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2025年一切都会改变吗?还是什么都不会改变?

作者: 查理斯·休·史密斯 (OfTwoMinds博客)

 

任何像骨牌一样不断扩大的危机,都会在一个缺乏清晰连贯反应的现状中发酵。

 

 

长期关注我的读者知道,我经常提到《第四次转折》,这本书为美国歷史上长达80年的生存危机週期提供了论据。

 

第一次危机是独立战争结束后的宪法进程(1781年),关于各州能否就联邦结构达成一致; 第二次危机是内战(1861年),第三次危机是全球战争——第二次世界大战(1941年)。

 

根据这一主张,我们正在迅速接近一场生存危机,而这场危机也许会从根本上颠覆现状。

 

儘管歷史上存在大量週期的证据,但根据过往的週期来预测未来的重大转变,显然只是猜测,而不是必然的。

 

那么,在2020至2025年,一切都会发生变化吗,还仅仅是现状再延长五年? 首先,我们需要定义什么是“根本的转变”。在我看来,如果当前的收入分配、权力和资本的所有权保持不变,那就不算是重要的转变。

 

政治舞台上或许一直在上演着各种戏码,但如果收入、权力和财富分配不均的现状没有改变,那这些戏码只不过是另一种分散民众注意力/娱乐的方式。

 

另一种根本性的变化是日常生活结构的瓦解:食物、水、能源、医疗、收入和基本保障人身安全的分配、成本和供应。

 

衡量一个社会对收入、财富和权力彻底重组的脆弱性,一种方法是检验其储备缓衝转变的能力——核心系统的弹性和储备程度。

 

我经常引用“储备缓衝能力”一词,因为对于那些不熟悉每个系统工作原理的人来说,这种为缓衝而做的储备在很大程度上是看不见的:这些储备被用来处理危机,系统备用对员工和管理人员进行危机应对的培训,等等。

 

两个常用的例子包括:加油站的汽油供应和超市货架上和冷冻柜里的食品。每一种商品——食品和燃料——基本上都是“零库存”的,这意味着供给和分配系统是一个长而复杂的供应链,保持最少的库存缓衝,因为系统的优化是为了效率,而不是为了弹性。

 

供应链中任何环节的任何中断都会破坏整条供应链。

 

对于任何一个国家来说,它的最终的储备是货币,也就是“钱”。如果其货币的价值在全球范围内仍然得到认可,那么该国家即使处于危机中,仍然可以发行更多的货币来购买缓解危机所需的任何东西。

 

如果由于过度发行新货币而让人们丧失对其货币价值的信任,那么这种储备就会变得空虚。

 

 

社会和文化方面的储备缓衝能力更难评估。极度腐败的社会可能会发现,当滥用权力而导致的腐败成为普遍现象,而民众的耐心到达一个临界点时,出动员警和军队也无法再维持现状。

 

自然资源系统也有储备的需要,我们所处的工业文明把各种自然资源,燃料、水和肥沃的土壤——视为理所当然。以为环境暴力 (更多的化肥、更多的井、更多的水力压裂用以开采油气等等) 能保证这些必需品供应充足。

 

金融系统具有多重弹性或脆弱性。如果我们以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为例,美联储竟然凭空创造或担保了惊人的27兆美元来重建信任。(第一批债券总计16兆美元)

 

这种做法在十年前还是有效的,但拯救银行并不一定能改善这种靠借钱来推高资产价格的“动物本性”,也肯定无法提升生产效率,而生产效率才是繁荣的最终源泉。

 

它也不会为债台高筑的借款人创造更多的收入,而且由于全球利率处于零,或接近于零(甚至更低),降低现有债务利息的空间非常小。

 

这当然让人觉得,金融“补救措施”——降低现有债务的利率和再融资成本,似乎已经走到了尽头,并进入了致命的回报率递减阶段:每增加一美元债务,对经济的实际增长贡献越来越小。

 

我还提到了僵化的制度和上升楔型式的崩溃模型,在这种模型中,成本和复杂性逐渐增加,但更高的成本和复杂性所带来的产量却停滞不前。

 

 

关于金融、政治和体制脆弱性如何结合在一起的一个例子是退休金,这些退休金的许多是基于对利润、资本利得和税收无休止增长这种不切实际的财务预测。

 

我们正处于现代史上最长的扩张之中,然而与前几次的扩张相比感觉并不十分强劲,对比的年代包括1950-1970年初 (黄金三十年,1945 –1975神奇的“光荣30年”),或1980年代的经济金融化/廉价石油繁荣,或1990年代的网络热潮。

 

歷史告诉我们,过去储备充足、核心系统也具有弹性时期发生的那些危机,本可以得到相对轻鬆的解决,但最终引发了整个帝国骨牌式的崩溃。

 

这些阶段的转变往往是在经济萧条、乾旱或流行病爆发时期之后发生的 (这三种情况往往同时发生,因为人们吃得越少,免疫系统就越脆弱,容易受到流行病的影响),而这些问题会侵蚀经济和核心制度。

 

所有这些一起来看,我们这次似乎面临着一种截然不同的危机,在这种危机中,经济和社会的核心体系在看似稳定的表像背后已经变得越来越脆弱,因此更容易受到破坏。

 

1781年的危机本质上是一场平衡州和联邦权力的斗争,这平衡已经包含了对奴隶制的分歧。

 

到了1860年,在没有真正解决奴隶州和自由州之间巨大分歧的情况下所达成的政治协商破裂了,后来这个问题透过战争解决。

 

 

1941年,选择相对中立并坚持不加入战争的美国被迫在其摇摇欲坠的中立主义和与纳粹、日本帝国的决战之间做出抉择。

 

2020-2025年会发生什么变化? 如果收入、财富和权力之间日益加剧的不均衡还可以得到治标不治本的“政策修復”,并且食物、水和能源也能保持低价且供应充足,那或许什么都不会发生。

 

但人们感觉,社会、政府管理和经济的韧性似乎已经被削弱到这种程度:任何一张骨牌的倒下,都可能击倒许多其他的骨牌,从而导致危机的爆发——不是战争或政治斗争这种特定的危机,而是整个社会现状的崩溃:债务的崩溃,过于冗杂和无法维持运营的机构的崩溃,法定货币的购买力急剧下降,对政治失去信心,对技术专家失去信心以及对大众媒体失去信任,甚至生活必需品的短缺将导致商品价格飞涨。

 

歷史证明,这些系统都是相互关联和相互依赖的(即:紧密关联的系统),因此,单一系统的崩溃会引发与之相关的所有系统的危机。

 

这样一场牵一髮而动全身的广泛危机的可能性甚至不存在政府、媒体、学术界、企业等的关注范围内。有迹象表明,五角大楼已经认识到全球系统的脆弱性并制定了应急预案。但在目前阶段,任何骨牌式不断扩大的危机,都将在缺乏清楚连贯反应的现状下展开。

 

原文:

https://www.zerohedge.com/news/2019-09-04/will-everything-change-2020-2025-or-will-nothing-change

 

翻译:Claire

 

团队目前有推展许多的活动,如:建设全球光网格、真相揭露/外星/灵性讲座、实体聚会、管理多种媒体及讯息传递平台及人员培训—等。各类工作及活动仍需金钱来协助推动。

如果您支持事件也希望地球重获自由,请和我们一起努力,或是支持我们:

捐款连结:http://golden-ages-donate.org

 

本文出处网址:

https://www.igag.ga/2019/09/14/will-everything-change-in-2020-2025-or-will-nothing-change/

转载内容请保持内容完整并附上本文出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