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想的力量转变了三藩市最棘手的学校之一

一项开创性的专案已经减轻了维西塔辛谷中学(Visitacion Valley)的学生压力,提高了他们的成绩,还积累了其他学校可以借鉴的经验

Anna Leach

 @avleachy

 

2015年11月25日星期三 2点51分,最后一次修改于2015年11月26日星期四3点50分

 

 

“安静时间”冥想实施的第一年,维西塔辛谷中学(Visitacion Valley)的学生停学减少了45%。

曾有一段时间,三藩市的维西塔辛谷中学(Visitacion Valley)可以被拍成一部美国犯罪剧情片。孩子们被毒品和帮派暴力包围,压力很大,而且情绪激动。有一天,孩子们进来发现有三具尸体被扔在校园里。“2006年我们的社区发生了38起凶杀案。” 该校体育系主任巴里•奥德里斯科尔(Barry O’driscoll)表示。他说学生们的生活受到社区暴力的影响,每天都会发生几起斗殴。

2007年一个名为“安静时间”的冥想专案被引入,以应对其中的一些挑战。“当我第一次听说它的时候,我认为它可能不会起作用,”奥德里斯科尔说。“每隔几年我们就会被要求尝试一个新东西,所以我对它没有太大的信心。”但在4月份,也就是冥想开始的一个月后,老师们注意到了学生行为的变化。奥德利说:“学生们看起来很开心,他们学习更努力,更专注,更容易教,而且打架的次数也大幅下降。”

维西塔辛谷中学有500名年龄在11-13岁之间的学生,在“安静时间”实施的第一年里,休学的学生人数减少了45%。到2009年10月,入学率超过98%(位居该市入学率最高的几所中学之一),而且现在20%的毕业生被高度学术性的洛厄尔高中(Lowell)录取——在这之前,甚至一个学生被录取到这所高中都实属罕见。也许更值得注意的是,去年加州教育部门对加州健康儿童的调查发现,维西塔辛谷中学的学生是整个三藩市最快乐的。

在这段时间里发生了很多变化,包括三位校长的职位更替,但是奥德里斯科尔把转变归结为一个不变的因素: 冥想课程的镇静作用。“这给我们的学校带来了很大的稳定,帮助教职员工和孩子们顺利度过生活中的压力。”

这一令人印象深刻的结果已促使该市更多的学校引入该专案。但“安静时间”花费了数年发展。它起源于上世纪90年代,当时矽谷的两位投资者杰夫•赖斯 (Jeff Rice) 和洛朗•瓦洛塞克 (Laurent Valosek) 受到科隆比纳高中 (Columbine high school) 惨案的啟发,开发了一个在公立学校教导冥想的专案。“枪击事件后,通常的罪魁祸首都受到了指责:枪支、暴力电影和电子遊戏。”赖斯说:“但没有人触及真正的问题——压力。”

因此,私人资助的非营利性健康和教育成就中心(CWAE)成立了。当他们开始的时候,每个人都说让12岁的孩子坐一分钟都是不可能的,但是透过超验冥想(TM),他们证明了批评者是错的。

该专案面向所有年龄层,学生每天静坐冥想两次,每次15分钟。在有资质的冥想老师摇铃后,学生开始上课。然后学生们在脑海中反復念一段个人咒语(一个来自古印度语梵语的单词),直到他们感到深度放鬆。有时在全校集会时,整个学校的人聚在一起冥想。

在学生学习冥想之前,“安静时间”专案要求所有教职员接受冥想培训。一开始,奥德里斯科尔对冥想持怀疑态度,但试过之后,他能更好地集中精力,压力也更小了。

这位老师也看到他的学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八年级学生史黛西*,自三年前入学以来一直在冥想。奥德里斯科尔说:“她过去常常在家里惹麻烦,和家人吵架,自从”安静时间”专案开始,她放鬆下来开始与人相处。”史黛西的学习成绩也提高了,名列全班前5%。

但实施该计划并非没有挑战。为了把这件事做好,维西塔辛谷中学把上学时间延长了30分钟。其他学校则从午餐和辅导课中扣除了几分钟。

至于让孩子们开始冥想,奥德里斯科尔说,最大的障碍是让他们对闭上眼睛感到舒服。他说:“他们以为同学们会取笑他们,盯着他们看,甚至可能打他们”。一旦学生们克服了这一点,他们就会开始尝试冥想。

奥德里斯科尔还表示,领导层的支持对于该专案的开展至关重要,因为需要时间和资源。从小处着手也很重要。“不要只是把它扔给2000所学校,”他说:“从一个班级或一个年级开始,让它从那里扩展。”

英国已经开始冥想实验:400所中学开设了像Dot B正念冥想这样的课程,该课程往往每週在个人、社会、健康教育(PSHE)课堂上进行一次。一个由所有党派组成的议会团体还建议英国教育部指定三所学校率先开展正念冥想教程,并设立了一个100万英镑的基金,让更多的学校在实践中获得支持。

超验冥想因其价格标籤而饱受外部批评; 维西塔辛谷中学的这个专案每年花费28万美元(185128英镑),主要通过私人捐赠给CWAE来支付。该基金资助了四个半全职的“安静时间” 工作人员在现场授课和帮助学生。赖斯说:他们使用超验冥想是因为它能让那些冥想的人得到深度放鬆,而且孩子们很容易学会。但他承认“要做到这一点,需要投入大量的资源和精力。这是挑战之一。”

然而,伦敦北部一所中学的教师斯瓦拉纳•帕特尔(Swarana Patel)认为强化课程有其好处。她说:“很多孩子都有严重的愤怒或注意力不集中的问题。也许半个小时专注于自己,会在觉知和理智上产生一些影响。”

这还有助于降低后续的成本。迈克尔•马塔尼亚 (Michael Matania) 透过Mindkit专案在伦敦向年轻人教授正念冥想。他说:“年轻人压力很大,年轻人的心理健康问题呈爆炸式增长,未来的治疗将非常昂贵。专注于预防和建立心理韧性要便宜得多,正念是你可能给他们的最好的工具。”

对于维西塔辛谷中学来说,它周围的地区仍然是暴力的,但是现在孩子们已经不那么受影响了。“我们可能会有口头上的分歧,但是孩子们能够通过对话解决问题,而不是互相殴打,”奥德里斯科尔补充说,该校最近一次互殴是在三年前。“现在这里很安宁。”

 

*此处学生名字是化名

来源:

https://www.theguardian.com/teacher-network/2015/nov/24/san-franciscos-toughest-schools-transformed-meditation

 

翻译:Ada Yao

本文出处网址: https://www.igag.ga/2019/04/17/20190417-01/

转载内容请保持内容完整并附上本文出处网址

 

团队目前有推展许多的活动,如:建设全球光网格、真相揭露/外星/灵性讲座、实体聚会、管理多种媒体及讯息传递平台及人员培训—等。各类工作及活动仍需金钱来协助推动。

如果您支持事件也希望地球重获自由,请和我们一起努力,或是支持我们:

捐款连结:http://golden-ages-donate.org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