庭之间总是有难以跨越的嫌隙。我们要讲的白银传奇故事要从大房的三名男士说起:班克、赫伯特和拉玛。另外还有一位来自三房的远房亲戚:蓝迪克瑞林。

 

哈洛森的大儿子名叫海西。他在25岁前跟父亲大吵一架之后便凭藉一己之力在石油业积累了一笔可观的财富。他在一次离奇又的严重扭伤意外之后精神状况就开始失调。他最后接受脑白质切除术。这导致他早年失能。讽刺的是,海西名下的石油生意在他失能之后继续成长茁壮成一颗结实累累却又轮不到海西本人享受的的摇钱树。

 

哈洛森家族的次男名叫班克。他是哈洛斯石油王国的第一继承人。班克、赫伯特和拉玛共同持有和经营潘洛德钻探公司。大房的6名子女共同持有帕拉希德石油公司。哈洛森本人持有亨特石油(后来分给他14位存活的子女)。班克初出茅庐的时候在巴基斯坦连续钻凿了好几个枯井,因而损失了1千100万美元。他接着和各家石油大厂打对台并且到利比亚竞标油田的开采权。他标得2号地段和65号地段的开采权。但是钻凿枯井造成的财务缺口迫使他把65号地段一半的股权卖改英国石油公司。1961年,65号地段开采出迄今非洲最大的油田。班克手中一半的股权价值70亿美元。他也在35岁成为当时的世界首富。他当时手头上也缺现金,因而他不得不向老爸借款500万美元,好让公司可以撑到利比亚的石油产能上线。就在班克出门打天下的时候,赫伯特在国内经营亨特石油并且默默地增加公司的石油储备。赫伯特在1960年代也投资达拉斯以北的房地产事业。拉玛则在筹组美国美式足球联盟和他的堪萨斯城酋长队。

 

班克在1970年代仍是个出手霸气的商业钜子。他的事业版图横跨石油、不动产(他在全世界一共有500万英亩的土地)、牛隻、製糖和披萨屋。利比亚的油田在1960年代晚期到1970年代初每年可为他赚进3千万美元(即便当时的油价一桶只有3美元)。1970年,当时的白银价格是每盎司1.50美元。班克决定进场投资白银。当时美国的法律禁止民众持有黄金,所有白银自然就成了退而求其次的选项。当时通货膨胀开始恶化。越战导致民众怀疑美国政府;街头出现暴动。中东成了地缘政治的火药库。利比亚(以及国内丰饶的油田)当年则面临政权兴替。班克相信世局将会变得更不安,于是他决定为自己的资产寻求避险管道。不过遗传自老爸一不做,二不休的赌徒性格让原本的避险投资过不了多久就了大手笔的囤积买进。1970-1973年之间,班克和赫伯特买进了将近20万盎司的白银。两兄弟也见证了白银价格从每盎司1.50美元上涨到每盎司3.00美元

 

译注:1970年的1.50美元大约是2019年的7美元。

https://www.dollartimes.com/inflation/inflation.php?amount=1&year=1970

 

1973年,利比亚的格达费上校把英国石油公司驱逐出境并且将班克的油井收归国有。其他大型石油公司很快就向格达费屈服。首先跟石油巨头们划清界线的是西方石油的阿莫德·哈默。此人在格达费要求51%的特许费之后屈膝投降。阿莫德首开先例之后,其他的大型石油公司也陆续跟着妥协。

大型石油公司的特许费让中东国家体验到前所未有的石油红利。这也导致这些国家有胆量成立石油输出国家组织并且在1973年实施石油禁运。

 

由于美国国务院没有尽力帮忙班克挽救他的利比亚油田,后者感到一肚子怨气。他雇佣约翰·康纳利帮忙和利比亚政府协商,但是结果却一无所获。班克怪罪石油大老们把他当成替罪羔羊然后让他独自在利比亚自生自灭。这些石油大老们的领袖是亨特家族的头号大敌-洛克斐勒家族。班克认为华盛顿-纽约的建制派正在被洛克斐勒家族带向通往社会主义的道路。

 

