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权主义是疾病–男性气概是解药

 

 

最近看起来,每个人和对于性别认知较为开放的老一辈都对男性的思想和世界有一些“深刻的”洞察力。在媒体中常以恐惧伴随着轻蔑谈论男性和男子气质,好像我们是危险基因异常的人,需要在特殊的显微镜底下研究,以保护观察者,免得被我们带有硫酸的费洛蒙影响。问题是,大部分的男性“专家”并不是男性,或者他们对男性行为的观察被深层的怨恨所污染。也就是说,他们不怎么客观。

 

我最近偶然发现大西洋月刊杂誌的一篇标题为“心理学有一个更健康的方法来建立更健康的男人”的文章。与令人尴尬的失败广告,吉列的“毒性阳刚”,同时发表,我想大西洋杂誌就像许多其他主流媒体一样,为即将到来的宣传推销,并试图联合左派势力来捍卫意识形态的犯罪伙伴。 YouTube甚至帮吉列把影片下面的”我不喜欢”投票数消除掉,恰好表明YouTube (谷歌公司拥有)不是一个企业,而是一个宣传机器,就这么简单。

 

正如我过去心理学的文章所指出,不只是全球主义者,还有政治左派有用的白痴也被利用,这些人经常表现出许多自恋的反社会人士的特征。我的观察是,自恋的反社会人士在被发现或被起诉时倾向于帮助其他自恋的反社会人士。他们并不像大家所想的彼此孤立。事实上他们确实“组织化”,只要互相有利,就互相帮助。如果一个吸血鬼被村民用干草叉追捕,他们知道所有吸血鬼最终都会被追捕。

 

大西洋杂誌对男性的分析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它只是回到所有典型女权主义者的误解和谬误,但更为狡猾巧妙,并且可能对缺乏教育的人看起来“理性”。

 

我要求读者研究这篇文章,因为它是人们所面临的高等宣传的例子: 伪科学和邪教的危险混合物。它表现得像是科学,同时又缺乏任何科学基础。它表现得很公平,同时又在意识形态上偏向极端。它扮演地像是想要“帮助”男人,同时看待男人像是我们正在遭受一种被称为“传统男子气概”的精神疾病。

 

事实上,女权主义与观察得到的现实是如此脱节,以至于所采用的每个摇摆不定的观点都与事实完全相反。通常这是设计 – 这些人对于科学上或道德上是否是正确论述并不感兴趣,他们只想以任何方式“赢得”论证。左派看门人Saul Alinsky的辩论和革命方法总是在当他们要推动意识形态的时候,消除一切道德和原则。目标是以最有效的方式诽谤你的对手,即使诽谤完全是诈欺;同时要是事实对你不利,便不惜一切代价避免事实。

 

也就是说,我也认为社会正义战士如此沉浸在邪教和狂热中,他们真的忽视了现实世界和具体证据。在许多情况下,他们甚至可能不明白他们所宣传的谎言实际上是在排斥大众,而不是教导。 现在这利益于我们; 他们的妄想是我们的收穫。妄想可能是很有影响力的,妄想可能会失去控制。如果不久的一天,关于男人和男性气概的谎言变得如此根深蒂固,以至于我们的社会被反男性的宗教所吸引,要怎么办?

 

好吧,在今日有些已经造成损害。那么,关于男性气概的谎言是什么? 何不从大西洋杂誌的暗示性标题和内容操纵开始…

 

男性一定要被建构或是被塑造?

 

社会正义崇拜者着迷于如何塑造社会。不只是大规模的塑造公众舆论,还想把每个人塑造成特定的意识形态标准 – 完美机器中的完美齿轮。他们想控制人们的思想,而且他们会做任何事来达到目的。问题是男人不是建造出来的,男人是被生出来的。并没有”传统男子气概”这种东西,只有生理性质上的男子气概。

 

男人和女人的大脑是不同的。这是生理性质上的事实。我们不仅在荷尔蒙效应方面不同,而且我们的大脑在神经方面上的功能也不同。社会正义集团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试图用垃圾科学作为事实来否认遗传现实。一个小小的提示给女权主义者:如果一个小组开始研究时已有一个先入为主的想法,那么他们的研究绝不是科学的。

