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中央情报局文件表明其对主流媒体及学术界的控制

 

作者:Arjun Walia

时间:2017年5月11日

摘自:Collective-Evolution网站

 

 

近日解密的中央情报局档案中的一份文件,以中央情报局特遣部队致中央情报局局长的信的形式详述了中央情报局主流媒体和学术界之间的密切关係。

 

该文件指出,中央情报局特遣部队“现与来自全国各大电讯服务公司、报纸、新闻周刊和电视网络的记者都有合作关係,”并且“这帮助我们将一些”失败”故事转化为”成功”故事,并为无数人的准确性做出贡献。“

 

此外,它解释了该机构的运作情况,“说服记者延迟截稿、换稿内容、留稿待播甚至删稿不报导可能对国家安全利益产生不利影响或危及消息来源的讯息。”

 

虽然文件中他们表述希望变得更加开放和透明,但多位不同揭秘者(举例)所述的操控骗局中要求我们从字里行间去提高辨识力,并了解到与情报机构的关係, 我们的信息来源并不总是有保证, 会造成既有利益的衝突

 

这就是问题所在:

什么是“国家安全”谁来给出这个定义?

 

前美国总统约翰甘迺迪勇敢地告诉世界说:有关事实的过度和不必要的隐瞒危险性,远远大于其被引述来证明它的危险

 

他还说:“那些急于增加安全级别,将信息意义扩大到需要官方审查和隐瞒级别的人将带来非常重大的危险。”

 

“国家安全”现在是一个用来隐瞒讯息的保护伞,但谁是决策者?

更多讯息有关国家安全的黑预算在这。

在北美,不仅每年有无数文件被分类操控,而且虚假讯息和“假新闻”通常主要由主流媒体散布 – 本文已清晰表明了这一事实,并已经得到多家主流媒体记者确认。就像爱德华斯诺登揭露的国家安全局监视计划一样,这是一个全球性问题。

 

从业二十多年的杰出德国记者兼编辑Udo Ulfkotte博士就是一个例子。他在公共电视上揭露,声称他被迫以自己的名义出版情报机构的文章,如果不遵守这些命令会导致他失去工作。 (前德国媒体记者揭露中央情报局控制大众媒体)

 

众所周知的主流媒体记者Sharyl AttkissonAmber Lyon也揭露透过政治、用企业一词比较顺)和其它特殊利益管道的资金流动,并透露他们有选择的报告和歪曲某些事件的讯息以获得美国政府和外国政府定期资助。

 

让我们回顾一下中央情报局控制主流媒体的行动知更鸟行动”Operation Mockingbird”

该文件揭露了中央情报局在媒体乃至整个娱乐行业中的角色,这进一步证实了像金凯瑞这样的名人所揭露的。金凯瑞在吉米鸡毛秀Jimmy Kimmel Live做嘉宾时。

 

他说:“多年以来,脱口秀主持人,电视上的人们,情景喜剧中的人们都被政府操控,让观众脱离正轨,分散观众的注意力,用笑料来填塞观众,让观众变得快乐温顺,让观众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虽然有人说他只是在开玩笑,但事实依然存在。

 

另一位正式揭露的名人是罗西妮·巴尔Roseanne Barr,她引用了中央情报局的MK Ultra心智控制计划 – 这是一项透过中央情报局科学情报部门的先前确定的研究计划,旨在测试控制人心和感知操纵。 

http://pansci.asia/archives/47462 

 

我们现有的体系试图透过主流媒体和新闻出版物操纵公众对全球事件的看法。

 

但最有趣的是,现在很多人正在醒悟,并发现这些许多谎言和操纵手段。与其仅仅盲目地相信我们在电视上听到的内容,更多的人开始批判性地思考,做独立研究,并验证各种讯息来源。

 

过去几年出现了许多机会,让人们更清楚地看到这一点。一个最近的“假新闻”事件,揭露了威胁到全球精英的证据讯息。维基解密也许是最伟大的例子之一。

 

主流媒体基本上将其它所有内容标记为“虚假新闻”颇具讽刺意味,因为似乎大多数人认为主流媒体自己才是真正的“假新闻”传播者,其提供的讯息更加明显的表明了这一点。

 

这些文件还涉及这样一个事实,即他们经常与娱乐行业保持联系,就场景和方向提供建议,并在某些情况下指导事情应该怎样发生。

 

就我个人而言,我觉得这个行业在很大程度上用于推广宣传,如爱国主义。爱国主义以“国家安全”为名大规模训练军队。

 

我们被愚弄了,被教导战争不是为了防守而进行的,而是为了进攻和推动政治议程。

 