由于通货膨胀逐渐侵蚀班克在利比亚赚到的利润而且两块油田也确定易主,他和赫伯特开始大手笔买进白银。他们在1973年年初开始买进。到了1974年年初,两兄弟已经累积了5500万盎司的白银合约亦或当时8%的世界白银供给。两兄弟接着筹画把5500万盎司的白银搬运到别的地方,因为班克担心政府没收他的白银。如果他把所有的白银放进德州,就得付5%的特许权税给德州政府。两兄弟后来决定把白银搬运到瑞士保管。

 

场景拉到德州的K圈农场。蓝迪和提立蒙·克瑞林兄弟为了寻找枪法最好的神枪手而举办了牛仔之间的射击比赛。12名在比赛中胜出的神枪手们受雇进行一趟有史以来规模最庞大的私人白银武装护送任务。K圈牛仔们搭乘3架波音707特别包机到芝加哥和纽约。众人接着趁夜跟装甲卡车车队会合。4000万盎司的白银装上飞机之后随即飞往苏黎世,然后交给另一队武装卡车车队护送。牛仔们将白银装上卡车。这些白银接着分散到瑞士境内的六座保管场所储放。这一趟的武装护送任务花了班克和赫伯特20万美元。4000万盎司的瑞士白银和剩下1500万仍放在美国的白银每年的保管费用是300万美元。

 

时间来到1974年春天,白银价格上涨到每盎司6美元。市场传言亨特兄弟打算要垄断白银市场。当时白银的年产量是2亿4500万盎司,年需求为4亿5000万盎司。亨特兄弟已经拿走了5500万盎司。大家都在问:到底民间有多少白银? 据估计,民间保有的7亿盎司白银当中只有2亿盎司可以用来支应期货合约的实物交割。同年春天,班克头一回出现在纽约商品交易所并且宣佈:”几乎任何东西都比纸钞还有价值,而且就算是笨蛋也会用印钞机。” 白银价格在班克的演说之后掉回每盎司3-4美元之间,不过班克和赫伯特暂且收手并且专心打理其他的生意。1970年,赫伯特靠着达拉斯以北的不动产事业赚得钵满盆满。班克的赛马生意也有丰厚的收穫。潘洛德钻探公司的事业版图扩张到全世界,而且很快就开始兴建海上钻油平台。亨特石油旗下的控股公司的股价也随着世界油价水涨船高。1974年,哈洛森辞世。享寿85岁。

 

1975年3月,班克亨特搭机飞到德黑兰和沙王的兄弟商讨购买白银。班克和赫伯特仍然保有他们的5500万盎司白银。当时的白银价格遊走在每盎司4美元左右。虽然两兄弟手头上的现金不够充足,他们相信如果他们可以找人合伙继续购买白银,白银的价格将会一飞衝天。他和伊朗的财政部长会面并且建议巴勒维家族投资买入几百万盎司的白银。当时的伊朗财政部长并不认识班克,于是他便问班克去年一共赚了多少钱。班克犹豫了(他总认为计算自己的财富是一件触霉头的事情)。他也认为一个知道自身有多少资产的人肯定没有相衬的财力。为了节省个人的税务开支,班克总是会尽可能地短报自己的收入。于是他向部长表示:”大概赚了5000万美元。班克的犹疑打消了部长想要合作的念头。这场交易终究没有谈成。

 

伊朗财政部长的闭门羹并没有让班克感到气馁。他随即安排在四月中旬跟阿拉伯的费萨尔国王见面。后者在三月下旬遭到自己的侄子暗杀。

 

1976年秋天,班克和赫伯特利用他们名下的上市公司-大西方联合运送2000万盎司的白银。大西方联合是哈洛森食品事业的分支企业,主要业务是砂糖和砂糖期货。两兄弟很快就制定了一套物资转换方案:大西方联合拿2000万盎司的白银到菲律宾换取砂糖和炼糖厂,菲律宾再拿白银跟沙乌地阿拉伯换石油。班克搭机前往菲律宾和马可仕总统谈妥方案,但是却因为国际货币基金在最后一刻阻挠而作罢。国际货币基金不认为白银是菲律宾政府的资产而且当局考虑要拒绝菲律宾的其他贷款。交换方案失败之后,亨特兄弟在隔年出售2000万盎司的白银。班克又一次感觉自己的生意被美国东岸的建制派从中阻挠。

 

