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病的老鼠、生物武器、唐纳德·伦斯斐和非酒精饮料有什么共同之处?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6WBFb-OAYQ

 

阿斯巴甜曾被美国五角大楼列为生化武器试剂,但现在为什么它被广泛用于这么多的食品和饮料产品中?

 

它是如何一步步地成为我们现代社会日常饮食中一个组成部分的? 现在你可以在1000多种食品和饮料中找到它的踪迹,如调味水、口香糖、薯片、减肥食品和饮料、糖尿病人食品、早餐谷物、果酱、糖果、维生素补充剂、处方药和非处方药等。

 

阿斯巴甜的商品名称包括:爱德万甜、安赛蜜(乙酰氨基磺酸钾)、阿米诺甜、APM、天冬氨酰苯丙氨酸甲酯(甜味素)、倍内威、Canderel、Equal、阿斯巴甜(E951)、NatraTaste、纽特 、双甜、Spoonful、Sugar Twin、Sweet One、聪明代糖粒,等等。

 

由于阿斯巴甜不含卡路里并且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认为它是安全的,因此它被有健康意识的人所普遍接受。但从事独立研究、有真正职业操守的科学家们却一直在呼吁:阿斯巴甜会对人体产生各种可怕的副作用,包括头痛、记忆力减退、情绪波动、癫痫发作、多发性硬化样症状、帕金森样症状、肿瘤甚至导致死亡。

 

对阿斯巴甜毒性的担忧促使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曾八年来一直拒绝批准它上市,之后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歷史上第一次要求对阿斯巴甜的生产商进行刑事调查。这种谨慎的做法是基于众多杰出的科学家、诉讼者和消费者群体所共同揭示和提供的可信证据,即阿斯巴甜会导致严重的中枢神经系统损伤和它在动物身上会引发癌症。

 

然而,最终,政治力量战胜了严谨的科学,这要“归功”于唐纳德·伦斯斐,阿斯巴甜于1981年被批准使用(详见下文时间表)

 

编注:唐纳德·伦斯斐为阴谋集团四大恶人之一,同时也主导着秘密太空计划:

https://www.igag.ga/2015/02/solar-system-situation-update/

https://www.igag.ga/2015/02/17years-mars/

 

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的这态度一转变就像打开了闸门,让阿斯巴甜迅速获得全球70多个监管部门的批准。但是,正如甜味剂的“卓越”歷史所表明的那样,政府监管机构给它的那张健康安全证书根本还没有证书本身的那张纸有价值。

 

阿斯巴甜的毒性成分

阿斯巴甜的每一种主要成分都是已知的能够产生特别副作用的神经毒素。

 

阿斯巴甜由三种化学物质构成:天门冬氨酸,苯丙氨酸和甲醇。将这些成分结合在一起的化学键相当弱,因此,阿斯巴甜很容易在不同的外界环境下分解,如在液体中、在长期储存期间或受热时(86°F / 30°C(人正常体温为97.7°F / 36.5°C))均会分解。

 

之后这些成分会进一步分解成其它有毒的副产物,即甲醛、甲酸和天冬氨酰苯丙氨酸二酮呱嗪(DKP)。

 

阿斯巴甜生产商认为其成分在天然的食物中也存在所以是安全的,然而,这样的事实不容忽视:在食物中,氨基酸如天冬氨酸和苯丙氨酸与蛋白质结合,这意味着在消化和代谢过程中它们会缓慢释放在身体中。但在阿斯巴甜中,这些氨基酸处于未结合的“自由”形式,这些化学物质会迅速大量地遍布身体各处。同样,天然食物中存在的甲醇,例如水果,也会与果胶结合,并且还有一种辅助因子乙醇来介导其中的一些作用。但阿斯巴甜中就不存在这样的“逆止”物质。

 

神经科学家罗素·布雷洛克说,阿斯巴甜的分解组分对大脑功能的不良影响是它已知的副作用的核心。 他写了一本关于兴奋毒素的书:“兴奋毒素:致命的味道”。 他说:

 

“即使这些化学物质浓度稍微高一点儿,就会导致脑细胞过度兴奋,脑细胞很快就会损耗自己并死亡。”

 

 

苯丙氨酸

必需氨基酸苯丙氨酸占阿斯巴甜组成的50%。患有苯丙酮尿症(PKU)的遗传性疾病患者,因为肝臟不能代谢苯丙氨酸,会导致苯丙氨酸在血液和组织中积聚。 长期高含量的苯丙氨酸及它的一些分解产物会引发严重的神经系统问题,这就是为什么含有阿斯巴甜的食品和饮料必须对苯丙酮尿症患者发出健康警示。