由此可见,中情局与各行业紧密关係的多种意图。

 

学术界

我们从小就被灌输这样的观念,接受教育是过上美好生活的关键。

 

获得一份体面的工作,赚大钱,甚至找到合适的合作伙伴 – 都需要遵循一定的路径。但如前所述,许多先进科学理念包括许多重要的研究成果都没有被公开。

例如,美国情报机构已经研究超心理学(超感官知觉(Extra-sensory perception),遥视,心灵感应等)超过二十年。

 

物理学家Russell Targ最近在一次TED演讲中分享了他的经验,他已经花了几十年时间在美国政府项目中探索这些理念,现在这个演讲点击量已经接近100万次。

 

黑预算的另一个很好的例子来自洛克希德科研基地的第二任主管本·里奇,他在1975年至1991年期间在那里工作。他被称为隐形之父,负责监督第一架隐形战斗机F-117 夜鹰的生产。

 

在他去世之前,里奇就不明飞行物和外星人做出了令人震惊的公开声明。“我们已经有了在星际之间旅行的科技,但是这些技术被锁在黑预算当中,上帝介入才能让他们公布造福人类。任何你能想像到的,我们已经知道如何去做。”

 

“我们现在有技术可以将外星人带回家,不需要有人用一生去研究,方程中有一个错误,我们知道它是什么,现在我们就有能力去到恒星。”

 

“地球上有两种类型的不明飞行物 – 其中一种是我们建造的和另一种是”他们”建造的。”

关于上述信息来源更多请看 

http://www.collective-evolution.com/2015/06/23/2nd-director-of-lockheed-skunkworks-shocking-comments-about-ufo-technology/

 

像这样的讯息,包括数百人的声明表明“真实世界”比我们的主流世界先进得多。

该文章还指出,中情局会定期指派学术机构的管理人员。显然,与其他工作一样,中央情报局也会寻找他们认为合格的人。这明确表明了中情局与学术界的密切联系。

 

这是因为来自学术界的某些科学发现和讯息可能威胁到国家安全,因此必须被排除在课程和公共领域之外。

 

举例来说,透过讯息自由法(Freedom of Information Act FOIA)获得的文件揭示了美国政府如何秘密机制扣押耶些专利申请的批准。这份长达50页的文件由Kilpatrick Towsend&Stockton,律师事务所获得,该公司通常代表大科技公司,其中包括苹果Apple,谷歌Google和推特Twitter(仅举几例)。

 

延迟专利申请的计划被称为敏感申请书警告系统(Sensitive Application Warning System SAWS)。通常,一份申请书提交后, 需要几个在专利局工作的审查员核准审查通过。这个过程通常需要一到两年时间,但是被列为SAWS的申请书, 则需要通过好几个人的审核批准,可能会耗时数年

 

延迟专利申请的一个很好的例子来自Gerald F. Ross博士,他为他设计的一项新发明提交了一项专利申请,用于抵御特定频率的电磁传输干扰的新发明专利。直到2014年6月17日(大约37年后)他才获得这项专利。 (资料来源)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美国科学家联合会的报告),2014财年末有超过5,000项发明处在保密阶段,这是自1994年以来保密处理数量最多财年。 (资料来源)

 

来自美国科学家联合会的Steven Aftergood报导:

1971年的名单表明,如果太阳能光伏发电效率超过20%,光伏发电机的专利受到审查并可能受到限制公开。如果能源转换系统提供的转换效率“超过70-80%”,也同样受到审查和可能的限制。(资料来源)

 

这都要归因于很多人都没有意识到的操控。它被称为“发明保密法”,于1951年写成。根据这项法案,新发明专利申请可能受到保密令的约束,如果政府机构认为其披露会危害国家安全,则可能会限制其发布。

 

后记思考

 

所以,如你所见,主流世界的科学和学术界目前只能走得这么远。

 

如果我们继续依靠政府机构为我们界定真相和现实,界定可能性,在许多情况下,我们想去真正学习的地方实际上正在减少,而不是促进我们的创造力和批判性思维技能发展。

 

这并不是说没有好的方面,但总的来说,我们没有充分发挥全部潜力。当讯息被隐藏起来并被操控时,这只会引发人们更多的好奇心。这正是我们星球上正发生的一种意识转变。

 

我们开始以不同的角度看待人类的歷史,并开始意识到变革的时代就在现在。

 

所以我们该怎么做呢?

 

原文:

https://www.bibliotecapleyades.net/sociopolitica/sociopol_cia42.htm

 

翻译:Lucia

校正:Uma

 

本文出处网址: https://www.igag.ga/2018/03/23/20180323-01/

转载内容请保持内容完整并附上本文出处网址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