1977年春天,亨特兄弟企图透过大西方联合拿下美国境内最大的银矿-日光矿场。他们藉由日后买下剩余储矿的方案成功拿下矿场28%的股份。

 

两兄弟接着进入原物料市场并且投资黄豆。这一次他们也缺少现金,于是他们用自己的白银当作贷款的抵押品。他们按照既往的作风大手笔买进黄豆。单一投资人的法定黄豆购买上限是300万蒲式耳。兄弟俩拉着家人们一起合伙并且一共购买了2200万蒲式耳的黄豆。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高声反对并且把亨特兄弟告上法院。两兄弟宣称:其他的名门豪族也是用同样的手段规避300万蒲式耳的法定上限。只不过亨特家族是保守派而不是美国东岸的自由派就遭到了不公平的对待。等到官司的尘埃落定之后,两兄弟仍靠着黄豆期货赚进4000万美元的利润。他们靠着出手迅速以及遊走在原物料交易规则边缘的巧妙手段在期货市场上树立起名声。

 

1970年代晚期,亨特家族大房的财产据估计大约落在60-80亿美元之间。1978年,班克透过约翰·康纳牵线在华盛顿的五月花饭店结识一位沙乌地阿拉伯的酋长。一年之后,国际金属投资公司在百慕达注册。公司持有人为班克、贺伯特和两名沙乌地阿拉伯的酋长。当时有人怀疑两位酋长其实是沙乌地阿拉伯皇室成员的业务代理人。

 

1979年年初,白银价格稳定上涨到每盎司8美元。日光矿场的收购交易宣告泡汤。由于银价上扬,矿场的其他股东要求亨特兄弟拿出更多钱才能买下剩余的储矿。两兄弟的折衷方案无法打动其他股东,于是他们将自己手上的股份卖给一间资产管理信讬。

 

1979年夏天,亨特兄弟和他们的沙特合伙人开始透过国际金属投资集团买进白银。他们在纽约商品交易所和芝加哥期货交易所签下超过4300万盎司的白银购买合约并且在同年秋天完成实物交割和运送。1979年秋天,白银价格在短短两个月内就翻倍上涨到每盎司16美元。其他财力雄厚的财团们开始买进白银。这时候纽约商品交易所和芝加哥期货交易所开始紧张了。1979年年底,这两家交易所的库房只有1200万盎司的白银。这些白银在同年10月就已经被兑换到分文不剩。许多投资人包括国际金属投资集团都要求合约进行实物交割!亨特兄弟还透过白银交换方案把另外900万盎司的白银运送到欧洲(这次就没用上牛仔和武装车队)。随着世界局势变得动盪不安,亨特兄弟担心美国政府会仿效前朝的罗斯福总统立法没收他们的白银。

 

1979年年底,芝加哥期货交易所改变期货交易规则。投资人往后再也不能持有超过300万盎司的白银期货合约,而且期货合约的保证金额也往上调。所有持有超过300万盎司白银合约的投资人必须在1980年的2月平仓。班克指控纽约商品交易所和芝加哥期货交易所的董事会成员们本身都有在投资白银市场。调查人员后来发现这两家交易所的董事会成员当中有许多人都持有大量白银空单。班克知道现在市场上缺白银,不然这群人也不会大动手脚地要修改规则。于是他开始加码买进。白银价格在1979的最后一天是每盎司35.05美元。班克和赫伯特的白银持有数量在瑞士是4000万盎司,而他们透过国际金属投资集团共同持有的白银数量是9000万盎司。除了这1亿3000万盎司,国际金属投资集团跟纽约商品交易所之间还有一张明年3月要实物交割的9000万盎司白银合约。就连三弟拉玛都在1979年年底买进价值3亿美元的白银期货。

 

1980年1月7日,纽约商品交易所修改期货交易规则:每一位投资人只能持有1000万盎司的白银合约。所有超过1000万盎司的白银合约都必须在2月18日平仓。芝加哥期货交易所也立马跟进修改。1月17日,白银价格上涨到每盎司50美元。班克继续买进。亨特家族当时持有的白银价值45亿美元。三兄弟的投资报酬高达35亿美元。1月21日,纽约商品交易所宣布暂停交易白银。交易所只接受投资人平仓出场。白银价格下跌到每盎司39美元而且在1月底前都在这个价位之间摆盪。