 

但根据H. J. 罗伯茨博士的研究,对阿斯巴甜的敏感人群并不仅限于苯丙酮尿症的患者。有证据表明摄入阿斯巴甜之后,特别是与碳水化合物一起摄入可导致大脑中苯丙氨酸水平过高,即使在那些没有苯丙酮尿症的人群中也是如此。

 

虽然苯丙氨酸有时用于治疗抑郁症,但大脑中过量的苯丙氨酸可以导致情绪调节剂血清素水平下降,使抑郁症更加严重或出现抑郁的概率更高。血清素水平降低可能导致对含碳水化合物的物质上瘾,并且大脑中苯丙氨酸的积聚也会导致精神分裂症恶化,并让个体更容易癫痫发作。

 

天冬氨酰苯丙氨酸二酮呱嗪(DKP)是苯丙氨酸的分解产物,当含有阿斯巴甜的液体长期储存时就会产生。在动物实验中,DKP诱发了脑瘤、子宫息肉和血液胆固醇的变化。在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批准阿斯巴甜上市之前,我们饮食中的DKP含量基本上为零。

 

 

天冬氨酸

天冬氨酸(天门冬氨酸)是一种非必需氨基酸,占阿斯巴甜40%的组成成分。 在大脑中,它起神经递质的作用 – 促进讯息从一个神经细胞(神经元)转移到另一个神经细胞。 但是大脑中天门冬氨酸过多会产生自由基(不稳定分子),从而破坏和杀死脑细胞。

 

人体受天冬氨酸的影响比齧齿动物敏感5倍,比猴子敏感20倍,因为我们这些兴奋性氨基酸在人体内会被浓缩到更高的水平并停留更长的时间。

 

天冬氨酸对内分泌和生殖系统有累积损害作用。几项动物实验表明,兴奋毒素可以穿透胎盘屏障到达胎儿体内。

 

另外,随着体内天冬氨酸水平的升高,关键神经递质去甲肾上腺素的水平也会升高,这是人脑一种影响控制注意力和冲动反应的“应激激素”。过量的去甲肾上腺素与焦虑、激动和躁狂等症状相关。

 

 

甲醇

甲醇(木醇)占阿斯巴甜10%的组成成分。它是在温度超过86°F / 30°C(正常体温为97.7°F / 36.5°C)时会从阿斯巴甜中释放出来的致命毒性物质。

 

美国环境保护局认为甲醇是一种“累积性毒物”。

 

甲醇中毒最常见的问题是视力障碍,包括视野朦胧或模糊、视网膜损伤甚至失明。 其它症状包括头痛、耳鸣、头晕、噁心、胃肠功能紊乱、虚弱、眩晕、寒颤、记忆障碍、四肢麻木、呕吐、行为障碍和神经炎。

 

美国环境保护局对甲醇接触量做出了严格规定,但正如布雷洛克所说:“纽特牌阿斯巴甜允许的甲醇水平是美国环保局允许量的七倍。”

 

 

甲醛

人体从阿斯巴甜吸收的甲醇在肝臟中被转化为甲醛。甲醛是一种已知的神经毒素和已知的致癌物。它会引发视网膜损伤和出生缺陷,干扰DNA复製,并且在动物实验中表明它会引发鳞状细胞癌(一种皮肤癌)。

 

几项人体研究发现长期低剂量甲醛暴露与多种症状有关,包括头痛、疲劳、胸闷、头晕、噁心、注意力集中不良和癫痫发作。

 

 

甲酸

甲酸是另一种由甲醛分解产生的“累积性毒物”。 它集中在脑、肾臟、脊髓液和其它器官中,对细胞有很强的毒性。 甲酸可导致体液中酸的过量累积 – 出现酸中毒。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TSvlGniHok

 

续集-阿斯巴甜的歷史:

www.golden-ages.org/2018/07/the-history-of-aspartame/

 

原文:

https://healingearth.info/do-sick-mice-bio-weaponry-rumsfeld-and-soft-drinks-have-in-common/

 

翻译:人才

 

本文出处网址:

https://www.igag.ga/2018/07/what-do-sick-mice-bio-weaponry-rumsfeld-and-soft-drinks-have-in-common/

转载内容请保持内容完整并附上本文出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