 

男性特质是生理必然性的结果。这些产物结果在大多数男人心理上表现为保护,提供和留东西给后人的愿望。这些男性标准主要是天生的,它们是数百万年演变的结果,而不是女权主义者声称的“社会”的专制产物。男性特质一直是人类生存的必需品,这就是为什么它首先存在的原因。

 

只有在过去30年左右的时间里,生理上的男性特质突然被视为异常或者不自然。

 

男性驱动是社会建造

 

大多数男性与生俱来的生物驱动导致某些行为:例如,我们往往比女性更可能冒着生命威胁或改变生活的风险,这意味着我们可能会做一些相当愚蠢的事情,或者我们可能会做一些相当杰出的事改善我们的未来。许多男人在生活的各个方面都是恒常的赌徒; 女人则不是那么明显。她生命中最大的赌注通常是她选择与谁和她共度未来。

 

男性找寻他的歷史定位,并经常尝试再改良。他们想创造一些印记并说“我增添了一些在这世界,我让世界更好,记住我…”。女性更倾向于生物性传承,经由培养孩子和家庭(因此我们都听说过“生理时钟”。)

 

男人也渴望家庭,但首先得在继续我们的血统意义上。一个先入为主的成见是性已被描绘成一般定义男性的“罪行”之一,但从生物学角度来说,男性的目的是追求,坦率地说,这是必要的。

 

西方男性睾酮水平至少在过去30年内急剧下降。这个问题的根源有争议,但我会注意到像抗忧郁这样的治疗精神药物已经成为睾丸激素杀手。利他能 (Ritalin),在今日为数百万计专注力不足及过度活跃症 (ADHD) 儿童的处方籤药物,用来抑制可能被描述为正常男性的过动行为,在一些研究中也与降低睾酮和干扰青春期有关。最后,类鸦片剂药物也被确定为睾酮减少的罪魁祸首。 随着美国陷入类鸦片剂药物危机,你会觉得讶异男孩转变成男人会遇到这么多麻烦吗?

 

我会引用说是女权主义理想控制男性行为(通常是药物)作为问题的一部分。将此与社会妖魔化男性气质加以结合,你就会知道让文明崩溃的诀窍。结果很明显。

 

虽然女权主义宣传经常将女性视为我们现代所有性活动的新“追随者”和裁决者(角色转换的谎言),在不那么自信和较不具有攻击性的男性,结果正变得明显。在西方和日本等西方影响深远的国家,对男性气概的警告显然导致了极端的后果。人口不再补充,一些国家的人口甚至突然下降。

 

在左派意识形态产生激进的女权主义和经济社会主义的社会中,讽刺的后果是不可否认的。在社会主义中,人口老龄化需要更多的年轻人替代,以便从经济上支持那些退出劳动力市场的人,但人口减少在社会主义框架中造成了越来越大的空虚。作为回应,这些国家的左翼分子建议大规模移民来解决问题。 然而,这种移民大多来自东方文化,这些文化的信仰完全违背女权主义理想。

 

女权主义嘲笑男性气质导致他们进口了最初他们指责西方男性长久存在的“强奸文化”。笑也没关係,我知道这很荒谬。

没有了强力的男性气质,就只能在政治上的社会主义和集体主义者环境下存活。带走以消费为基础的经济,生产被抛弃,取消福利和权利津贴,剥夺极端的大政府过度保护状态,迫使人们自力更生,所有女权主义者的废话直接去垃圾桶。当系统不再是提供者时,人们总是期待男人和男性气魄来挽救。

 

男性气概不健康?