 

碎银、旧银币和银器开始进入白银市场,总量大约有2200万盎司。亨特集团在2月初从芝加哥又运走了2600万盎司的白银。帕拉希德公司的北海石油的产能也在同一个月上线。北海石油光是一年就能产生2亿美元的营收。市场传言亨特家族即将收购德士哥石油。班克也在跟其他的中东领导人们商讨成立另一组白银收购集团。

 

3月14日,白银价格下跌到每盎司21美元。沃克已经宣布升息,美元走强(这也让打算借钱买白银的投机人士得付出更高的成本)。国际金属投资集团仍持有6000万盎司的期货合约。亨特兄弟每一天补缴的保证金高达1亿美元!班克仍相信只要他继续买进,白银价格总有一天会上涨。他跑遍欧洲,找人一起买进白银。可是随着银价持续下滑,班克越来越难借到钱维持银价水平。时间来到1980年3月25日,亨特兄弟耗尽了手中的现金。班克打电话给赫伯特然后简单说了一句:”放手吧。”赫伯特随即在隔天早上打电话给他的期货经纪人并且告诉后者两兄弟缴不出当天应缴的1亿3500万美元的保证金。

 

亨特兄弟的经纪人随即在当天出手价值1亿美元的白银。两兄弟在期货帐户上的净资产只剩下9000万美元。外界都认为两兄弟隔天就会把这些钱输个精光。芝加哥期货交易所的董事长、美联储主席和美国财政部长开始24小时紧盯银价。

 

3月27日(白银星期四),白银的开盘价是15.80美元,收盘价是10.80美元。市场谣传亨特兄弟卖股票填补买白银的亏空。美国股市当天暴跌,而且跌幅差不多跟白银价格一样惨。隔天白银的开盘价回升到每盎司12美元。亨特兄弟的银条进货价大约是每盎司10美元,但他们的期货合约是在每盎司大约每盎司35美元入场。亨特兄弟最后一共积欠了15亿美元的债款。

 

美联储主席-沃克担心这一波白银大战会引发金融灾难,于是他批准了亨特兄弟的纾困方案。银行团同意借贷11亿美元给亨特兄弟。亨特家族必须提供80亿美元的担保品给银行。当银价崩盘之后,两兄弟的大姊-玛格丽特严肃地质问班克到底在盘算什幺事情。班克怯生生地回答:”我只不过是想挣一点钱啊。”

 

这场白银大战的烟硝散去之后,人们发现这场金融大戏不光是亨特兄弟单方面哄抬价格的独角戏。期货空方和美国东岸的建制派也投入了跟亨特兄弟档差不多档位的资金。白银的价格在1980年代中期又猛跌到每盎司17美元。雷根过没多久便上台就任美国总统。新人新气象转移了全国民众的瞩目焦点。

 

1988年,班克宣告个人破产。他在隔年终止破产宣告。他名下的净资产:500-1000万美元。欠美国国税局的负债:9000万美元,分15年清偿。他用父亲-哈洛森的名义设置的资产信讬价值约2亿美元。2003年,班克总算还清了他对美国国税局的债款。

 

请读者们不要相信现行的非法法币体制,因为真金白银才是财富的避风港和真正的投资标的。您的现有资产至少要有10%是自己管理的白银银块。千万不要花保证金买白银期货。期货市场的空头大鳄们随时都在观望并且等着把高调看多买进的蠢蛋们生吞活剥。唯一胜出的方法就是全额付清并且持有白银,因为实体白银的市场才是世界顶层富豪们都没十足把握的金融赛局。

 

原文:

https://www.gold-eagle.com/article/money-then-and-now

 

翻译:Patrick Shih

 

团队目前有推展许多的活动,如:建设全球光网格、真相揭露/外星/灵性讲座、实体聚会、管理多种媒体及讯息传递平台及人员培训—等。各类工作及活动仍需金钱来协助推动。

如果您支持事件也希望地球重获自由,请和我们一起努力,或是支持我们:

捐款连结:http://golden-ages-donate.org

 

本文出处网址: https://www.igag.ga/2019/11/13/h-l-hunts-boys-and-the-circle-k-cowboys/

转载内容请保持内容完整并附上本文出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