 

证据表明我们应该完全颠倒这种说法,并说男性气概是完全自然的,女权主义是不健康的。女权主义是一种疾病,男性气概是疗癒方法。

 

如上所述,与女权主义不同,男性气质不是社会建构成的或是一种意识形态,而是一种固有的生理性现实。女权主义者经常表达男性气质为“不健康”的行为,只是捏造或夸大,我是从西方的特定角度说的。

 

虽然男性在性方面更具侵略性,但西方社会并没有“强奸文化”。在西方世界,没有任何地方主张强奸是可以接受的。它毫无法律保护。#MeToo运动是另一项宣传活动,意在采取少数几个人的犯罪行为,并将它应用于所有的男人和男性气质。强奸文化的谎言是透过虚假和操纵统计来产生的。有大部分妇女是性虐待行为的加害人的报告也被忽视。显然,强奸不是男性气概的专属领域。

 

除了“所有男人都强奸”的谎言之外,男性的能量和侵略性被责备为丑陋和破坏性的。当然,每个人都知道男人是野蛮人。但经过漫长的一天强奸之后,我们怎么可能有精力去找人斗殴? 按照女权主义者的说法我们是如此,并且我们鼓励我们的儿子也这样做,这继续了传染世界的暴力循环。

 

事实上,男性的积极性被传导到许多有益于社会的健康事物中。竞争优势促使男性取得更多成就 – 取得成功。虽然在某些情况下这可能是一种自私的追求,但随着男性继续生产和建造,它仍然会利益他人。在身体暴力方面,男性在生理上得到进化,以保护和提供给他人。问题不是男性或男性气概,而是少数本身固有自恋和反社会倾向的男性和女性。

 

除非我漏掉了什么,否则世界仍然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地方,因为有少数的精神病患者。具有保护性质的男子总是被需要来抵御犯罪。女权主义实际上是在寻求降低使社会更安全和更平衡的正当男性特征。

 

男性气概是解药

 

整个西方世界变成非常不开心的地方。男性自杀率飙升,但我们不要忘记女权主义也如何伤害女性。虽然男性更有可能自杀成功,但女性更有可能尝试进行自杀。即使在唤醒妇女权利运动之后,女性的幸福感仍在继续下降。

 

我认为,实际上是女权主义和社会正义崇拜藉由推动他们脱离生理上的角色而导致两性的痛苦。 男人不再被认为是提供者和保护者,他们自然的能量被攻击,对社会具有破坏性。妇女不再以让人休养生息和照顾孩童的本能去滋养人们; 既然如此那她们放弃所有而去承担男人的角色。失去我们的生理必然性驱使我们陷入沮丧,自杀和文明的没落。

 

我能想到的唯一解决办法是让男人再次像男人一样; 在我们努力实现目标的过程中甚至组织男性并且互相支持。我们必须回到根源,作为生产者,提供者,建设者和保护者。我们必须确保我们以正确的理由去做。而不是靠政府给我们的理由而去做。

 

如果您想知道为什么许多政府如此积极地支持女权主义,并在某些情况下将此意识形态转为法律,请考虑以下:

 

男性气质可以是独立的,不守规矩和侵略性的。男性气质蓬勃发展的社会是一个难以统治控制的社会。 一个让男性气概成为禁忌的社会将更容易驾驭。社会主义政府特别支持女权主义,因为符合他们的利益 – 让人们保持温顺和依赖,以便统治者精英永远保持他们的权力地位。

 

如果真的再次庆祝男性气质会发生什么呢? 如果像女权主义者一样组织男性团体并促进男性气概的復兴,作为平衡社会的自然组成部分? 这可能不仅可以帮助男性,也可以帮助那些几十年来被女权主义运动错误灌输的女性。如果受害者政治活动最终被完全抛弃,就像一个不好笑的笑话或者已经过了流行的爆红话题? 对于女权主义者来说,这会是一场彻头彻尾的噩梦,并且可能最终扭转女权主义意识形态所造成的损害。

 

原文: 

http://alt-market.com/articles/3639-feminism-is-a-disease-and-masculinty-is-the-cure

 

翻译:烧儿豆

 

 

团队目前有推展许多的活动,如:建设全球光网格、真相揭露/外星/灵性讲座、实体聚会、管理多种媒体及讯息传递平台及人员培训—等。各类工作及活动仍需金钱来协助推动。

如果您支持事件也希望地球重获自由,请和我们一起努力,或是支持我们:

捐款连结:http://golden-ages-donate.org

 

本文出处网址: https://www.igag.ga/2019/09/04/feminism-is-a-disease-and-masculinity-is-the-cure/

转载内容请保持内容完整并附上本文出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